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好厉害……”

琴斯站在后面,看着龙小天的背影,满眼都是小星星。

龙小天身上的狂放和霸道,是她在魔法森林的那些精灵族少年身上从没见过的。

“如果精灵族的男子也可以像少爷一样……”

琴斯的脸色闪过一丝黯然,似乎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你很烦……”

龙小天向着杰恩走了过去,手掌上吞吐着火红色的斗气,那是大力金刚掌已经是蓄势待发的信号。

上辈子作为一个宅男,龙小天骨子里讨厌麻烦,如果可以,他不介意一劳永逸,送杰恩去见这个世界的神。

“你要干什么……你……你别过来,你要是敢动我,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你还在威胁我?”

龙小天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虽然学院禁止私自打斗,但是毕竟是杰恩这边的人先动手的,而且到了现在还在威胁自己,他觉得有必要给这个贵族少爷一点教训。

“你……你别过来……”

杰恩看着龙小天越走越近,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很快就撞在了墙壁上。

“哦,天啊,快停下!”

龙小天的手掌已经抬了起来,就在他要动手的一瞬间,一道惊呼制止了他。

紧接着,十多个穿着黑色骑士服,胸前佩戴者长剑形状徽章的人跑了过来,呼啦一下子就把龙小天围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学院内不准私斗不知道吗?

带头的是一个小队长模样的人,胸前佩戴者银色的长剑徽章。

“是他带着人找我的,也是他们先动的手,我只是自卫而已。”

龙小天扫了这群人一眼,放下了已经悬在空中的手。

这些人他知道,是学院执法队的,他们胸前佩戴的徽章,就是执法队特有的徽章。

执法队不属于学生工会组织,归属学院长老院管,专门管学院里一些违反规定的事情。

看样子,这些人也是这届的新生,应该刚刚加入执法队不久。

“加雷斯少爷!”

杰恩看到执法队前面的少年,眼睛一亮,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加雷斯少爷,抓他,把他抓起来,这个家伙违反了学院规定,你看倒在地上这些同学,都是这个家伙打伤的!”

“哼!”

龙小天不禁发出一声冷哼。

这还真是恶人先告状。

杰恩只是说了自己打伤了这些人,自己为什么要动手,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执法队要保证公正……”

带头的被杰恩称之为加雷斯少爷的少年微微沉吟,龙小天能把十多个新生全都给放倒,这战斗力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加雷斯少爷,这个人只是一个平民……”

杰恩似乎是看出了加雷斯的顾虑,把加雷斯拉到了一边,两个人头几乎靠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目光还时不时的往龙小天这里瞥一下。

“少爷……”

琴斯怯生生的抓住了龙小天的衣角。

第一次走出院子,在学院里就碰到了这种事,又碰到这么多的人类,让琴斯感觉很害怕,只有站在龙小天身边,她才会有安全感。

“放心,不会有事的!”

龙小天轻声安慰着琴斯,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也有了一些预感。

因为加雷斯和杰恩已经交谈完毕了,加雷斯正神色不善的向自己这边走过来。

“骑士院,不允许带女仆,这个精灵族女孩我要带走,还有你……”加雷斯看向了龙小天,神色倨傲的道:“一个平民学院居然敢打伤这么多贵族学员,你违反了学院的规定,你也要跟我一起走,接受执法队的惩罚。”

谁跟我说执法队公正来着?

公正个屁!

龙小天看了看躲在加雷斯身后冷笑的杰恩,冷声道:“那他和地上这些人呢,他们也参与斗殴了。”

“我只看见你在欺负学院的学员,其他的我没看见!”加雷斯冷着脸道。

你没看到不会问问周围的人?

龙小天算是看透了,那杰恩肯定是对加雷斯许诺了什么好处,要不然加雷斯不可能这么胆大妄为的就要带走自己。

“你就是这么执法的?就不怕我向长老院举报你?”

龙小天眯缝起了眼睛。

他在思考要不要动手。

这十几个人也只是新生而已,解决他们并不难。

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对执法队的人动手,这事情就闹大了。

“举报我?”听到龙小天的话加雷斯反倒是笑了,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烦不烦!

龙小天翻了翻白眼。

他也有些纳闷,怎么这些贵族都爱说这句词。

你爱谁谁,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加雷斯当然不知道此时龙小天的想法,自顾自地道:“我可是艾德蒙侯爵家族的,我的哥哥诺亚·艾德蒙是这届新生考核分数最高的人,而且执法队的负责人就是我叔叔……”

“艾德蒙侯爵……诺亚?”龙小天挑了挑眉毛。

感情……面前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加雷斯,是诺亚的小弟?

“你走不走?”

吹嘘完自己的家族,加雷斯似乎也有点失去耐性了,冷着脸对龙小天道:“你要是不走,我们就绑着你走!”

说着,加雷斯挥了一下手,在身后就有人拿着一条绳子走了过来。

绳子上闪着淡淡的魔法光辉,是专门定做的绳子,可以限制斗气运行。

杰恩站在后面,嘴角挂着冷笑。

你一个穷小子,拿什么和我斗?

“你确定要绑?”

龙小天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他看到了在结界之门里结伴走出来的诺亚和马诺。

“当然,你违反了学院的规定,绑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可想好了。”龙小天看着眼前趾高气昂的加雷斯,很是配合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绑上好绑,到时候你要是想解开,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还解开,你这个贱民莫不是脑子坏了,你知道我跟加雷斯少爷的关系吗?等到了长老院加雷斯少爷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杰恩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狂妄的笑着,但是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又闭上了嘴。

果然,杰恩扭过头就看到了加雷斯阴翳的眼神。

点击阅读点击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