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说明

在中国古典小说中,《红楼梦》是艺术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一部,同时也是版本最为复杂的一部。就目前能见者而言,十余种脂砚斋抄本加程伟元、高鹗的木活字排印本及后世的翻刻翻印本,版本总数在二十种以上。此《红楼梦》以程乙本为底本,而校以各脂砚斋本及各程本。参校较多的是脂砚斋己卯本、庚辰本、甲戌本和《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列宁格勒藏抄本石头记》及程甲本、王雪香评本。个别本子未曾寓目,利用了俞平伯《红楼梦八十回校本》及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

本书在校勘上,仍依程、高“广集核勘,准情酌理,补遗订讹”的路数,底本善者仍之,不善者核以诸本,择善而从,要在情理是否较协、前后是否接榫。例如茗烟的改名焙茗、宝玉的得号怡红公子,底本均有交代,仍之。又如柳五儿其人,在第六十回中首次登场,本欲借芳官之力入怡红院,后因“玫瑰露引出茯苓霜”而遭一夜监禁,其病愈重,又逢贾敬殡天,其事遂寝。脂本第七十七回中有柳五儿短命而死一节:“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调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然而在后四十回中,柳五儿之戏殊多,至第一百零九回,更有柳五儿的重头戏:“候芳魂五儿承错爱。”底本则无五儿死一节,前后一贯,从之。又如第二十二回,脂本有惜春灯谜,元、迎、探、惜四春俱全;而底本缺惜春,据补。脂本于惜春灯谜后有贾政一段沉思,作为“四春”灯谜的小结,亦初发贾政之悲,而底本无,据补。底本在“四春”灯谜后增加宝玉、宝钗两谜,并以庚辰本的宝钗一谜改属黛玉,庶几“四春”、宝、钗、黛无缺,仍之。又如第五十三回,叙乌进孝见贾珍:“贾珍命人拉起他来,笑说:‘你还硬朗?’乌进孝笑道:‘不瞒爷说,小的们走惯了,不来也闷的慌。他们可都不是愿意来见见天子脚下世面?……’”乌庄头之语答非所问。梦稿本则作:“乌进孝笑回:‘托爷的福,还能走得动。’贾珍道:‘你儿子也大了,该叫他走走也罢了。’乌进孝笑道:‘不瞒爷说,小的们……’”比底本多三十一字,而文意贯通,即据补。又如第六十三回:“注云:‘杏花陪一盏,座中同庚者陪一盏,同姓者陪一盏。’……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同辰”云云,有失关照。庚辰本于“同庚者陪一盏”后有“同辰者陪一盏”六字,据补。又如第六十九回:“贾琏道:‘竟是七日。因家叔家兄皆在外,小丧不敢久停。’”然前文并未言及“家兄”在外。庚辰本前有一段文字,叙贾珍出门,据补。

后四十回文字,程乙本优于程甲本者不少。如第九十二回,在冯紫英感叹“人世的荣枯,仕途的得失,终属难定”后,底本有一长段贾政关于“母珠”“聚散”的议论,正揭出题旨“玩母珠贾政参聚散”,程甲本无。又如程甲本第九十四回:“宝玉道:‘怎么没有?大前儿还到南安王府里听戏去了呢,便说那日丢的。’”程乙本“南安王”作“临安伯”,核以第九十三回,是。诸如此类,不及尽述。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