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阁.www.bqg74.com】    许昭意被他这句炸得不轻,半天说不出话来。她眸色复杂的僵着, 缓了好一会儿, 停止运转的大脑才反应过来。

    “我才17岁梁靖川,我未成年, ”她面无表情地抬眸, “你现在就想当畜牲了是吗?”

    梁靖川湛黑的眼眸自下而上打量过她, 唇角微妙地弯了下,轻佻的、漫不经心的, 还有说不出来的意味深长。

    “不进去也能做,许昭意,”和近乎轻浮的话不同,他的嗓音沉冷, 没多少情绪, “你想试试吗?”

    许昭意眉心一跳, 咝地倒吸了口气, 直接抬手捂住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你快闭嘴吧梁靖川!”

    她实在好奇,他怎么能面不改色地将这么下三路的话说出口,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还挺平静, 甚至坦然。

    许昭意没意识到这个动作其实有些暧昧, 直到微热的呼吸洒在她右手虎口, 细细密密地, 挠人心尖。

    她莫名感到心虚, 偏开了视线,“我们走吧?”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想缩回自己的手,只是刚一挪动,就猝不及防地被他扣住手腕。梁靖川锁着她的腕骨,朝自己身前一带,揽住了她的腰身。

    这种时刻适合接吻。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停住了动作,没说话,视线就这么落在她身上,淡淡的,存在感却强烈。

    “你怎么……”许昭意怔怔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微妙的氛围在空气蔓延。

    傍暮时分的光线并不刺眼,散入稀疏的空气里,穿过婆娑的枝叶,撒下斑斑驳驳的影子。附近的马路上川流不息,来往的车辆声和行人的说话声混杂在一起,像电影拉远了的镜头,融入了背景里。

    梁靖川垂眸看着她,湛黑的眼眸沉而冷,像初春未消融的雪,有种特殊的清冽。

    许昭意能看到在他眸底,一个模糊而朦胧的自己。

    她也没挣开他,弯翘的睫毛轻轻一眨,她踮起脚尖,闭着眼睛凑近他。

    她和他纠缠在一起。

    忽然而至的吻,梁靖川身形微微顿住。

    她的动作很轻,也很单纯,只是难得她主动,覆盖上来的薄唇柔软,直勾得人喉咙里发渴,情迷意乱。

    就在她打算一触即离时,梁靖川低下头来,捞起她的腰身箍向自己,压上了她的唇。

    反客为主。

    周身笼罩的是他的气息,唇间入侵的是他的唇齿。梁靖川冰凉的手指掀开她衣摆,贴着腰线上移,覆盖住她身前。他将她死死抵在了树干上,隔着那小块布料轻捏柔按,靠她更近,也吻得更深。

    习习的凉风拂面而来,吹得藤萝和枝叶簌簌作响,婆娑的树影落在人面颊上。

    完全陌生的体验,就像有股电流泛着细微的战栗,流窜向四肢百骸。许昭意耳尖发麻,遭不住地想逃开他,只是刚挪动了下,就被他反剪双手按在身后。

    “不要这样。”她轻啜着气仰面,小声抗议,“这里会有人的。”

    “看不到你。”梁靖川低着嗓音,漫不经心地敷衍了句。

    这地方确实隐秘,野生的藤萝和绿化带的树影都做了庇护,影影绰绰,隔断了外面窥探的视线。如果不是绕过草地走进来,根本发现不了有人猫在这。

    许昭意还想拒绝,只是刚张唇,所有声音都被他吞没在了唇齿间。

    并不是故意拿乔,她就是不好意思,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在外面,有一点儿羞耻。

    回想起来,他好像没有一次浅尝辄止。他这人其实很强势,也就看着松散好说话,拿定了的事,就不容半分置喙和反抗。

    但他之前其实没怎么碰过她,至少没动过真格,不会直接那什么她。

    大约不满她的走神,梁靖川眸色沉了沉,箍着她手腕向下扯去。迫她仰颈的同时,他手上陡然失了轻重,罩着她身前狠狠捏控,力道有些重。

    许昭意难受地呜咽了声,眸底起了层水雾。

    随着她的动作,穿着戒指的项链的从领口划了出来,意乱情态尽数落入他眼底。

    梁靖川略松了手劲,沙哑着嗓音问了句“弄疼了吗”,安抚性地揉了揉,抬手去擦她眼尾被折腾出来的泪。

    和他温柔的语气相左,他根本没打算放过她,更没打算征求她的意见。梁靖川勾住她的下巴,挑开她的齿关。

    呼吸再次压下来,他没有丝毫空隙地占满她整个人。

    许昭意挣他不过,也不太想挣开他,索性任他鱼肉,闭着眼睛承受。

    交谈声忽然从拐角处传来,被风卷着吹入耳。

    “好烦啊,我本来还想趁着几天假期出去浪呢,又布置这么多作业。”

    “你就知足吧,我成绩不理想,放了假也只有补习。”

    听着有些熟悉,似乎是隔壁班打过照面的同学。

    许昭意顿时紧张。

    她挣扎着动了下,想躲开他,被梁靖川按了回去。他没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