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静给方浩道歉。

方浩受宠若惊,他忙道:“主任,你可别这样,我是医生,我不会含糊的。我一定竭尽全力让张总康复。我此前说院长不喜欢我,其实是气话,我做不好院长肯定不喜欢。而且,院长和我妈的关系很微妙,她们年轻的时候都追求过我爸,所以我夹在两人中间,我自然不受待见。这,或许就是原因吧。”

“哦,这是老一辈的事,你怎么知道?”

“刘玥主任告诉我的。刘主任和我妈很熟,自然知道当年的情况。哎,搞了四年,原来我成了出气包。嘿嘿。”

方浩咧嘴一笑,很无奈,又很坦然。

按理说他的处方权早就下来了,而且妇科事件是师傅闹出来,最后去和病人协商还有引产,安抚病人情绪,都是他做的,他应该有功劳。可事实上,毛都没有。

“哦,原来这样,那这就是院长的不对了,回头我去怼她一下。”

吕静恍然,眉头皱了一下,她没想到院长公报私仇。

方浩电话响起,是刘玥打来的,有一个周芬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她没把握,让他去判断一下。

他拿了资料就走。

在住院部,现在又有他的办公位置了,而且是专门安排了一个,毕竟主治着张骏和周芬了。

他仔细看了一下周芬的拍片情况,很乐观,但又有点不对的情况,他就来到病房。

妻子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她迎上来,可方浩没理她,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让她很失望。

方浩进入病房,让里面的男宾等人都出去,他检查一下周芬的床垫下,果然找出了一支笔和本子,上面都是数学符号。

他摇头道:“你真不要命了?你写这几个没意义的符号,会让你在这里多躺两天。”

“哎,你就吓唬我,我现在好多了。好,好,你是医生,你说了算,以后我不写,行吧。”

“别啊,回头我找个写字板来,我扶着你起来写,这样,你能成为这里的包月VIP了。”

“农村佬,你才要包月,你全家包月。”

“我全家不就包括你了?嘿嘿。”

“不理你。我睡会。”

岳母说不过方浩了,闭目睡下。

等方浩出去之后,她瞥了一下,发现方浩没拿走本子,她嘴角轻轻一样,这个小子,啥都懂。

方浩出去,看一下周家的那个小媳妇,道:“下午你不在场?”

周家小媳妇问:“没,怎么了?”

方浩道:“妈起来要拿东西,如果有人递给她,那她的伤口就不至于被牵动。现在好了,上午的治疗白费了,她得多躺两天。”

周家小媳妇看向苏柔,道:“你不是在这里看着的吗?”

“我……我见妈妈睡着了,我也交代了一个护士,我就先去一趟公司请假,我很快就回来了,我没想到妈妈要拿东西,我……”

苏柔有点慌了,特别是方浩那种看起来明显不相信的眼神,让她非常难受。

实际上,下午在公司,当那个亲她,她没抵抗,甚至如果不是办公室外刚好有人经过,让她受惊,她可能都让那人把裤子给脱了,说不定真来一发办公室的激情。

没想到,就这么一点时间,母亲这边出问题了。

“妈是工作狂,让她脱离工作是不可能的。这样吧,当她想要开工的时候,让她的研究生在场,让她交代事情,不要让她动手去演算证明啥了。”

方浩这话是对房间中的岳母说的,但他知道,岳母不会有工作的时间,因为治疗的时候,药物有一定副作用,会让岳母犯困或者睡着,而且,很多访客,让她也无法有心思工作的。

苏柔跟着方浩走,她道:“我真是去请假的,我不是故意的。”

“这问题不大,你不用自责。腿在你身上,你爱去哪里是哪里,你在自由的人。你还是考虑一下我此前跟你说的,我会放手的。”

“我……”

方浩站定,回头看一眼病房门口的宾客,他道:“你家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应该告诉他了,他也应该来看过你母亲了。所以,你还犹豫什么?”

“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想的不存在。”

“何必自欺欺人!时间也不早,佳佳和天天也该放学了,你去接他们吧。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我在这里有病人,走不开。”

方浩这样说,没再和妻子纠缠。

妻子到底去公司请假,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去陪她情人,对他来说,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妻子出轨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他头上的绿帽,已经戴了四年,那也铁定的事实,现在妻子去陪情人,不过是让他多戴几天而已。

现在妻子怀孕了,孩子也许就是她情人的种,等孕情稳定,可以做一个亲子鉴定,不是他的种,那妻子就无话可说了。

这个女人,不值得。

曾经他的事业,就是妻子和孩子,而现在到头来一看,妻子是出轨的烂人,他现在想着的,就是医生这个职业了。

男人,不能以女人为事业。

方浩回去主治办公室,和刘玥商量了一下,岳母的治疗方案没问题,可以继续使用。

他就修改一下张骏的治疗方案,然后就去执行。

因为张景要给儿子换主治医生,自然暂停了当天的治疗。

现在方浩改了方案,也就按照新方案执行。

第一轮,还是输液等常规疗养手段。

第二轮,则是针灸等中医药手段。

这种癌症,只有中医药结合才能做到。

“老弟,还是你厉害!我现在觉得浑身轻松多了。”

张骏接受完针灸治疗,他的确觉得身体似乎回归了,这就是他的身体。而不像此前那样浑浑噩噩,总觉得身体是累赘。

他已经能下地行走,此前是需要人扶着的,现在都能自己走几步了。

在场看护的张家人,都非常高兴,有人拍摄了一个小视频,发到他们张家的家长群,让大家都分享这个快乐。

张骏能赚五百套房子,在张家之中,也算是人中龙凤了,而他四五十岁的年纪,更是家族的中层核心级别的了。张骏的康复,对他们张家来说,绝对是利好。

吕静给方浩道歉。

方浩受宠若惊,他忙道:“主任,你可别这样,我是医生,我不会含糊的。我一定竭尽全力让张总康复。我此前说院长不喜欢我,其实是气话,我做不好院长肯定不喜欢。而且,院长和我妈的关系很微妙,她们年轻的时候都追求过我爸,所以我夹在两人中间,我自然不受待见。这,或许就是原因吧。”

“哦,这是老一辈的事,你怎么知道?”

“刘玥主任告诉我的。刘主任和我妈很熟,自然知道当年的情况。哎,搞了四年,原来我成了出气包。嘿嘿。”

方浩咧嘴一笑,很无奈,又很坦然。

按理说他的处方权早就下来了,而且妇科事件是师傅闹出来,最后去和病人协商还有引产,安抚病人情绪,都是他做的,他应该有功劳。可事实上,毛都没有。

“哦,原来这样,那这就是院长的不对了,回头我去怼她一下。”

吕静恍然,眉头皱了一下,她没想到院长公报私仇。

方浩电话响起,是刘玥打来的,有一个周芬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她没把握,让他去判断一下。

他拿了资料就走。

在住院部,现在又有他的办公位置了,而且是专门安排了一个,毕竟主治着张骏和周芬了。

他仔细看了一下周芬的拍片情况,很乐观,但又有点不对的情况,他就来到病房。

妻子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她迎上来,可方浩没理她,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让她很失望。

方浩进入病房,让里面的男宾等人都出去,他检查一下周芬的床垫下,果然找出了一支笔和本子,上面都是数学符号。

他摇头道:“你真不要命了?你写这几个没意义的符号,会让你在这里多躺两天。”

“哎,你就吓唬我,我现在好多了。好,好,你是医生,你说了算,以后我不写,行吧。”

“别啊,回头我找个写字板来,我扶着你起来写,这样,你能成为这里的包月VIP了。”

“农村佬,你才要包月,你全家包月。”

“我全家不就包括你了?嘿嘿。”

“不理你。我睡会。”

岳母说不过方浩了,闭目睡下。

等方浩出去之后,她瞥了一下,发现方浩没拿走本子,她嘴角轻轻一样,这个小子,啥都懂。

方浩出去,看一下周家的那个小媳妇,道:“下午你不在场?”

周家小媳妇问:“没,怎么了?”

方浩道:“妈起来要拿东西,如果有人递给她,那她的伤口就不至于被牵动。现在好了,上午的治疗白费了,她得多躺两天。”

周家小媳妇看向苏柔,道:“你不是在这里看着的吗?”

“我……我见妈妈睡着了,我也交代了一个护士,我就先去一趟公司请假,我很快就回来了,我没想到妈妈要拿东西,我……”

苏柔有点慌了,特别是方浩那种看起来明显不相信的眼神,让她非常难受。

实际上,下午在公司,当那个亲她,她没抵抗,甚至如果不是办公室外刚好有人经过,让她受惊,她可能都让那人把裤子给脱了,说不定真来一发办公室的激情。

没想到,就这么一点时间,母亲这边出问题了。

“妈是工作狂,让她脱离工作是不可能的。这样吧,当她想要开工的时候,让她的研究生在场,让她交代事情,不要让她动手去演算证明啥了。”

方浩这话是对房间中的岳母说的,但他知道,岳母不会有工作的时间,因为治疗的时候,药物有一定副作用,会让岳母犯困或者睡着,而且,很多访客,让她也无法有心思工作的。

苏柔跟着方浩走,她道:“我真是去请假的,我不是故意的。”

“这问题不大,你不用自责。腿在你身上,你爱去哪里是哪里,你在自由的人。你还是考虑一下我此前跟你说的,我会放手的。”

“我……”

方浩站定,回头看一眼病房门口的宾客,他道:“你家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应该告诉他了,他也应该来看过你母亲了。所以,你还犹豫什么?”

“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想的不存在。”

“何必自欺欺人!时间也不早,佳佳和天天也该放学了,你去接他们吧。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我在这里有病人,走不开。”

方浩这样说,没再和妻子纠缠。

妻子到底去公司请假,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去陪她情人,对他来说,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妻子出轨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他头上的绿帽,已经戴了四年,那也铁定的事实,现在妻子去陪情人,不过是让他多戴几天而已。

现在妻子怀孕了,孩子也许就是她情人的种,等孕情稳定,可以做一个亲子鉴定,不是他的种,那妻子就无话可说了。

这个女人,不值得。

曾经他的事业,就是妻子和孩子,而现在到头来一看,妻子是出轨的烂人,他现在想着的,就是医生这个职业了。

男人,不能以女人为事业。

方浩回去主治办公室,和刘玥商量了一下,岳母的治疗方案没问题,可以继续使用。

他就修改一下张骏的治疗方案,然后就去执行。

因为张景要给儿子换主治医生,自然暂停了当天的治疗。

现在方浩改了方案,也就按照新方案执行。

第一轮,还是输液等常规疗养手段。

第二轮,则是针灸等中医药手段。

这种癌症,只有中医药结合才能做到。

“老弟,还是你厉害!我现在觉得浑身轻松多了。”

张骏接受完针灸治疗,他的确觉得身体似乎回归了,这就是他的身体。而不像此前那样浑浑噩噩,总觉得身体是累赘。

他已经能下地行走,此前是需要人扶着的,现在都能自己走几步了。

在场看护的张家人,都非常高兴,有人拍摄了一个小视频,发到他们张家的家长群,让大家都分享这个快乐。

张骏能赚五百套房子,在张家之中,也算是人中龙凤了,而他四五十岁的年纪,更是家族的中层核心级别的了。张骏的康复,对他们张家来说,绝对是利好。

喜欢男人四十请大家收藏:(m.xinqdxs.net)男人四十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