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婚:陆少的千亿盛宠

一场商业阴谋,荀家家破人亡,养在深闺如珠似玉的荀家三小姐轻晚无奈以身为饵,算计了京都一手遮天的男人陆景行。三日后,陆景行登门求娶荀家养女荀蔓君,而轻晚却怀着身孕与京都纨绔定下了婚事。三年异国,孤身生下幼子,荀家再生变故,轻晚决然归国。密闭的电梯内,她望一眼那个男人,低眉垂眼轻唤:姐夫。那人却在她耳边讥诮轻笑了一声:“三妹妹……那天晚上在我床上,你可不是这样喊我的……”

甜妻翻天:九爷,宠不停

一次意外,她抱上了全市最粗的大腿,从此在临川市横着走。“九爷,宋家那位千金又来找夫人的麻烦了。”某人眼也不眨:“丢出去。”“九爷,昨天夫人看中了一块地。”某人头也不抬:“买下来。”“九爷,那个蓝眼睛黄头发的约了夫人吃午饭。”某人噌地站起来,黑着脸,咬牙切齿:“果然贼心不死。”“九爷,下午还有个跨国合作合同要签。”某人恍若未闻,步履匆匆,消失在办公室。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