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可至柔,亦可至刚。

水属性的灵气,狂暴之时,可以将玄河体内两条正经,九十四大窍穴冲击的支离破碎,凌乱不堪,温柔之时,如同沐浴的乳液,带着滋养的精华,将他破碎的经络,窍穴,一一修复,甚至是籍由灵之本源之光,开始淬炼,灵化。

上古灵书之中,神武武道篇,将这种不惜动用灵之本源来淬炼经脉、窍穴的法门,叫做“灵化之法”。

也只有以武者之身,修炼这神武武道篇,才有可能如此奢侈,将人类灵武者与灵族灵者珍若性命的灵之本源如此“浪费”,用来淬炼身体,强大武道。

人类武者,宁愿一步一步地修炼武道,强大身体,在以此为根基,积蓄灵之本源,强壮识海之中的灵,才能够修炼更加强大的灵法,召唤更高品位的器灵。而灵族之人,更是天生不必如此繁琐,直接修炼灵法,御使传承灵器。

每修炼一步,玄河就越发地感觉得到,自己得到的这一种武道,是何其的精妙强大!

此时此刻,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灰羽怪鸟,从天空扑杀下来,至少也有上百头,玄河的腰后玄渊之中,一股强悍的武道灵气,蓬勃涌动,其中裹着一股精纯的水之气息,蔓延全身,由阴水、阳水两道正经爆发开来,滚滚涌入手中的落日神枪。

落日枪纵横挥舞,黑芒交错斩杀,顿时就斩杀足足超过十头这种怪鸟。

怪鸟爪趾之间的青色风刃,是最低品位的风属性灵法,想必这种怪鸟,是一种风属性的低品位灵兽。

玄河抽得了一个空子,向怀中抱住自己,埋着小脑袋不敢抬头的丹丹问道:“丹丹,这是一种风属性的灵兽吧?叫甚么?”

丹丹抬起了头,转头看去,就见玄河挥动落日枪,立刻就是一条惊天黑芒,武道灵罡,锋利得不下于灵器,甚至是灵武者御使灵器时击发而出的灵气罡芒,不由得瞪圆了眼,张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十分可爱。

唰!唰!唰!

落日枪的末端,两侧开锋,长达一尺,不下于任何神兵利刃,岂是这些区区怪鸟能够抵挡,就算是它们如同钢刀一般的爪趾,也是一触即断。

玄河的手中,落日枪舞动起来,如同一轮巨大的黑色圆轮,完全挡住了所有正面杀来的黑色怪鸟,更是抵挡住了它们爪趾之间扫出的锋利风刃。

“阴风凶煞,太极轮转!”

前生之中,玄河一生练枪,一生修枪,所谓握枪之时,以掌向下为明枪,以掌向上为阴枪,阴枪撩杀、轮转,等等等等,杀机最是森然,可破一切围杀。而轮转大枪,出自太极枪法,以达人身长度三倍的大枪为上,轮转舞动,如同太极之圆,猛然撩转击杀,如同潜龙出渊,灵蛇出动,足可破杀任何对手!

玄河一身于枪的枪道施展开来,自然不是这些区区怪鸟能够抵挡,落日枪轮转之间,一头一头体形巨大,力量惊人的怪鸟,都被强大的武道灵气席卷抛飞,轻则骨折筋断,重则直接被绞碎了身体,横死当空。

“咕呱!咕呱!”

怪叫连连,突然之间,其中冲起一声十分尖利,异常响亮的鸟叫,怀抱之中的丹丹惊呼一声:“哎呀,是这群咕呱鹰的首领!”

“原来这种怪鸟就叫做‘咕呱鹰’,倒是名如其声。”玄河不及多想,那鸟群之中,猛地让开了一条空洞,一头体形超过五尺,扑棱着的双翅展开足足有一丈开外的巨大灰羽凶鸟,猛扑了过来,一张长长的马脸之上,如同漏斗一般的断喙猛地张开,随着一声呼叫,立刻就吐出了一团浓烈的青光!

玄河的心境,突然之间沉静了下来,抡动的长枪,凶狠一撩,一往无前,杀机与血气喷薄而出!

不动如山,动如雷震,说的是枪法之中,动静之间,出枪如同雷霆,一击而必杀的法门,正如同武者,甚至是灵武强者,不动则已,动发之间,就要有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力量,一击致命,否则强者相争,久耗而必殆,凶险莫甚。

对于玄河而言,这头咕呱鹰的首领,就是与他相当,相知是犹有甚之的强者。

砰——嗤喇!

爆鸣之后,就是纷呈的炸响,却是那团青光,被玄河妙至毫巅地一枪点中,大力爆发出武道灵罡,如同一团烈火,凝聚在长枪末端,猛烈暴绽,立刻就将这团青光完全地炸开。

四射的风刃,一条一条,都如同是最尖利的刀芒,险厉地扫射开来,不乏有倒霉的咕呱鹰被首领的杀招命中,惨叫一声,有的干脆被直接劈成了两半。

玄河大吃一惊,猛地又是一枪击出,却是运用了一股弹震的力道,长枪猛地击在那咕呱鹰首领四只利爪交错扑来的一片钢刀爪林之上,发出哂人的惨烈铿鸣。同时,立刻有一股强猛的力量反作用回来,玄河立刻借势而退,猛地用力,足下的木筏就被这股力量推着暴进了一段。

啪!啪!啪!巨大的力量,直接使得捆缚木筏的藤蔓绳索有几处崩断了开来。

玄河的耳中,清晰地听到了一连串的爆碎声响,像是金铁刀剑被击断、击碎时的声响,不由得冷笑一声:“低品位的灵兽而已,怎么能够与天灵器抗衡?”

“哇!师弟你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咕呱鹰只是一品下位灵兽,人家一把火能烧死一大堆,但是这头首领,肯定是一品上位灵兽,就算是御使灵器的低品位灵者也战胜不了……”

玄河顿时气短,原来自己在丹丹的心中,是连一品灵兽也战胜不了,比不上低品位灵者的存在。当然,丹丹口中的灵者,指的是灵族的灵者,与人类的灵武者大体相当。

诚然,不久之前,一只二品灵兽灵石像,玄河也对付不了,也怪不得丹丹会有这种想法。

不过,眼下尚有至少五六十头咕呱鹰,玄河不敢放松神经,长枪暴起,就是几头咕呱鹰命丧枪下。

咕呱鹰这种灵兽,只有一品下位,只不过掌握了极为简单的风元素灵气力量,如若不是能够飞行的飞行灵兽,而是陆地上的灵兽的话,只怕是许多低品位的武者都能够轻易击杀之。

丹丹已经在拍手欢叫:“师弟快点杀,唔,这可是风属性的飞行灵兽,它们的灵核虽然只有一品下位,但是拿到部落里,能够换到很多好东西呢。”

玄河微微一笑,眼角的余光里,却忽然跃出了一抹青光,随即就是一片灰色的阴影,遮天压来。

“不好!”玄河大惊失色,想不到这群咕呱鹰之中,竟然有着两头首领。

这一头从侧面迂回扑来的,比先前的那一头要稍小一些,或许是先前那一头的配偶也说不定。

落日枪横胸扫过,立刻荡开了一片咕呱鹰的利爪与翅膀,扫过一圈,一枪直指,一道武道灵罡,笔直如电,直射侧面杀来的那头咕呱鹰首领。

“嗯?怎么可能?!”玄河的眼睛,猛地瞪大,闪现着难以置信的光彩,因为先前被他一枪击破了风属性灵法,更是击碎了爪趾的咕呱鹰首领,竟然又从正面飞扑了过来,那一双闪烁着幽深青芒的眼底,放射出一种怨恨的光,突然张口,又是一团青光,却比刚才更加强烈,更加闪烁着锋利的锐气!

两面受敌!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局面,然而时间由不得玄河迟疑,因为这种风属性的飞行灵兽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扑杀到了面前,远远超过了常人的判断力范畴。

玄河当机立断,眼中闪过一抹决绝,他似乎看见了丹丹眼中的惊恐以及诧异,但是他还是猛然一个转身,让出了自自己的后背,将丹丹挡在了自己的胸前,同时回枪击杀!

那头稍小一些的咕呱鹰首领,被玄河一枪击出武道灵罡,猛然击中,咕呱一声惨叫,倒飞了出去,却已然有一个巨大的血洞贯穿了它的身体,而玄河则忽然感到一阵撕裂的痛楚,在后背之上蔓延开来,瞬间扩展到全身。

他被咕呱鹰首领的风属性灵法击中了!

青光在他的后背之上炸开,强烈的青芒一炸即散,数十道风刃,道道如刀,划过他后背的肌表,甚至是直接劈斩了进去,顿时皮肉翻卷,鲜血飞扬。

剧痛终于使得玄河发出了狂性,就如同刚才灵兽之蛋的灵气冲击经络窍穴之时一样,回扫的长枪之上,夺目耀眼的黑芒闪烁起来,整杆长枪,如同是曳出了一片巨大的罡芒,好似一口巨刀,疾速扫过,那巨大的灵罡更是直接脱离了长枪,长达丈许,荡过十几丈之内,方才消散。

一天血雨,灰羽,肢体,还有坑脏的脏器,抛撒入嚓嚓河之中。

剩下来的几十头咕呱鹰,在他这一枪之下,全部灭杀。

玄河站在木筏之上,丹丹震骇地看着他,忽然哇呀一声大哭了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下载17K客户端,《无双武神》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