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两次作案仅仅隔了三天,胆大妄为,不计后果,已经残忍到没有人性的地步了。

该市刑警大队长名叫袁芳,居然是一名女性。女刑警队长并不多见,她能担任这个职位肯定有非凡的才干和卓越的能力。特案组见到袁芳的时候,她正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话下达一系列命令,语气雷厉风行,并且夹杂着脏话。

画龙对包斩悄声说:这姐们有点意思啊,长的也像男人。

包斩说:她还会抽烟呢,你看,桌上有烟。

苏眉说:又发生一起案子,看来我们今晚上没法睡觉了。

袁芳说:梁教授,久闻大名,都是警察,我们是一家人,我也不和你们客气了,现在又发生一起案子,咱们得马上出现场,你们特案组谁来开车,我已经三天没睡觉了,我在车上眯一会儿。

梁教授说:袁队长,你也别太辛苦了,特案组会全力以赴的协助你。

画龙开车,带着众人赶赴案发现场,此时勘验已经结束,民警正在询问报案者。

这次遇害的是一名高一女孩,名叫安妮,晚自习放学后,10点半左右,学校的水电工发现停车棚的灯不亮了,他打着手电筒去查看,发现停车棚地上有大量鲜血,还有拖曳血迹,可以想象到有人拖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方向是车棚附近的配电室,水电工叫来保安,俩人在配电室里发现了女孩的尸体。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女孩死的触目惊心,歪躺在配电室铁壁角落,睁着眼睛,脖子上有个大口子,血肉外翻,下身的短裙掀起,大腿内侧有个洞,很显然是用凶器扎出来的。

车棚虽然距离校门口不远,但位于校园角落,配电室更是偏僻,靠着围墙,隐在树丛后面。梁教授要求关掉现场勘验灯,这个地方一片黑暗,铁皮配电室更是显得阴森恐怖。

袁芳队长问道:灯是怎么灭的?

一名刑警汇报说:有人剪断了车棚的电线,可能是凶手干的。

水电工对做笔录的民警说:平时哪有人去配电房嘛,都认识字,上面写着“危险有电”的警示标语,只有抄电表的时候才去,配电房也没有锁,就用根铁条拧上门鼻子。

包斩注意到,配电室地面上有蜡烛滴落的痕迹。

这时,记者采访的车辆也到了现场。一个人扛着摄像机,另一个人拿着话筒,两个人飞奔而来,他们跑到袁芳队长面前,想要采访,袁芳队长不耐烦的拒绝了。

记者不甘心的追问道:两起案子是同一个凶手干的吗,这次,死者还是被凶手用大花剪剪断了脖子?

袁芳队长骂道:滚滚滚滚滚,要不是你们电视台捣乱,我们的麻烦也没这么多。

袁芳队长打电话召集所有干警全部到达工作岗位,连夜开会,部署刑侦工作。

刑警大队教导员说,咱们队里有一名技术员,这几天就结婚,他肯定不能来了。

袁芳队长说:我再重复一遍,是所有干警,结婚的往后推,从被窝里给我滚回来。

回市局的路上,梁教授询问,案情为何泄密,电视台居然知道警方才能掌握的作案细节。

袁芳队长表示,第一起案子发生后,满城皆知,死者名叫夏瑾,30岁,已婚,是电视台主持人。案发当晚,死者夏瑾迟迟没有归家,打电话也不接,她爱人就到停车场寻找,结果找到了夏瑾的尸体。因为死者爱人也在电视台工作,死者遇害后,同事深感震惊,个个悲愤不已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