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要对得起你的颜值

莫清晔重重点头,咧嘴一笑露出了整齐的大白牙,憨气地说:你,吃!”

说着就跟怕钟璃没听懂一样,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比划了一个吃的动作,乐呵呵的拉着钟璃的手把饼子塞给她,重重地说:吃!”

钟璃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逗乐了,没想到这小傻子傻归傻,竟然还知道给自己吃的。

看样子也没真的傻到家嘛。

看着这么一个赏心悦目的美男对着自己笑得春花灿烂,钟璃有点飘飘然。

她咳了一下,逼着自己把脑海里诡异的各种念头甩出去,无奈地说:这个不能吃了,我去给你做别的,你在这儿等我,好不好?”

不是钟璃挑三拣四,主要是这块饼子不知道莫清晔是从哪儿得来的,也不知道究竟这么捏着多久了,这会儿几乎黑成了黑乎乎的一团,钟璃实在是下不去嘴。

更何况,都到家了,凭什么吃这种东西?

钟璃理直气壮的将那块饼子扔到了一边,看着莫清晔懵懂的脸,没忍住捏了一下他花猫似的俊脸,说:好好待着,我去看看有什么吃的,听话。”

说完,她也不管莫清晔是什么反应,转身往外走。

这个窝棚原本是莫清晔小时候住的,后来钟璃进门了,就是他俩一起住。

窝棚,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窝棚。

又小又窄,不透气不通光却四面透风,鼻尖萦绕着的还是一股挥之不去的怪味儿。

非常上头。

莫清晔坐在嘎吱作响由木板拼凑成的床边,垂眸看着自己沾满了油污灰土的掌心,眼里眸光闪动,缓缓的将手放回了膝盖上。

屋子外边,钟璃正翻箱倒柜的找能吃的东西。

莫家没分家,厨房搭在院子进门的位置,土灰搭建的灶台上放着一口年代久远还缺了好几个角的大铁锅,旁边摆着几个灰扑扑的菜缸,里边装着各色咸菜,还有一个到人腰位置的缸里装着一半玉米面。

没有大米。

也没有细粮。

而且做饭还得烧火。

烧柴火。

钟璃这会儿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自己前世训练的时候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烧柴火难不住她,还是应该感叹莫家穷得连粒米都有不起的悲催,摁着额角叹了一口气,挽着袖子准备干活。

钟璃为难的扫了一眼厨房里能操作的材料,洗了手,用清水把铁锅清洗干净,烧开热水,用葫芦瓢舀了一些玉米面,倒进了锅里,蹲在地上一边小心的往火灶里加玉米杆子确保火不会灭,一边时不时的站起来用铁勺搅动锅里的玉米糊糊。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锅里就传出了玉米特有的清香。

钟璃站起来掀开用高粱杆子编成的锅盖,看了一眼里边粘稠的玉米糊糊,满意一笑。

然后小心的将火灶里还没燃尽的玉米杆子用木棍扒开,打开另外几个咸菜缸子看了一眼。

农户人家做的咸菜一般都是用萝卜大头菜跟青菜梗腌的,没有多余的调料,基本上都是用盐腌的,颜色灰扑扑的,闻起来还非常上头。

钟璃迟疑的盯着那一堆看不出模样的咸菜纠结了半响,最终还是下不去手。

她怕吃了闹肚子。

挫败的将咸菜盖上,钟璃不死心的在厨房的每个犄角旮旯都搜罗了一遍,从角落里一个布满灰尘的麻布口袋里找到了一些土豆。

她看着土豆眼里一亮,本想做一个炝炒土豆丝,结果死活找不到半点儿油腥,无奈只能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去后边柜子里找了一些干的鲜红的辣椒个回来切碎,将土豆洗净煮熟,用竹板压得碎碎的,用热水代替猪油,将切碎的红辣椒放进去煮了一锅,勉强凭着记忆做成了一盘辣炒土豆泥。

红的,白的土豆泥,混合起来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

钟璃很满意。

收火后,钟璃找到两个土碗,舀了两碗玉米糊糊,又装了一大碗土豆泥,分作两次端着进了装着美男子的小窝棚。

美男子莫清晔还维持着她出去的姿势,呆呆地坐着,愣愣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钟璃手忙脚乱的将滚烫的碗放下,用指尖捏着自己的耳朵,嘴里不停的呼气,说:别傻坐着呀!你……”

她一出声,刚刚还跟雕塑一样的美男子猛地一惊,过电似的从床板上站了起来,满脸局促的往角落里缩,明明一米九的大个子,这会儿浑身瑟瑟发抖,看起来就跟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一样可怜巴巴。

钟璃见状,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竭力放软了声音说:你别怕,我就是想……”

她原本是想说让美男子赶紧趁热吃的,可是一看美男子黑乎乎看不出原本模样的乌黑爪子,她又临时改了口:算了,你跟我出来,先洗手。”

钟璃往门口走了几步,回头一看莫清晔却依旧缩在墙角没跟上来。

钟璃无奈叹气,走上前去不顾莫清晔轻微的抵抗牵起了他的手,说:别傻站着,跟我出来洗手。”

拉住莫清晔的手的时候,钟璃再一次为这人得天独厚的颜值默默感叹。

人长得好看就算了,手也这么修长骨节分明,简直就是不给颜狗留活路!

莫清晔痴痴傻傻的,任由钟璃拉着他出了窝棚。

钟璃打了一盆清水,示意莫清晔洗手。

可是莫清晔依旧痴痴的站着没动,狭长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水,就跟看什么稀奇玩意儿似的,眼神懵懂。

钟璃沉默了片刻,认命似的蹲下,抓着他的手往水盆里放。

亲力亲为的,把莫清晔每个手指头缝都搓了一遍,把水都搓黑了!

钟璃皱眉啧了一声,又重新换了一盆水,反复洗了三遍,这才把莫清晔这双黑漆漆的爪子洗干净,露出了原本的真面目。

就跟钟璃想的一样,这人的手,长得跟脸一样美。

完全不给人留活路。

钟璃找了一块干的抹布,一边给莫清晔擦手,一边趁机揩油若干,嘴里还念念有词:长得这么好看,一定要干干净净的,这样才能对得起你的颜值,知道吗?”

莫清晔低着头看着自己被她握着的手,心里若有所思:颜值?这是什么意思?

钟璃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擦干手后就急吼吼的拉着莫清晔去吃饭了。

再不吃饭,钟璃怕自己没牺牲在救人现场,被饿死在这个偏远山村。

虽然材料简单,除了盐之外也没有别的调味,可是饿了好久的钟璃还是觉得热乎乎的玉米糊糊跟土豆泥美味得无与伦比,好吃得让她差点把舌头也一起给吞下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