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战神江玄》小说介绍

主角叫江玄苏沐雪的小说叫《无上战神江玄》,它的作者是露易十四玫瑰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玄叹了口气,立刻盯着剑,凝练出杀气,“至于那个叫何俊哲的,还有配合他算计苏沐雪的人,全部拿下,等我处理!”如让苏沐雪知道,她倾尽全力,辛苦买回来的药,不仅是假的,而且是有毒的,她可能会直接崩溃,患上抑郁症吧。...

《无上战神江玄》小说试读

“可是,我有.....”

江玄的话音刚落,苏沐雪就哭啜的出声,唇语哀怜地道:“老公,其实我心里很明白,你提出离婚不过是想,让我去追求更好的幸福,但你知道吗,能每天见到你,陪在你身边,就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结婚一年了,苏沐雪能感受得到,江玄也对自己存在着感情,只是被他隐藏的很深而已。

“咳咳.....”

江玄眉宇深沉,想要说什么时,胸口突然抽痛,捂嘴咳出了鲜血。

“老公....”苏沐雪一惊,急忙走上前,素手轻拍江玄后背,想让他舒服一点。

“我没事!”江玄脸色苍白,推开苏沐雪,沙哑的沉声道:“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一个星期之后,再给我答复!”

苏沐雪抿着薄唇,尽管她绝不会离婚,可现在不敢再多说什么,

她害怕江玄会再吐血,打算先这样慢慢耗下去。

离开江玄的房间后,苏沐雪还是很担心他,去厨房里重新熬煮了碗药。

然而,当苏沐雪来到房间外,发现江玄把门反锁住了。

她尝试轻唤了几声都没反应。

“老公,药我放在门口,你记得要趁热喝哦!”

苏沐雪弯下柳腰,将药碗轻放在门边,泪光点点的叮嘱完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清晨。

苏沐雪彻夜未眠,她脸容憔悴的起床,发现昨夜煮给江玄的药,还在门边,连碰都没有碰。

苏沐雪琼鼻酸楚,幽静的没有打扰江玄,哀伤的把药碗端走后,便默默离开去了公司。

许久,江玄面目沧桑,一袭整洁的黑衣,难得一见的出了桂苑庭,孤身前往南陵墓园。

因为今天,是他姐姐的忌日。

秋风枯叶落。

江玄来到一个墓碑前,细心擦掉周围的灰尘后,轻轻放下一束白菊,眼神露出了抹柔情。

“姐,我来看你了!”

江玄声音颤抖,脸庞温和的笑容,带着丝丝悲沧的痛苦,轻抚墓碑上褪色的照片,思绪飘向了远方。

两年前,南域大战之际,从小与江玄相依为命,待他百般温柔的姐姐江倩晴,突然传来了莫名死亡的消息。

但是,敌国举兵压境,江玄强忍着丧姐之痛,率领百万虎狼之军镇守国门山河,不能脱身回去奔丧,连姐姐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自幼与姐姐相依为命,江玄征战沙场十年,心里唯一的寄托,便是能荣耀而归,让自己苦了半生的姐姐扬眉吐气,在将来过上好的日子。

结果自己荣登巅峰之际,自己的姐姐却消陨了!

江玄一度自疑,自己这一生,该何去何存,以至于身心颓废之下,答应苏沐雪的爷爷,跟苏沐雪结了婚。

“姐,你的死,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将那些害你的人,全部屠尽杀之!”

江玄瞳孔逐渐冷厉,姐姐江倩晴的死非常蹊跷,还是他大战在即时传来的噩耗,幕后黑手多半是想以此毒谋,来乱他的心导致兵败。

而且,此人在大华必定有着极高的权势地位,才敢得罪当时还是威震天下,权倾朝野的南域王江玄。

江玄的思绪散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双眼睛露出了寒芒,眼角余光看向了身后。

“吆,这不是苏沐雪的那个废物老公吗,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要躲在桂苑庭里等死,当个缩头乌龟不敢出门了!”

王浩然身穿昂贵的西装,手上戴着块名表,带着几个保镖,不缓不慢的从墓园的小路上走了过来。

他是杭城王家的次子,与那位垂涎苏沐雪姿色,坐拥亿万家产的沈少,私下有点交际。

前段时间,听说沈少看中了苏沐雪,王浩然立马就想到了个办法,想以此来巴结讨好沈少。

所以桂苑庭的四周,王浩然早就派人埋伏着,就等江玄出来,狠狠羞辱一番,好让江玄认识到他自己的处境,主动让出苏沐雪。

只可惜江玄这个废物,终日躲在桂苑庭,连门都不出一次,根本就找不到机会。

直到现在得知江玄孤身出门,王浩然大喜之后,立即从几个嫩模的怀里离开,马不停蹄带人赶了过来。

江玄漠视王浩然,面无表情。

“哼!”见江玄不说话,王浩然眯着眼,瞥向江玄祭拜的墓碑,冷笑了起来,“早就听说你对苏沐雪爱答不理,甚至入赘苏家都无所谓了,原来还是个痴情种啊?”

“怎么,这是你的小情人啊,怎么连炷香都不舍得买,就放一束路边摘的野菊,实在是太寒碜了。”

说着,王浩然抬起脚,用鞋尖碾碎放在墓碑前,那束洁白的菊花,一脸玩趣的嬉笑。

“呦,这臭女人,长得倒有几分姿色,难怪你这窝囊废,甘愿冷漠苏沐雪那个极品,原来是对她那么念念不忘。”

“可惜你这小情人,就是死得太早了点,不然本少倒是不介意,好好的把她蹂践一番!哈哈哈!”

王浩然放声大笑。

“你不觉得你作死的样子,可笑至极吗?”

江玄的眼底的颓废散去,眸子的冷意不断汇聚,眼神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逐渐阴沉了起来。

入赘苏家以来,江玄受到的羞辱已经太多了,他也都漠然的置之不理。

但已故的姐姐江倩晴,是他如今心中唯一的禁忌,绝不可玷污!

“你这个废物敢辱我?信不信本少一句话就能把你......”

王浩然瞬间大怒,回头瞪向江玄。

却是他话到嘴边,硬生生给憋住了。

江玄现在的眼神,分明有一种杀气!

杀气!

他只是听人说过,但是现在,他真的见识到了,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王浩然强忍着乱颤的心神,面色惊慌的小步后退,“你,你,你......”

连退三步,王浩然随即双眼一瞪,面目狰狞的对着身后一招手,大声咆哮,“你这个废物敢骂我?给我上,把他的四肢给我打断,今天我不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残忍,我就不姓王!”

旁边的保镖会意,冲到王浩然身前,快速围着江玄,凶悍得就要动手。

江玄冰冷的目光满是淡然,被这些保镖围住却毫无动作。

“放肆!”

“你们好大的狗胆!”

一道怒吼声如滚雷的咆哮,凛然镇住了迈步向前的几个保镖。

只见,一个身披军装的男人,五官沉稳凌厉,圆瞪的双目血丝环绕,震怒凶恶的神色,仿佛令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

这是在战场上,诛杀过千军万马,经历过尸山血海,才有的大将威势。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