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笑了笑,拉了拉她,倒是不介意她的直接,

    “先坐下?”

    “……”云姒很想甩开她,

    她承认,她就是嫉妒了。

    嫉妒她能和九歌这么亲密。

    九歌还抱她!

    还乖乖低头给她摸头!

    云姒真的要气死了。

    她追了他这么久,他都没有主动抱过她几次。

    更别说低头摸摸了。

    云姒冷着脸,坐下。

    还顺势挣脱开了她的手。

    女人坐在她对面,

    隔着桌子,她似乎在端详着她,很认真。

    “你就是云姒么?”

    就是小九一直说的,姒姒?

    云姒抿唇,眸色冰冷,

    就像是被夺走了心爱之物的小野兽,凶凶地掀开獠牙,身上满是敌意,

    “我是云姒。”

    “怎么?听说过我?”

    女人漂亮的眼睛弯了弯,点头,

    “听说过。”

    “小九,经常提到你。”

    云姒一顿,“小九?”

    女人笑了笑,很温柔,“嗯,小九。”

    她说着,伸出手,抓住了她,

    “我叫茯笙,是小九的……”

    “娘亲。”

    云姒:!???

    她瞬间僵住。

    茯笙眨了眨眼睛,花瓣般的红唇弯弯,笑得很温柔,

    “你是因为,刚才我抱了小九,所以在吃醋?”

    云姒定定地看着她,似乎有些磕巴,“娘……娘亲!?”

    茯笙——大世界中的上古母神。

    与父神君临并尊,同隐于世外,再不插手世界之事。

    云姒之所以会知道她,是因为九歌。

    九歌说,他的娘亲很温柔,也很疼他,

    还说过,娘亲是怀孕了很久,才把他生下来的。

    所以,

    他曾经说过,娘亲,是他生命中最重要最重要的人。

    云姒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女子,一时之间,有些无措。

    她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想行礼,

    生怕在九歌娘亲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母……母神万安……”

    “诶诶诶,不用跪不用跪。”

    茯笙拉住了她。

    “不用叫我母神啦,”她皱了皱鼻子,似乎对这个老俗的称谓不太喜欢,

    “你可以唤我笙笙。”

    “或者,你和小九一样,唤我娘亲就好啦。”

    茯笙拉着她的手,笑眯眯。

    云姒沉默了一下,摇头,“不敢。”

    非亲非故的,她唤她娘亲,算什么话?

    茯笙微微歪了脑袋,眨巴眸,看她,

    “还在生气?”

    云姒软睫一颤,下意识慌乱地否认,“没……没有!”

    茯笙微微失笑,“没有生气,但你们之间吵架了,对么?”

    “……”云姒抿了抿唇,不语。

    “小九,其实很担心你。”

    茯笙的视线似乎落在了桌子上的本子上。

    浅金色的本子,静静地躺在那里,边缘泛着隐隐的灵力,

    她语气顿了顿,像是明白了什么般,微微叹气,继续开口,

    “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吵架么?”

    “或许,我能帮你解解惑?”

    她拉住她的手,很温柔。

    云姒沉默了很久,

    摇了摇头,不说话。

    像个受了伤的小孩,安静缩在角落里,就是不肯说出来。

    茯笙静静地看着她,耐心地等着。

    过了很久很久,

    沉默的云姒,微微侧过了脸,低声道,

    “我……追了他很久。”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