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山前空气凝滞。

诸妖皇也有些动容,这位星空中降临的同族前辈,居然是一位圣人?

而除了佛陀一族、仙族、魔族之外,这人世间,居然还隐藏有如此众多的种族,身为准圣层次的强者,众妖皇早有所察觉,但也没有想到,其数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锁天传人!”

下一刻,妖神山前十三处虚空之地,有冰冷而威严的声音响起,一道道形态各异的身影由虚化实,显现出来。

那是……

真龙船上,很多人族元神瞳孔剧烈收缩,看突兀现身的数十人,此前不在他们的元神意志感应之中,毫无疑问,都是了不得的强者,最重要的是,来者都不像是这人间的生灵。

有浑身白骨晶莹,头顶生有倒刺,眼眶深处有幽蓝火焰跳跃的人形骨架。

有肌体呈灰黑色,肩头缠绕有六条冥蛇,满头灰色发丝飞舞,像是从地狱中走来的冥神。

有身具人形,肌体却在石质与血肉之间不断变换,瞳孔如金铸,如玉石雕琢而成的石人。

还有在虚幻与真实之间不断切换,满面褶皱,像是一团阴影的老妪;背后生有六对神圣羽翼,宛如神祗的男子;仙气缭绕,紫气浮面,与人族一般无二,更如谪仙的少年……

不只是众人族强者,就是众妖王,也都凝神以对,因为威严太浓重了,简直像是数十头魔神再现,那股子气息、神韵各有不同,却都压迫心灵,比诸妖皇更盛,仿佛进入了古老的神话之中,各种传说中,乃至闻所未闻的生灵齐现。

“前辈!”

天象妖皇等人看向灰袍老人,皆神色沉凝,眼下的境况,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与掌控,虽然这一位与他们同属一族,但眼下九大妖圣将要归来,这一战太早了,更生出如此多的变数,由不得他们不警惕,说到底,这片土地与星空隔绝太多年,沧海桑田之后,谁能初心不改……

“数年不见,诸位风采依旧。”

灰袍老人开口了,他眸光深邃,轻轻扫过十三处虚空,道:“可否给吾族几分时间。”

“毕玄圣人开口,我等自无不可。”

那生有六对神圣羽翼的神族男子开口,语气平淡,这是一个如同神祗般的年轻男子,通体弥漫金色神辉,一双眸子金霞缭绕,满头金发披散在肩头,像是一团神火在熊熊燃烧,比那刺破铅云的阳光还要璀璨。

随着这一位开口,另十二处虚空之地的身影也都微微颔首,表示认可。

灰袍老人目光抬起,再次看向大汉所在的真龙船首,或者说是苏乞年身上,因为在这位妖族星空护道人的眼中,此刻只有这一道身影,其余真龙船上的所有人,哪怕是汉天子,都没有入眼,未曾放在心上。

“去把你们失去的,重新拿回来。”

老人开口,看着苏乞年,轻笑一声,道:“年轻的锁天传人,同辈争锋,你该不会退缩吧。”

轰!轰!轰!

灰袍老人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在其身后,那九道盘坐在混沌气中的身影起身,像是开天辟地之初的神祗诞生,撑开了天地,挣脱了蒙昧,一刹那顶天立地,九股恐怖的气机,伴着一片又一片宏大的世界虚影,在妖神山下冉冉升起。

“纯阳大世界!绝顶强者!”

盘今低喝一声,那九道身影他并不陌生,当年西海畔,他与其中一位交手,遭遇惨败,后来被那一位强势镇压,没想到数年不见,居然修成了如此武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对,有些不同,纯阳气息浓烈,却不纯粹,还不是真正的纯阳之境!”那位大汉皇室总管开口,蹙眉道,“不过那九重大世界,却远在元神小世界之上,甚至世界之力宏大如实质,比之纯阳绝顶强者,也不遑多让。”

不只是这一位,就是五国诸多天命准圣,也都目光闪烁,他们境界高远,看出来更多一些东西。

这就是……来自星空的修行路。

元神不曾纯阳,就拥有不弱于纯阳绝顶高手的武力,若是可以相互印证,或许可以得到惊人的收获。

“拙劣的激将法。”

这时,苏乞年的声音响起,平静而淡漠:“老东西,你自己出手,还能多挣扎一息半刻。”

八方皆静!

人、妖两族不少元神人物愣住了,尤其是未曾见过苏乞年的,此刻不禁感叹,这一位比之传说中,还要更加桀骜不驯,肆无忌惮,就是十三处虚空之地,也有人露出几分错愕之色,既而就深深看一眼那真龙船首的年轻身影,正因为是锁天一脉的传人,值得他们今日现身,以分割气运眷顾。

“苏!乞!年!”

不等灰袍老人回应,一声大喝震动天宇,其背后的九道身影中,一人撕开混沌,显露出真身。

这是一名身着金色战衣的年轻男子,通体都沐浴在一团琉璃金焰中,一头金发绚烂,像是神金铸成,他向前迈步,登空而上,一双淡金色眸子犀利而锋锐,径直落到苏乞年身上。

是他!

盘今眼中冷芒一闪,当年西海畔的一幕幕顿时在脑海中浮现,这是来自星空的金光犼一族的圣禁之王。

“当年的耻辱,今日用你的骨血来洗刷!”

金光犼一族的年轻男子盯着苏乞年,他眸光冷厉,语气森寒,杀意不加掩饰,周身气焰蒸腾,简直像是一轮神阳当空,背后世界虚影转动,隐约可见一片金光灿烂的天地,一头如同黄金浇铸而成,生有虎身,牛首,头顶一根金黄独角的古兽虚影立在其中,比山岳还要高大,随着其开口,昂出一道震天动地的咆哮声。

吼!

仿佛天雷炸响,一股像是来自蛮荒的古老气息弥漫开来,妖神山前,很多妖王血脉颤栗,明白这一位的血脉跟脚,怕是要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古老与强大,足以与四海诸皇族比肩。

嘶!

很多人族顶尖元神强者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威压太强了,不少老辈人物都悚然,后背生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杀!”

紧接着,这位金光犼一族的圣禁之王就动了,他暴喝一声,手中一杆黄金战戈浮现,刺目的光辉绽放,伴着一股可怖的神圣气机刹那间复苏,崩碎了十里铅云。

“准圣兵!”

真龙船上,不少大汉元神泰斗惊呼一声,露出骇然之色,比肩纯阳绝顶强者的武力,再加上一口准圣兵,光明龙皇虽有准劫器龙舟加身,是时间禁忌的执掌者,恐怕也要陷入苦战。

众妖皇目光则有些复杂,这就是星空中的年轻强者,不同于玄黄大地,只要不超过百岁,依然算是年轻一辈,就如眼下出手的这位金光犼一族的年轻族人,周身道意圆满,比寻常纯阳绝顶人物更盛,那口复苏的准圣兵,也气息恐怖,显然不是一般的准圣兵刃,这样一人一戈,哪怕是他们,也感到了不小的威胁。

轰!

太快了,像是一道金色闪电,照亮了天地,雪亮的戈刃就已经到了苏乞年身前三寸之地。

叮!

一声轻响,伴着一溜淡淡的火花,什么光华气机都消失不见,金光犼族的年轻圣禁之王瞳孔剧烈收缩,看那夹住戈刃的两根看上去平淡无奇的手指。

什么!

尤其是大汉真龙船上,如聂空等大成元神之上的高手,也都心神摇动,这一幕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与想象,没有千百招的对决,只在弹指之间。

嗯?

如天象妖皇等妖族准圣,也都齐齐挑眉,目光锁定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五年过去,已经到了人器合一,不显于外的境地了吗?否则那龙舟为何不曾显化。

就是十三处虚空之地的诸族强者,也都微微侧目,却没有过多的诧异,锁天一脉的传人,若是这么轻易就被镇压,也不会成为诸族公认的大敌。

“我不信!太阳战戈,天火潮汐!”

金光犼族的年轻男子大吼一声,像是一尊魔神,满头金发乱舞,通体琉璃金焰炸开,背后世界虚影转动,恢宏滂沱的小世界之力倾泻而下,这不是玄黄大地的元神小世界,而是浩瀚星空独属于开天境大能的小世界,以大地母气构筑,凝聚世界原晶,最终挣脱,开天辟地,所凝聚的世界之力,比之纯阳大世界,也不遑多让。

嗡!

那被苏乞年夹在指间的黄金战戈铮鸣,一股难言的、若有若无的气息攀升,天云翻滚,九天一下裂开,一轮刺目的金阳出现在了妖神山上空。

“势!”

十三处虚空之地,有人微微颔首,以未成圣之身,领悟圣法,把握一两分法则之势,无愧于圣禁之王。

这一刻,尤其是大汉所在的真龙船上,除了诸天命准圣之外,众元神皆感到浑身一紧,并非是真的源自肉身,而是源自元神意志,因为在他们的感知中,整个天地像是一下变得朦胧了,仿佛出现了一层无形的桎梏,隔绝了他们与天地本源的大多数感应,甚至连元神,也变得沉重起来,仿若背负了一座太古神山,那被夹在苏乞年指间的黄金战戈,也仿佛变得如同山岭一般巨大,又像是一条天蟒,盘踞在日月之间,俯瞰苍生大地。

“给我开!”

年轻的金光犼族圣禁之王暴喝,整个人绽放出刺目的金光,那黄金战戈之上,更是隐隐有一枚枚金黄色符文浮现,密密麻麻,竟有逾十万计,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又好像是道的载体,流溢出无穷神韵。

“道符!法则之路!”

大元当代天狼动容,很多人族准圣此刻面面相觑,都露出沉凝之色,这来自星空的年轻妖族比想象中更加棘手,不仅武力堪比纯阳绝顶强者,甚至道悟上已经在法则之路上走出很远,逾十万道符,达到了凝聚法则神链的最低门槛,这就已经奠定了天命之基,一旦法则凝聚,就是破劫登圣之日。

一息,两息……三息!

对于寻常练武之人而言,不过眨眼之间,但此刻汇聚在妖神山前的都至少是凝聚了元神的顶尖人物,三息已经足够决断无数次生死,甚至于准圣人物而言,太过漫长。

纹丝不动!

哪怕是元神人物,两族不少人也都瞪大了眼睛,难以掌控情绪流露,足足三息过去,那杆黄金战戈纹丝不动,夹住戈刃的两根看上去平凡的手指,像是比太古神山还要坚定,岿然不动。

“怎么可能!”

这一刻,来自金光犼一族的年轻男子终于失声,脸色无比难看,他已经动用了极境之力,却连对方两根手指都挣脱不了,这令他不能接受。

咔嚓!

既而,在其震惊的目光下,那掺杂了太阳神金铸成,千锤百炼,堪称半神兵的圣者战戈,被那两根普通平常,却仿佛神铁钳一般的手指悍然折断,而后屈指一弹。

噗!

有血花溅起,同样快得惊人,甚至超出了在场的很多人的元神意志捕捉,妖神山前,灰袍老人的目光一下变得冷厉,看那真龙船前凝滞在半空中的身影,直到半息过去,大多数元神强者才察觉到异样。

“这是……”

很多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妖神山前汇聚的众多妖王,以及灰袍老人身后立着的另外八道身影,此刻混沌气散开,显露出八张难以置信的年轻面孔。

果然!

真龙船上,盘今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仅凭眼下这一幕,不论是不是人器合一,想来之前武当山前,这一位根本没有认真,他很清楚,相信其它一些人也一定有所察觉,当日并未从这一位身上,感受到半分沸腾的战意。

“有点意思。”

十三处虚空之地,一名通体如冰肌玉骨,在石质与血肉之间转换的石人如金铸的眸子露出几分饶有兴致的神色,即便是人器合一,抵消圣兵气机杀戮,也足以体现出此子的体魄之强,能够折断一口半神兵,恐怕已经临近了开天境战体界限。..

八方皆震!

大汉真龙船前,那金光犼一族的年轻圣禁之王身形凝滞,瞳孔放大,映照出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像是永远定格在了前一刻,在其金发掩映的眉心处,一道血痕贯穿而过,那本来浓烈而蓬勃的生机,也如同风中烛火,一下熄灭。

“金兄……陨落了!”

灰袍老人身后,剩下的另外八人中,一名生有一头赤发,着鎏金战袍的妖族青年喃喃道,金光犼一族的道兄绝对不弱,借助这道缺之地,近几年来道悟突飞猛进,如非是有大气魄,想要积蓄底蕴,在圣境之路上走出更远,早已可凝聚法则神链,冲击圣境,也就是这方土地上所谓的天命宗师,准圣人物。

就算如此,哪怕手持族中赐予的准圣战戈,也没能伤到那锁天传人一丝半毫,弹指间被折断了圣兵战戈,身死道消。

“苏!乞!年!”

赤发青年蓦地抬头,眼中杀意迸射,头顶四根如火玉般弯曲的大角发光,与此同时,另外七人也都杀机蒸腾,目光汇聚,八股强大的气机交织,八道身影同时脱离大地,冉冉升起。

轰隆隆!

虚空生雷音,天云聚散,先天雷海都像是被这八股气机贯穿,星空当世,隐约照见残尸断兵,那是曾经的星空古战场。

“退下!”

突兀的,一道声音响起,升空的八道身影同时一滞,目光落向妖神山下。

“大人!”

赤发青年咬牙,八人脸色都有些难看,此刻让他们退下,这分明是不看好他们,认为他们没有胜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