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楚江灵

随着各官女眷跟着离开,舒箐像是被众人刻意遗忘似的,宁氏和舒易烟都没理会她。跟着皇后一起离开。

“舒小姐?”

一个宫女面露为难的开口,将舒箐唤回神,她很快就明白自己这是耽误了这个宫女的清扫。歉意的浅笑一下离去。

舒箐独自离开,忽略心中的隐隐作痛。她早已明白宫无殇对自己的厌恶。早已习惯了他替秦婉儿解围,可她却气得是自己为何还会觉得心痛。

不过,至少她现在并没有落得不好的名声。而且那些女眷们要证实五福绣存在并不难,最重要的是,秦婉儿还要补一幅雪绣。她不可能绣出来。只会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到时候,她绝不让她好过。

宫里的一切她很熟悉。即使被特意遗忘。她也能独自找到路。

想到上一世发生的事。舒箐特地沿着后花园的鹅卵小道往宫宴方向而去,果然。很快就隐隐听到前方传来噪杂之声。

往前几步,就有清晰的声音传来。

“我弟弟没有偷东西。你们这是污蔑。”

“哼,不是他偷的,那肯定是你偷的。谁不知道亲候府的嫡小姐是个无耻的偷儿,从小就开始偷家里的物什拿出去变卖。”

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舒箐就看到一个十二三岁的粉衣少女和一个五六岁的青衣小童被五个少男少女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少年夺走粉衣少女手里的画卷扔在地上,嘴里骂骂咧咧道:

“就是啊,你们姐弟都是偷儿,这肯定是你们偷的。”

“不要!”

粉衣少女紧张的弯腰要将画卷拾起来,那些人却不打算让她得逞,将她一把推到地上,还把画卷踢开。

“哈哈,你分明是做贼心虚,我们才不会让你销毁赃物。”

粉衣少女被推的摔倒在地,她脏兮兮的脸上满是愤怒,站起来想去捡,可每次想站起来都被重新推到地上。

四五岁的小童正在可怜的啜泣着,嘴里大喊着:

“坏人,你们是坏人,我要告诉爹爹你们欺负姐姐。”

“你小子还敢告状,******。”

一个蓝衣少年气势汹汹的推到小童就要把拳头砸到小童身上,粉衣少女猛的将少年推开,把小童护在怀里,眼光凶狠的看着那些人。

“你敢推我!你个脏东西敢推我!”

蓝衣少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整个人气得脸色涨红,攥着拳头就要砸下去。

“太子哥哥快点来,那边好像有人在哭!”

随着舒箐清脆而悦耳的声音出口,那四五个少年少女吓了一大跳,连头都不敢回就一窝哄跑了。

舒箐不由感慨,果然和传言中的一样,在这些十几岁的少年少女眼中,宫无殇的名字比他们自个儿的爹作用更大,都怕做坏事被太子知道,影响自己在太子心目中的形象,因此听到太子要来,溜得比谁都快。

粉衣少女身份舒箐是很熟悉的,上一世,她是京城名声最不好的女子,而倒数第二位,就是那个粉衣少女,亲候府的郡主楚江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