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曾经听过一个讲座,老师问,你们觉得最绝望、遗憾的一首诗,是哪首?

有同学说:李商隐的《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台下哄然大笑。

它是寄给妻子的一封家书,总结下来,是在外的丈夫一句归家的期待:什么时候我才能再见到你呢?

老师很疑惑:这首诗是写思念的,可也没什么好绝望的吧?

只见那个同学说:绝望就绝望在,李商隐在写这首诗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妻子早在几天前就因病去世了。

他再也没有一个归处可去。往后漫长的余生,全可以凝结为一句: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千年来再没人能写出的思念。

大中十二年,晚唐诗人李商隐病逝于郑州,享年仅四十七岁。

据说,他的绝笔,就是那首脍炙人口的《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锦瑟》

这首诗,被列在李商隐诗集的开篇,更被选入了高中语文教材。

可是,一千多年以来,始终都没人能解开一个谜题:这首诗到底写了什么?

有人说是情诗,是写给诗人曾经的初恋。

也有人说是悼亡诗,写给他去世的妻子。

更有人说,这就是一首普通的抒情诗而已。

梁启超先生评价,说:义山的《锦瑟》等诗,讲的是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折开一句一句的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但我觉得他美,读起来令我精神上得一种新鲜的愉快。

一句话总结,就是这首诗里,明明我每个字都认识,可联系在一起,我就不明白了。

那么,这首诗理解起来,为什么这么难?

有个原因,就是李商隐写诗,酷爱用典,可他诗句里的典故,又往往与原典含义大相径庭,于是很多人只能硬着头皮去猜测。

可问题是,他写诗连个题目都懒的取,经常都是无题,给人连个线索也不留,故而,他的诗被后人称之为朦胧诗,而这首《锦瑟》,更是朦胧中的朦胧,谁也看不懂。

但是,在我看来,这首《锦瑟》,李商隐还是给我们留下了解开诗句奥秘的钥匙。

就是最后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看到这句话,你想起了什么?

至少我,想起的是《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带上紧箍咒时,说出口的那句话: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可我却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怎么样?

现在,你是否能稍稍体会到,李商隐在临终之时,到底想说什么了呢?

我想他真心想说的话,是倘若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那么他一定不会错失,最终留下这段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多年以后,洛阳的雨下的好大好大,李商隐走在的街上,一顶华盖马车匆匆而过。

帘子轻掀,姑娘的侧颜微露,落入他的眼里,他呆立当场,看向愈行愈远的马车,眸子深邃而悠长。

同行的朋友问:你看什么呢,那姑娘你认识?

李商隐沉吟一瞬,说:那是,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故事得从他年轻时,去玉阳山修道说起。

当年他住在东峰,还另有一行人住在西峰。

而西峰的贵人,是位公主,排场甚大,出行时仆从如云。

在这些仆从里,有个小道姑,个子不高、小巧可爱,脑袋上扎了个懒人髻,袖子长长的盖过手背,有种说不出的娇憨。

李商隐打听过,她叫宋华阳。

每当公主趾高气昂地出行,从他们这些修道之人身边经过时,宋华阳都会悄悄的给他们行个礼,示意刚才的无礼真的不好意思。

而一来一去,他们慢慢相熟,她出去为公主采购,他跟随,长街春意正浓、二人策马同游,准备回山时遇上瓢泼大雨。

他们在屋檐下躲雨,她抬头,正撞上他的一双深邃眼瞳,宛如山间夹着细雪的微风,让她霎时间动了凡心、红了脸颊。

她捧着红通通的脸颊,冒着大雨冲了出去,向西峰逃去。

李商隐追上了她,也找来了纸伞,看见她一身湿漉漉的,心疼的拥她入怀,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他的誓言。

他的目光中有柔情千种,犹如脉脉春风,好似连冰雪也能消融。

当天夜晚,宋华阳躺在床上、捧着热乎乎的脸蛋,怎么也压不住心头的悸动。

她起身一笔一划,等回过神来,纸上却已写下了他的名字:李商隐。

她红了脸颊,心想:那个人说,他喜欢我,我想,我也应该是喜欢他的。

一段恋情,就这般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他们只有一峰之隔,时常偷偷聚会,宋华阳把自己的朋友,给他介绍认识,他容颜俊美、文采斐然,没过多久,就同公主的女侍们成为了好友。

他们常常一同游玩、一同赏月,女侍们闲着没事就催促他作诗,每当他吟诵完毕,总会在一片喝彩声中,下意识的看向宋华阳满含崇拜的眼神。

他的心就好似不成调的拍子,动一下,就是跳一下。

只奈何,宋华阳是公主的女侍,他们身份阻碍,大多数的时间,虽一山之隔,也难以相见,就算得见,若有让人在场,也只能相顾无言。

但相恋的人大抵心都处在相同频率。偶尔的筵席,众人酒酣耳热,猜钩嬉戏,行酒划拳,一片喧嚣热闹中,他看向她,一个眼神,便是无言的心意相通。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

但像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了,他总是长夜不寐,望着对面夜色下更显遥远的西峰,想着,倘若有青鸟一样的使者,可以代替我,为我去看望我的她,那该多好啊。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无题》

这段初恋就这样在地下隐秘而甜蜜地生长着。

可世俗的权力,将注定要在他们中间,砸开一个巨大的鸿沟。

岁月如梭,宋华阳有天晓晨打扮妆容时,看到自己憔悴的容颜,忽然就意识到:她不可能永远都这样与他在一起的。

果不其然,随着宋华阳怀孕的消息的怀孕传出,他们之间的私情,终于让公主发现。

李商隐不敢反抗,与公主叫板的下场,将是前途尽毁,于是,他被赶下山去,而宋华阳也不知所踪。

直到过了多年以后,谁家喜宴重逢,他才发现,曾经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已然嫁作他人妇,可他再也没有了接近她的理由。

闻道阊门萼绿华,昔年相望抵天涯。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无题》

如今,你就在我的眼前,可我们的距离却是从来未有过的遥远。

他开始后悔,假如当初自己没有那么怯懦,而是不管不顾的带着她一起私奔,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一个男孩子,最无力的事,莫过于在最没有能力的年纪,却遇到了想要照顾一生的女孩。

李商隐初恋的错失,让他一度意志消沉,或许就是由于他没有准备,就想去拥抱爱情,这才会失去心爱的宋华阳吧。

他痛定思痛,还是努力学习、专心科考,只是偶尔,他还是会想起王屋山上的那个小道姑,在夜深人静,写下那一首首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诗句。

有一日,李商隐的堂兄在洛阳的柳树下,偶然吟诵了弟弟的诗句,却不想,惊动了邻居院子里的一个少女。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