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了。”他没收钱,更没搭理陈喜闪闪发亮的眼睛以及四周此起彼伏的打听,叼着烟站起来,在一群人的目送中回了自家院子。

成功在这淳朴小街上引起一番轰动的女人正坐在他专属的小马扎上,手撑着下巴,望着门口的方向。看到他进门,嘴角慢慢弯起来,“嗨~”

嗨什么嗨,向毅把钥匙还给她:“车洗好了。”

“辛苦了,”周姈站起来,把搁在脚边的袋子拿起来递给他,“小小心意。”

向毅扫了一眼,“不用……”

话音未落,袋子已经塞到他手里,温软的触感一触即过。

“我还约了三金吃饭,先走了。”周姈打过招呼,熟练将跑车倒出院子,调完头冲他挥了挥手,然后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向毅正要回里屋,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果不其然,跑车是开走了,电动车还在那儿老老实实地停着。

他叹了口气,这还没完了?

中午难得休了个午觉,结果一下睡到快四点才醒来,老太太正好跟人唠完嗑回来,正准备一个人看会儿电视呢,被身后突然打开的房门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家啊!”

向毅搓了把脸出来倒水喝,“我不在家你准备干什么坏事呢?带小老头回来约会?”

老太太笑骂:“神经病!”

这个点了向毅也懒得再去店里,打算出去买点菜回来做饭。

“拿着这个,”老太太找了个布袋出来,拉着他的手套进去,直接挎到了肩膀上,“顺便去趟超市,买两包盐,醋也买一壶吧,剩下那点还不够你一口干的。洗衣液也买一瓶,还有你俩的洗发水。”

向毅都应下,对着镜子看了眼自己的造型,扒拉两下头发就出门了。

鲜红的跑车停在楼下,钱嘉苏手里拎着好几个袋子,正弯腰跟周姈说话。

“那就这周末吧,你确定哪天能休息了给我信息,”周姈戴着黑色的墨镜,一张脸被遮掉大半,“装备你回去试一下,不合适我再给你换。”

“成。”钱嘉苏咧着一口白牙。

“我走了。”周姈冲他摆了摆手,正要发动车子,瞧见对面楼道里下来一个人,身形高大健硕,黑色的t恤和运动裤,肩膀上挎着一个……粉色小碎花的布袋子。

周姈噗嗤一声乐了,歪头看着那人,笑盈盈地问:“嗨,表哥,去哪儿赶集呢这是?”

钱嘉苏也跟着扭头,看到自家表哥奇异的造型,瞬间被戳中了笑穴似的,笑地直不起腰。“表哥你干嘛呢哈哈哈哈!挎个包,逗死了!”

周姈特地摘掉墨镜仔仔细细地观赏,然后拿手机“咔嚓”抓拍了一张照片。

——讲道理,表哥这一身肌肉去当模特都是可以的,只可惜他的品味一直停留在菜市场老大爷的水准,今天倒是难得穿了一身黑色,虽然还是跟时尚不搭边,但好歹没那么老气了,衬得整个人特别地挺拔利落。

但是……那个小碎花挎包到底什么鬼?

钱嘉苏听到快门声立刻喊道:“发给我发给我!黑历史哈哈哈哈!”然后两个人拿着手机嘻嘻哈哈地互相分享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向毅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们。要不是大门的方向在这边,他估计会扭头就走。

周姈离开时脸上还挂着压不住的笑意,潇洒地挥了挥手。

钱嘉苏依依不舍地目送着,刚才太激动,把手里的袋子都丢在了脚边。向毅经过时眼睛一扫,看到了一串熟悉的字母,他停住脚步,踢了踢:“什么东西?”

“啊,那是姈姐送我的,”生平第一次收到这么多值钱的礼物,钱嘉苏平复了一下午的得意劲儿顿时又上来了,一个一个给自家表哥展示。

“这个是香水;这些是登山的装备,冲锋衣、登山鞋、排汗内衣啊什么的;这个是星球大战暴风兵的手办,超级厉害的……”最后一个袋子瞄了一眼,没什么兴趣的样子,“这个领带,没什么用。”

显摆完,钱嘉苏蹦起来拍了拍手,感慨道:“姈姐人真的太好了!”

“是吗。”向毅微妙地看了“招人疼”的表弟一眼,两手往口袋里一插,买菜去了。

他只有那个没什么用的领带呢。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