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舞妖姬和身后众女对视一眼,眼中充满迷茫。

“什么情况?”

结果身后众女比她更迷茫。

于是第四粒药不出意外的流拍了。

这时,她看到后台有人朝她招手。

纷舞妖姬忙对众人道:“各位,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五分钟后,她惊讶的张大嘴巴:“你说的都是真的?”

对面男子无奈点点头。

片刻的沉默,纷舞妖姬深吸一口气:“通知大家,就说今天的拍卖交易会取消。

若有人又异议,就说永生部落三天之内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男子看了眼纷舞妖姬,欲言又止。

纷舞妖姬一愣:“又怎么了?”

“我觉得已经没必要通知,因为他们快走光了。”

“什么?”纷舞妖姬大吃一惊,忙朝大厅看去。

果然,原本坐满人的位置此刻空荡荡一片,如果不是狼藉的桌面,很怀疑刚才是不是真的有人。

浓浓的失落涌上心头,纷舞妖姬心中滋味万千。

要知道之前她不管到哪,都是众星捧月,比明星更像明星。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舞娘,接下来该怎么办?”男子见她发呆,忍不住问。

“还能怎么办?凉拌!”

秦宇笑道:“就说么定了,明天中午12点,潮氏海鲜自助,不见不散。”

终于,他和罗浩强敲定一家据说是沪上最贵的海鲜自助餐厅。

秦宇还想再强调一些细节,忽然意识到不对:“咦,人呢?”

罗浩强也回过神:“对啊,是不是时间到了散场了?”

陈晓蕾无奈的看着二人,特别是秦宇,一提到有好吃的,再重要的事都能被她抛之脑后。

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秦宇看向赵师傅:“老赵,你这也太狠了,一点生意都不给人家留。”

赵师傅无奈:“我也不知道啊,早知道应该少卖一两颗的,你看这事闹得。”

秦宇站起身:“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快走快走,晚了就走不了了。”

说完一溜烟朝门口走去,只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

一个十七八岁,容貌清秀的小姑娘拦在他面前:“先生这是要到哪里去?”

“当然回家了,没看其他人都走了吗,小孩子家家别拦路……

咦,你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秦宇脸色一变,因为他听出面前之人竟是舞台那位纷舞妖姬。

刚才对方主持时,不管语气还是动作,均成熟而有韵味。

所以秦宇下意识将其当成二三十岁的知性熟女,没想到……

纷舞妖姬娇笑道:“是不是很意外?”

秦宇:“的确有点,不得不说你的表现很到会,有当明星的潜质。

加油,只要再练练,成为一线当红巨星没有任何问题。”

说完想从对方旁边通过,却被纷舞妖姬伸开手臂拦住。

秦宇:“你想干什么?”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