“师尊,徒儿并非犯了怜香惜玉的毛病,只是觉得,姬邪毕竟是玄冥童姥的弟子,若是师尊对他出手,玄冥童姥很可能和师尊为敌!”

陆天权皱着眉头,他的确喜欢姬邪那样的尤物,想要得到他。

若是没有丹药相助,往往需要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水磨功夫。

只是阮道恒向来对他不错,他实在不愿连累了阮道恒。

他一直都知道,阮道恒多年来一直一直想追求更高境界,只可惜没越往上,晋级越难。

你都被他害成这副模样了,居然还为他求情,老夫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徒弟!”

陆天权看着阮道恒杀意凛然的神色,悚然一惊:“师尊!”

阮道恒看向他:“你想说什么?”

阮道恒半眯着眼,目光森然。

姬邪就就算是玄冥童姥的弟子又如何?

敢伤他阮道恒的徒弟,他照样不会轻饶!

陆天权跪在地上,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师尊,此事错在徒儿,徒儿愿自行解决,还请师尊莫要插手!”

“也罢,难得你有这份心,你便去吧。”

阮道恒心中有些动容,叹息一声后,语气却又变得严厉,“但你也记住,你既然是我阮道恒的徒弟,就没有人能够在这青云门中欺辱你,任何人都不行!”

“徒儿明白!”陆天权重重磕了一头,“徒儿多谢师尊!”

“你去吧!”

“徒儿遵命!”

陆天权退出凌云殿,匆匆往姬邪的居所而去。

一路上,他神色冷酷,心中却泛起了思量。

姬邪看来是个用毒高手,这次去见他,他还是小心为妙!

真是晦气,本以为是个绝世尤物,谁知道竟然带了毒!

那个神秘的玄冥童姥,几乎是阮道恒最后的希望。

姬邪又是玄冥童姥的弟子,他进入青云门,原本是阮道恒的机缘,可若是阮道恒朝他下手,玄冥童姥又岂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阮道恒再想向玄冥童姥求药,怕是千难万难。

阮道恒曾经在晋级时受了暗算,导致晋级失败,还遭反噬受了重伤。

后来虽然养好了伤,可是花了十数年,仍旧未能找到晋级的契机。

陆天权曾经听说,像是阮道恒这种晋级失败过的人,想要再次晋级必定千难万难。

陆天权自认不是好人,且沉迷美色,男女通吃,始终被人不齿。

可他宁愿去求姬邪饶恕,也不愿阮道恒因为他向姬邪出手,彻底绝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要么遇到千载难逢的机缘,要么就只能借助丹药之力。

只可惜林昊天虽是五阶炼药师,可他能够炼制的五阶丹药十分有限,丹药的品质也始终上不去。

可是姬邪此番给他下毒,他还不至于蠢到以德报怨,替姬邪说情。

陆天权犹豫了一瞬,斟酌着说道:“师尊万不可冲动,徒儿这就去找姬邪,想必只要徒儿诚恳道歉,他应该愿意为徒儿解毒。”

阮道恒闻言,忍不住冷笑:“怎么?你觉得老夫会对他做什么?

陆天权纵是有再多的不好,那也是他满意的徒弟。

阅读女帝打脸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明月小说网(www.aishuge.la)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