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谢和傅红雪一路兼程,几天后,终于到达了无谢的家乡,盛京

到达后,无谢给浮生打了几个电话想报平安,却都没有连通

“浮生不会还没有从床上下来吧…”无谢愣愣的看着手机,想到他走的时候浮生的遭遇,狠狠的打了个冷颤,总结到“沈巍真的太可怕了!太禽兽了!”

旁边的傅红雪笑笑,带着惊到的无谢继续前进,走了一段路,无谢回了神,看着四周熟悉的景象,他的鼻子开始渐渐发酸,这里有他的童年,有他的喜怒哀乐,有他的悲欢离合,有他爱的家人,也有要杀他的族人…

傅红雪知道无谢的顾忌,在路上无谢把自己的经历都告诉给了他,他同情无谢的遭遇,更想加倍的对他好

傅红雪现在只能尽力的挡住无谢并提议道“我们找个客栈先吃点东西吧!”

无谢点点头

无谢带着傅红雪来到自己以前最喜欢吃的一家餐馆“红雪!这里的饭菜特别好吃!特别是那道红翠鸳鸯虾!简直太好吃了!想死我了都!我们一起去吃吧!”

傅红雪宠溺一笑“好!都听你的!”

无谢找来小二,熟练的点了几道菜,最后才问红雪“你还吃面吗?”

傅红雪点头

点好后,两个人就闲聊了起来,渐渐的,对桌的谈话内容,引起了无谢的注意

“哎!你有没有听说以前那个神明!居然是假的!”

“听说了,听说了!听说被真神直接一刀给杀了!”

“可不是!还好被发现了!要不然对我们得多大的伤害,这可是大大的不敬啊!”

“现在想想都后怕!”

无谢听了几句,整个人紧张的紧紧握住筷子,神经紧绷了起来

以前的神明是假的?那他呢?他还是花家的孩子吗?

对桌没有发现无谢的反常继续说道

“听说真神居然是连家那个最不起眼的那个连城璧!真看不出来,他平时都是唯唯诺诺的,没想到,动起手是真狠啊!大半个盛京院都被他杀了!”

“啊!好可怕!”

“神明都出假了,那些人一定都是酒囊饭袋!”

“对!”

“那你们说!如果神明是假的,那现在的神明连城璧是什么属性啊?”

“alpha啊!正好和原来的相反!”

“啊!”

听到此刻,无谢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以前的神明居然是假的,居然是假的,真的神明是alpha!那他…那他就不是冒充的了!他还是花家的孩子?

自己就可以力争清白了?

花无谢快速的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想回花家找父亲问个清楚,傅红雪看着脸色大变的无谢也跟着站了起来

“怎么了?”

无谢没有过多解释,他现在只想一心弄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被冤枉了,他还是不是花家的孩子!

谁知,花无谢刚刚走出第一步,一群士兵就突然冲了进来,意识到不对的傅红雪马上把无谢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来人,餐馆里的其他人被吓的四处逃窜

无谢也被突如其来的阵仗弄的一头雾水

他被发现了?

士兵队伍很快的分开两侧,从人群中间走来一袭白衣的男子,面容俊俏,和傅红雪有七分相似

来人看到傅红雪也是愣了一瞬,又看了看躲在傅红雪身后的花无谢,礼貌介绍道

“在下盛京新任神明,连城璧!特来迎接花无谢,花大祭司,欢迎您的归来!”

花无谢探出了头,震惊说“什么?大祭司?我?”指了指自己

连城璧点头并耐心和无谢解释“是的!我们已经查明,您是真的大祭司,神明是假的,前任大祭司因为此事被迫辞职已经退位,我们得到您回城的消息,马上就过来迎接你了”

“我不信!我要回花家去!”无谢坚定的反驳

“恐怕这个暂时不行”连城璧回说

“为什么!”

连城璧继续平静的回答“因为花家也参与了假神明事件,现在暂时都被关押,花家您暂时回不去了?”

无谢急忙从傅红雪背后跳了出来“怎么会?他们救了我!花家一定没有参与!这一定有什么误会!不行!我要去救他们!”

无谢拉上傅红雪就要出去,连城璧拦住了他们“想救他们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和我成婚!”

“什么!!!”无谢和傅红雪大惊!

同样的,浮生在车上打了几个无谢的电话,对方一直接不通,浮生找不到无谢有些担心,慕生安慰他“一定没有事的!听说他武功很高强的!”

浮生依然很担心“话虽如此,可他毕竟是个omega啊!”

慕生听到omega,就想到了林楠笙,临走之前慕生去找了林楠笙希望他可以和自己一起走,见见他的家人,和他好好的过日子,结果,被林楠笙像赶怪物一样的把他赶了出来

“去去去!发什么神经!赶紧回你的联盟去!”

慕生在外求了很久,依然没有让林楠笙回心转意,无奈,他只能先送哥哥回家,解决沈巍的问题,再做打算

沈巍在浮生离开后,第一个收拾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弟弟,沈夜!

“你怎么来了?怎么?是来感谢我的吗?”沈夜正在被齐衡压着背诵规矩,就听到沈巍到来的消息,急忙推开齐衡,冲到了大厅里,看着沈巍的背影骄傲的说

沈巍一回身就直接给了沈夜一脚“感谢你?感谢你差点让我失去幸福吗?”

沈夜灵巧躲过,反驳道“我可是费心费力的给你找了那么多人,那么多补品,怎么就失去幸福了!”沈夜跳脚,突然灵光一闪,惊讶道“难道…”

“难道是谁伤了你,让你彻底不行了?”沈夜想了想,一下子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

沈巍这是来找他算账了?

沈巍看着不停变脸的沈夜,嗤笑的回说“呵呵~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让你的脑子还没有灵活回来!”

“你什么意思!”沈夜激烈反驳

“意思就是你身为堂堂的二王子!居然别人说什么信什么!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判断事物的能力都没有,以前先生教你的都还回去了吗?”

沈夜这才反应过来“你是说…罗浮生骗了我?”

“不是罗浮生骗了你,是你自己不能明辨是非!让人骗了你!就算不是罗浮生,李浮生,张浮生,任何一个人都能骗了你!你就是耳根子太软了!”

“!……”

沈巍找来齐衡吩咐“把你那里最厚,最难,最复杂的书给我拿来,让二王子抄上两遍,也许就会长长脑子了!”

“是!”齐衡领命退下

沈夜拍桌而起“沈巍!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沈巍怒目而视“凭什么?凭我一手把你带大,凭你受了蛊惑和我作对,凭我为了顾及你的面子让那么多人受到伤害!沈夜,你该长大了!哥哥不会永远保护你的!别闹了!”

“我没有闹!我很认真的!”

沈巍突然换了脸色,温润宠溺的看着沈夜,沈夜一下子就感到鼻头发酸“弟~对不起!是哥哥回来晚了~”

沈巍走到沈夜面前,他太了解沈夜了,他不坏,他只是在闹着别扭,因为他的别扭,沈巍本想借着机会让沈夜独立,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太早…沈夜不适合激将的办法

沈夜呆呆的看着走近沈巍喃喃的叫出他最想叫的一声“哥哥~”

这是沈巍回来后沈夜的第一声哥哥

沈巍顺势抱住沈夜“弟!身在帝国我们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哥哥失踪的这段日子辛苦你了,面面真是个坚强的孩子!”

得到表扬的沈夜听着沈巍叫着自己的小名,嘿嘿的笑了起来,沈巍继续劝说

“哥哥出去一劫才知道过去的自己活在怎样的伊甸园里,哥哥想创造一片真正平等的时代,弟!别闹了!过来帮我!”

沈夜瞬间哭了出来“哥哥!哥哥!我一直都想和你道歉的,可是他们说我们注定成为对手,你早晚会杀了我!哥哥!你不会的,对吧?”

沈巍摸了摸沈夜的头“所以说你得重新学习,这别人说什么信什么的性格一定得改改!”

沈夜赖在沈巍怀里“我不!我要哥哥保护我!”

“淘气!”

“无论哥哥做什么,我一直会站在哥哥这边,哥哥,不要在丢下我了,你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我怕极了!”

“哥哥错了!”

“嘿嘿!”

沈巍叹口气,他必须让沈夜成长起来,自己做的事情太危险,如果失败,沈夜就是帝国唯一的希望

浮生回到了家里,看到了许久未见的爸爸,罗勤耕激动的想坐起来,被迟瑞牢牢的按住,浮生哭着飞扑到爸爸的怀里

“爸爸!我好想你啊~浮生好想你啊!”

罗勤耕也跟着哭了起来,紧紧的抱住这个失而复得的宝贝,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

“爸爸!对不起!死浮生没有跟紧你,让你受苦了!爸爸!浮生回来了!”

罗勤耕连连摇头,又点头,整个人哭的不能自己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抱在一起,哭了好久好久,久到两个人的眼睛都红肿了起来,一旁的迟瑞实在太心疼了,就只能狠心打断道

“都先别哭了,浮生刚刚回来,我们先吃饭吧”

慕生也跟着劝说罗勤耕,罗勤耕埋怨了慕生几句,就擦了擦眼泪,让迟瑞把自己抱出去吃饭

慕生跟在后面,盘算着怎么把哥哥留下来,这件事自己一个人恐怕办不到,看着迟瑞的背影,慕生陷入了深思

他需要父亲的帮助!之后又跟了上去

在饭桌上,浮生开心的和罗勤耕聊着自己的经历,罗勤耕眉眼弯弯的听着,脸色红润了很多,突然他闻到了浮生身上若隐若现的花香

“浮生分化成omega了吗?”

浮生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罗勤耕笑了起来“没想到家里最闹腾的居然成了omega,真不知道给你找个什么样子的alpha,你喜欢什么样的?到时候我和你父亲商量商量!”

浮生欲言又止,罗勤耕最了解浮生,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什么

“浮生?你是不是被标记了???”

浮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爸爸发现,只能震惊的愣在原地,他的反应完美的说明了一切

迟瑞听到浮生居然被标记了,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家的白菜让哪个小子给拱了!

难道…

是沈巍?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