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妃子们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宁孤舟不得宠,名声差,还被毁了容。http://www.baijiawenxue.com/chapter/1345625/

    再加上他的母妃身份卑微,注定和那个位置无缘。

    皇后要对付棠妙心,她们又不傻,当然知道要帮谁。

    棠妙心将这些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眸光微敛。

    世上有这么多的蠢货等着被她打脸,她得加倍努力才行。

    皇后皱眉,看向棠妙心:“这是真的吗?”

    棠妙心娇美的脸上立即布满了委屈的表情,却倔强地没有流泪:“她撒谎!”

    “别的不说,她说我毒哑了她,她现在是哑的吗?”

    朱嬷嬷:“”

    “但是基本的道理还是懂的,你不能仗着你年纪大,见多识广,就这样冤枉我!”

    她说完也不等朱嬷嬷说话,看向皇后:“母后,你见过服了哑药,还能好好说话的人吗?”

    记住网址rg

    朱嬷嬷一能说话,立即就向皇后喊冤,却忘了她刚才对棠妙心的指控。

    她想要替自己辩解,棠妙心委屈巴巴地道:“我虽然是乡下长大的,没见过什么世面。”

    她忙大声道:“奴才刚才真的被秦王妃下了哑药不能说话,也许是这哑药比较特殊!”

    棠妙心的表情就更委屈了,朱嬷嬷接着道:“就算哑药的事情她能抵赖,她让人打我手掌心的事却抵赖不了!”

    皇后深深地看了朱嬷嬷一眼,朱嬷嬷被皇后的这一记眼光看得心头直颤。

    朱嬷嬷知道这件差事要是办不好的话,皇后只怕会重罚她。

    棠妙心动手处罚了她,就是在打皇后的脸,以皇后的性子,必定会重罚棠妙心。

    她只要一想到棠妙心会被皇后用各种借口修理,她就开心不已。

    她说完摊出掌心:“娘娘请看,这是她责打老奴的痕迹!”

    她有些得意地看了棠妙心一眼,她的手心还火辣辣的痛,手掌肯定又红有肿。

    朱嬷嬷忙去看自己的手心,她明明觉得刺痛难忍的手心,此时竟一点痕迹都没有!

    她难以置信地道:“这怎么可能!”

    只是她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皇后责罚棠妙心的话,反而听到了一个女子的轻笑声:

    “朱嬷嬷的手一点都没有红,被人打了手板心我记得不是这样的,难道是因为朱嬷嬷的皮太厚了?”

    这个年纪,这样的打扮,不会是妃子,应该是位公主。

    那女子见她看过来,朝她俏皮地眨了眨眼,非常友好。

    棠妙心看向唯一为她说话的那个女子。

    只见那女子秀发未挽,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圆脸杏眸,琼鼻红唇,看起来十分可爱。

    他抬起一脚,踹向朱嬷嬷的胸口:“胡说八道!”

    朱嬷嬷被踹飞出去,直接就吐了血。

    宁孤舟看到朱嬷嬷没有一丝红痕的手,微有些意外,突然就想起棠妙心之前跟他说的话。

    她似乎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厉害。

    棠妙心一看情景就在心里为宁孤舟默默点赞,打人这种事情哪里能少得了她!

    她扑到朱嬷嬷的身边,看似毫无章法的乱打。

    棠妙心差点没为宁孤舟鼓掌!

    这男人脾气是坏,但是打别人的时候是真的帅!

    “你是觉得母后是那种分不清是非曲直,任由你蒙骗的人吗?”

    她打了几下手发现手上沾了血,朱嬷嬷瞪着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她。

    她一边打一边委屈地骂:“你这老货,打着母后的名头,在我们夫妻二人还没起床的时候就闯进房间也就算了。”

    “被我说了几句之后,居然还心存报复,编出我喂你哑药打你手心的话来!”

    宁孤舟斜斜地看了她一眼,忍下嘴角抽搐的冲动,沉声道:“有本王在,别怕!”

    皇后的眉心直跳,她摆在人前的端庄娴淑几乎要维持不住。

    她似乎被吓到了,忙跑到宁孤舟的身边,拉着他的袖子道:“王爷,我好怕!”

    “怕她一会还要颠倒黑白去母后那里告状,说我欺负她可怎么办?”

    她此时要是做出不公允的事情,那几个跟她不对付的妃子还不知道要抓着这件事情怎么做妖。

    皇后很快就调整好了面部表情,冷声道:“本宫让你去秦王府里取元帕,你居然敢借机生事!”

    这里要是没有其他人,皇后还能颠倒黑白喝斥宁孤舟和棠妙心。

    可是现在这里还有这么多妃子,其中还有几个跟她不对付的。

    元帕本是极私密的东西,正常来讲是不会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

    皇后让朱嬷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来,就是变相地让宁孤舟和棠妙心难堪。

    “本宫问你,元帕取来了吗?”

    朱嬷嬷被宁孤舟那一脚踹得心口痛得要命,皇后发话,她只能忍着痛把元帕取了出来。

    宁孤舟:“”

    他之前就好奇帕子上的血哪里来的,因为他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伤口。

    棠妙心听到旁边几位妃子的轻笑声,她做出一副害羞的模样躲到宁孤舟的身后。

    宁孤舟听见她用极轻的声音道:“王爷不用害羞,帕子上抹的是鸡血。”

    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有一只有意无意地搭在他的腰上,引得他气息不受控的凌乱了起来。

    他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没有拍掉她的手,而是伸手握住,声音明显比之前要低沉了一些:“没事。”

    他却没有想到她昨天杀鸡吃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东西给准备好了。

    他斜眼瞟了一下帕子上的血迹,莫明就想到那天晚上床上凌乱的痕迹。

    宁孤舟的声线一如即往的冰冷:“父皇赐的婚,本王自然满意。”

    皇后扫了一眼元帕,又看向宁孤舟和棠妙心,语气有些意味深长:“秦王似乎对秦王妃很满意?”

    棠妙心感觉到他手心传过来的警告意味,她有些莫名其妙,他紧张什么?

    皇后碰了个软钉子,一口气卡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难受至极。

    她怂恿成明帝为棠妙心和宁孤舟赐婚原本就有好些盘算,现在那些盘算都落空了,她心里便窝了一团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