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收回心神,不再多看一眼,朝着别墅走去。

    佣人带着她熟悉环境,做了一路飞机她也累了,带到卧室休息。

    而他跟秘书路遥核对信息。

    “她是薇薇安的妹妹,是家里的私生女,一直养在外面。

    那天薇薇安给先生下药,她正好有事去找薇薇安,结果撞破这一幕。

    她想救下你,却不想……”“事后先生对薇薇安一家赶尽杀绝,公司破产,一家人沦落贫民窟。

    薇薇安把所有的怨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折磨了她整整三个月。

    她气息奄奄的送到医院,精神也出现了一点状况。

    我们的人将费兰城所有的华裔女孩的资料都翻了一遍,找到了身形个头差不多的一一排查,也只有她符合。”

    “她的英文名叫莉娜,中文名叫时清灵。”

    路遥做事他一直都是放心的,重重排查下,只有她一个符合选项。

    一想到这三个月她受的苦,封晏便觉得心里不痛快。

    “找最好的医生照顾她,在这儿,不会再有人敢动她。”

    路遥点点头,转身离去。

    封晏来到卧室门口,看着里面昏睡的人儿。

    这是他唯一发生关系的女人,也是第一个女人。

    他必然好好护着她。

    他关上房门,等会还有个视频会议。

    一个佣人刚刚打扫客卧出来,是唐柒柒的房间。

    她住了一年,从未进入主卧和书房,一直规规矩矩。

    如果不是因为时清灵这个意外,他倒是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妻子,最起码让他觉得很舒服。

    在一起,没有过多纠缠。

    分开了也潇潇洒洒。

    本以为她胆小怯懦,但现在来看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倔强隐忍的女孩子。

    他想到唐柒柒的话,叫住佣人:“她有丢东西在这儿吗?”

    “小太太吗?

    并没有,小太太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个行李箱,走的时候也是个行李箱。

    屋里的东西一点都没带走。”

    “她什么都没碰?”

    这一点让封晏有些意外。

    “是的……小太太没花一分封家的钱,还将老太太、夫人送给她的东西都放下了。

    就在客卧,先生可以查看。”

    佣人有些不舍的说道。

    唐柒柒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平常跟他们有说有笑,一起吃饭还帮他们干活。

    天太热太冷,都体恤她们,不让他们太劳累。

    也从不铺张浪费,饭菜够吃就好,坚决不让多做。

    这么好脾气的小太太,就这么走了,所有人心里都很难过。

    人才走,没想到先生又带回一个女人,还露出从未有过的关心,她们瞬间为唐柒柒不值。

    先生等于渣男!“先生没有别的吩咐,那我先下去了。”

    佣人直接离去,心里还是有些怨念的。

    封晏紧紧锁眉,这个唐柒柒让人意外。

    唐柒柒浑浑噩噩的回去,却不想半路遇到了唐倩倩的车。

    她下车,趾高气昂的看着唐柒柒。

    “上车回家,有话问你。”

    这话就像是缉拿犯人一般,让唐柒柒有些不悦。

    “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我还要去学校。”

    她虽是唐家的人,但是在唐家连个佣人都不如!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