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白洁的。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

    ,比王申的要粗长很多。白洁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白洁的下身水很多,又很紧,高义一开始就发出“滋滋”的声音。

    高义的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白洁最深处,每一插,白洁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高义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白洁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高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

    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高义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哟……嗯……嗯……”

    高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拉到口,再一下插进去,高义的阴囊打在白

    洁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白洁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

    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

    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高义只感觉到白洁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含住一样,一股股

    随着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白洁一对丰满的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

    小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白洁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阴

    茎用力、用力、用力干着自己。

    高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白洁腿放下,拔了出来,白洁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

    ……别拔出来。”

    “骚屄,过不过瘾?趴下。”高义拍了一下白洁的屁股。

    白洁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白洁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高义把白洁跪

    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白洁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高义手伸到白洁身下

    ,握住白洁的,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白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终于高义在白洁又到了一次,在白洁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白洁身体里。

    白洁浑身不停地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微肿起的间缓缓流出。

    晚上四点多,白洁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还没有回来。白洁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痛了,

    才流着泪睡了。

    周一了,白洁上班,不知为什么,穿裙子去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好像是光着身子的感觉,就穿了一

    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

    的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

    高义看到白洁的这身打扮,浑身立刻就发热,眼前浮现出白洁裸的撅着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

    阴毛、粉红湿润的阴部、微微开启的,高义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体。

    白洁已经当上了教学组长和中级职称,这对于这几年的老师是不多见的。

    白洁上课时发现班上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没有来,第二节课结束还没来,下课的时候在走廊碰见了

    高义,高义对他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去上课,一些没课的老师就开始偷偷去买菜做饭,办公室里已经

    没几个老师了。白洁在犹豫了好久之后,还是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高义在看他进来之后很快的站了起来,在白洁身后把门锁上了,一转身把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搂在了怀里

    ,手就伸向了白洁丰满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么?别……”白洁脸腾一下红了,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推高义的手。

    “没事儿,来,上里边,来吧……”高一连推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里屋,里面屋里只有一组文件柜和一

    把椅子,没有窗户。

    高义把白洁搂在怀里,手抓住了白洁柔软丰满的,稍一揉捏,白洁出气就不匀了:“别……哎……

    呀!”白洁扭头躲着高义的嘴:“干啥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