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吴亦凡通过韩国SM公司打造的EXO组合出道,是当时的团队队长和门面担当之一。

2014年,吴亦凡与SM公司解约回国发展,随后同组合的张艺兴、黄子韬、鹿晗等也陆续宣布与SM解约回国,后面三个人改天再详写,今天先看吴亦凡回国后的发展以及近两年销声匿迹做了什么。

回国后,吴亦凡除了音乐以外,凭借高大帅气的外形重点向影视业发展。

15年主演了徐静蕾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同年底搭档冯小刚李易峰等参演了管虎的《老炮儿》

16年主演《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因阴阳剧本事件与韩庚闹得很难看,类似事件去年又发生了,下面再详说。

同年搭档刘亦菲主演了电影《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俩人在片中贡献出灾难式表演,一句“菩萨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每每萦绕心田

在郭敬明的《爵迹》中饰演银尘,吴亦凡的外形条件是很突出的,二次元造型非常适合他。

在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中饰演智力水平低下人士唐三藏。

吴亦凡还没演出一部拿得出手、演技过关的作品,国内影视业的发展到此时就戛然而止了,因为2016年中发生了一个很大的丑闻,就是小G娜事件。

事件的起因是小G娜在与吴亦凡“失联”后伤心喝醉的情况下微博发表了一段文字,暧昧间透露了她和吴亦凡的关系,当天下午吴亦凡工作室发出声明称网传“女友”事件纯属虚假。当天深夜,网上又曝出疑似吴亦凡两张床照,这两张照片让整个事件变得更加白热化。之后网上接二连三曝出疑似吴亦凡和各种女孩约P的照片、视频以及文字八卦,该事件引起网友极大关注,把吴亦凡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件事最终以小G娜没有实锤而减减平息,但对吴亦凡的正面形象造成了巨大影响,吴亦凡沉寂了大半年时间,期间只发行了几首单曲。

到了2017年,吴亦凡开始通过参加综艺节目的方式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包括《七十二层奇楼》《中国有嘻哈》《潮流合伙人》《中国新说唱》等,吴亦凡对自己歌手的身份确是一直坚持的,也作为导师参加了多个音乐选秀综艺节目。

时间到了2020年,吴亦凡的首部古偶剧《青簪行》宣布开拍,这本是他打翻身仗的一个好机会,因为搭档女主是杨紫,我们都知道,杨紫是“旺夫”体质,拍一部戏奶起一个男主,近几年杨紫的剧可以说是部部爆火。

但《青簪行》自开拍以来差评满满,很不顺利,发生了阴阳剧本丑闻。

首先说一下什么是阴阳剧本:阴阳剧本是指 将剧本修改成了与原著小说和之前提供给演员的剧本完全不一样的版本,颠覆性的改写让剧本除了部分人名与原著相同外,再无任何关系,而拍摄过程中演员对此一无所知。(此处不包括编剧用心写的原著改编向剧本)

在《青簪行》这里,所谓“阴阳剧本”就是一份给女主的剧本贴合原著,原著是以女主为视角,讲述女主黄梓瑕探案,是为上部《青簪行》;而另一份给男主的剧本是将原著中男主线索扩充详拍,改成一部以男主为中心的剧本,增加了下部《天河兴》。

有《青簪行》某日通告单被曝出,上显示全是给男主加戏。

飞页的意思是在拍摄电视剧或者电影的过程中,一边拍一边增加或者改写剧本内容

剧组拍摄分为 A:男主组、B:女主组。 A组总导演林玉芬负责,B组副导演负责,大部分时间各拍各的内容,也有一起拍的时候 。男女主对手戏符合原著的部分两人一起拍,魔改剧本部分由瞒着女方请的替身完成。

该丑闻爆出后被央视6套《今日影评》报道了:《青簪行》争抢番位“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和阴阳剧本一事。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汪海林表示:"不排除有制片方为了骗演员入局,采取了一些银行剧本的欺诈,建议采取法律手段,而不是各自立场上相互攻击对方、抹黑对方。”

事后杨紫出来回应,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阴阳剧本的情况存在。

这不是吴亦凡团队第一次操作阴阳剧本了,上面提到的与韩庚在《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中的争议也是同样情况。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杨紫及团队的背景和力量与吴亦凡相差悬殊,剧方和资方看中了杨紫的国民度和近几年的爆剧体质,通过阴阳剧本骗过来,但实际是为了帮助吴亦凡成功打开电视剧市场(还可以洗白人设)。

杨紫不演《青簪行》还可以去演其他剧,以近年她的作品水平来看,如果这部真糊了,对她没有什么太大影响,但吴亦凡却急需这部剧来翻身,目前他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作品得以傍身,在吃相上确实难看了。

吴亦凡时尚资源比较丰富,粉丝群体基数大,背后资源基础较硬,说糊一时也糊不了,但受近两年新晋流量小生冲击,想要回到流量TOP级地位又很难实现,处于不上不下的尴尬境况,我们且看这部《青簪行》能否给他带来翻身的转机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