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洲

    青春,是一本装帧仓促、内容生涩的书。书页上的文字在摩挲而过的指尖上肆意变幻,绽放出瑰丽的色彩。

    城南中学在奉城很有名气,因为在校园中央有一棵相传是古代一位魁首亲手植下的参天古木,更因为在奉城各个学校中数一数二的升学率。古树静静地观望新生走进校园,再目送他们毕业离开,学生换了一届又一届,树始终站在那里,在自己的季节里抽芽展叶,然后叶败枝枯。

    初三新学期伊始,大家或多或少都发生了变化,不变的依旧是肖洛,还是那样瘦削的肩膀,还是那样骨节分明的手,以及一如既往的好成绩。在芦洲的记忆中,同桌肖洛一直是这样,冷漠的镜片下死灰般沉寂的眼神和让所有人都眼红的好成绩——品学兼优的苍白少年。

    中考的紧张气息随着二模成绩单扑面而至。她仰起头,看了看肖洛的成绩,很好找,第一名。而自己呢?芦洲弯下腰,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自己三位数的名次。

    芦洲不禁感到头痛,悄悄抱怨起命运之神的不公平,为什么给了肖洛一副天才头脑,却让自己之乎者也说不明,加减乘除算不清呢。

    担忧和抱怨只是一闪而过,就像芦洲总说自己是乐天派,她想着老妈犒劳自己的丰盛晚餐,美滋滋地走出了校门。

    总能找到把烦恼抛于脑后的理由,这就是芦洲对于幸福的定义。

    如果还有什么理由的话,大概就是她知道无论外面有多么暗,家里的灯一定是亮着的。

    老班

    老班靠在椅背上,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又是一届中考班,老班想,已经是第二十年了。她是一个执着的人,自从当年在心中种下当老师这颗小小的种子,老班一直在努力。备课、带班、职称、评优,她从一个青涩的大学生变成了成熟老练的模范教师。

    今年的这个毕业班也是一个难得的好班,被学校当做是为校争光的尖刀班级,同事们都羡慕她,但是她却一直惴惴不安。每个班级都会有那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学生来撑老师的门面,成为办公室的谈资,甚至会在毕业后作为优秀校友登上城南中学的陈列墙。这个班级也不例外,班级的第一名叫肖洛,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学生,不仅学习好,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钢琴王子,所有人都相信他的照片会成为这栋教学楼的一部分。但就是这样一个毫无瑕疵、完美得甚至有些不真实的男孩,眼中却总是带着冷漠与忧伤。

    眼神是不会骗人的,肖洛的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与年龄不符的神情被老班看得清清楚楚。老班十分好奇,这个孩子身上究竟有怎么样的故事?

    睁开眼睛,素净的白色校服在门外一闪而过,留下了心事重重的脚步声。一张苍白秀气的面孔浮现在眼前,老班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肖洛

    风在吹。

    天台上的少年面对强风,脸上受着剥离般的阵阵疼痛,他的手掌微微张开,风侵过手指变得像是枝桠下的阳光一样细碎,但是他依旧睁不开眼,看不到疾风中那颗孤立着的灵魂。

    少年转过身,背后缓缓飘落被撕碎成纸片的三模卷子。

    三模成绩新鲜出炉,毫无悬念,肖洛是第一名。但他似乎一点儿也不高兴,面无表情,脸色依旧惨白。

    他不快乐。

    因为他知道妈妈会拿来根本无从得知是真是假的“别人家的孩子”的成绩和他比较,然后用与她律师的职业十分符合的严谨,全面系统地论证他还不够好。“别人家的孩子”本来是他在别人家长口中的替身,现在又成了他的榜样。肖洛想着,脸上不禁浮出一丝笑容,不过那笑容是冷的。

    肖洛拼命挣扎,挥舞手臂,伸展腰腹,却被迫在父母创造的模具中逐渐僵化,一本正经,丧失灵魂。

    芦洲

    如果还能有一个人算作是肖洛的朋友的话,那就一定是同桌的芦洲了。虽然交流不多,但是足以让芦洲成为最了解肖洛内心想法的人。

    相较于肖洛,芦洲就要幸福许多。她的父母从不要求她多么优秀,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关心芦洲的学习。他们固然会围着错题转个不停,但是他们总是告诉芦洲不要有太大压力,不要过于追求超越自己的能力的高分数。这样气氛和睦的温馨家庭,不管是谁都是一心向往的吧。

    芦洲认为自己非常幸福,肖洛也认为她非常幸福。

    每当说到这些,肖洛的眼中总会流露出失落,芦洲知道他的苦楚,想要帮他却做不到。距离中考只剩下十五天了,芦洲发现肖洛变得更加沉默,无论课间抑或是午休都倚在连廊的栏杆上,托着腮,痴痴地望着天空。

    芦洲问肖洛在想什么,肖洛没有回答。

    风吹过沉默。

    良久,肖洛说,“芦洲,你听过紫藤萝的传说吗?”

    “相传紫藤萝的心中藏满恨与怨,她在庭院里受尽了折磨伤害。所以她发誓要逃离这个地方,要触摸每天仰望的天空,去那传说中没有痛苦和悲伤的天堂。”

    “后来呢?”

    “后来她遇到了树王。树王爱上了紫藤萝,愿意让她攀附在自己的身上,将手伸向天空。紫藤萝只能依靠树王才能触碰天堂,而树王只有拥有紫藤萝才有活下去的理由,他们相依相偎,紫藤萝一点一点地接近梦想。”

    “多么美好的故事啊!”

    “美好?”肖洛脸上浮现了捉摸不定的神情,“知道传说的结局吗?天堂对于紫藤萝来说终究还是遥不可及,所以藤萝决定离开树王,追求自己的梦想。但是树王不肯让她离开,所以紧紧抓住紫藤萝,最后与她一起坠入死亡之谷。一场大火吞噬了庭院,一切都变成了废墟,无论是树王,还是紫藤萝。”

    “你知道吗,我就是紫藤萝。”肖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天台。

    芦洲默然。

    她看到学校庭院中央的老树,那棵树是城南的骄傲,据说有着长达百年的历史,曾是众多名人合照的背景。树上缠着紫藤萝,紫色的花朵无精打采。芦洲觉得她应该为肖洛做些什么。

    她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老师,我想跟您说说肖洛的事。”

    肖洛

    每个人都有过梦想,有人的梦想,升入繁辉变成闪亮的星辰;有人的梦想随着时间的流逝被风沙掩埋,在记忆长河中不留丝毫痕迹。

    这一天放学,肖洛回到家中,发现爸爸妈妈还都没回来,桌子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和你爸爸出门办事,晚上晚些再回来,你在家认真写作业,回家我检查”。肖洛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他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抽屉的锁,从最深处拿出了半根琴弦。握着琴弦,肖洛陷入了回忆。

    肖洛也是有过梦想的。那时候他才10岁,父母决定让他学一件乐器。在他们反复争论后,说钢琴是高贵典雅的乐器,弹奏起来又有名家风范。小肖洛更喜欢吉他,抚摸着吉他,小肖洛仿佛看到了自己在悠哉游哉地弹唱民谣的样子。但是小肖洛的反抗毫无疑问是无效的。

    小肖洛偷偷地用攒了很久的零用钱买了一把小小的木吉他,他把它藏在书柜的后面。有一次他偷着练习的时候,爸爸发现了。肖洛苦苦哀求,向爸爸讲述自己弹唱民谣的梦想,试图说服爸爸支持他。但这一切都是白费努力,肖洛的爸爸毫不留情地折断了小吉他,并且警告肖洛再这样浪费时间就要揍他一顿。肖洛抢回来的只有那半根琴弦,他把琴弦藏在抽屉的最深处,祭奠他灰飞烟灭的小小梦想。

    后来,肖洛跟随老师练习钢琴。不得不承认肖洛是个天才,但是老师总认为他弹琴的时候缺少少年该有的活力。同学们说他是个风度翩翩的钢琴王子,他微微冷笑,对芦洲说他只不过是一具照谱按键的行尸走肉。他说,他真正喜欢的还是吉他,芦洲透过他的双眼仿佛看到了他那个被父亲亲手埋葬的梦想。

    死灰,但是还有余烬燃着微弱的光。

    老班

    再逢毕业季。

    中考过后,老师们的心情应当是轻松愉悦的,但是老班的心情却有些异样。在那天,当她听完芦洲讲述的肖洛的梦想破灭,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变为目光冷漠的少年的事后,老班哭了,哭得是那样伤心。她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那时的老班刚刚高中毕业,幸运地有机会成为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她的父母希望她能报一个工程类或是商科的专业,但是她却毅然决然地报了一所师范大学。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老师,教书育人。这个做法遭到了家人的全体反对,甚至以不提供学费为手段逼迫她改志愿,那时的老班“初生牛犊不怕虎”,靠着半工半读一个人扛下了四年的学费,毕业后跑到西北支教,直到父母最终无奈地让步才回到城市,来到城南中学当了一名老师。

    老班又把思绪拉回了现实生活中,她看着手里祝贺肖洛成为市状元的喜报,百感交加。她擦了擦眼泪,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对肖洛的父母做一个毕业后的家访。

    芦洲

    肖洛考上了省重点高中,芦洲和他的生活也没了什么交集。但是或多或少,芦洲会听消息灵通的同学们提到肖洛在高中的一些事。

    听说,肖洛在高中就像换了一个人,变得阳光开朗,不再忧郁憔悴。肖洛重拾儿时抛弃的吉他,组建了自己的社团,唱自己写的歌。

    还听说,肖洛的父母特别支持他,正在四处联络,想要为他和他的社团录唱片,出第一部专辑。

    芦洲走在路上,听着这些传闻,开心地想,这回肖洛这个家伙算是为自己而活了吧。好久不见,倒是十分想念他那张苍白的脸呢。

    “芦洲,假期去哪里玩啊?”

    芦洲回头一看,原来是同班同学佳怡。她苦笑着回答,“唉,还不是要补课。天气这么好,真是想离开这里好好玩一玩。”

    佳怡探过头来:“听说你以前那个同桌现在非常厉害呢!这个假期,他好像放弃了英国伊顿公学的交换生名额,然后只身一人去了西藏!”

    芦洲挑了挑眉毛。突然,她的手机一阵振动,有新简讯。

    “我现在正站在离天堂最近的地方。那天老班家访,不知道她对我爸妈说了什么,他们两个居然由着我组乐队。对了,老班在喜报的后面贴了一张便签,上面写了一句话,我想分享给你。‘不要忘记梦想,紫藤萝依靠自己也会触摸到天堂’,我们都不要放弃梦想啊!”

    是肖洛发来的。

    芦洲仰起头,望着天空,一片湛蓝。

    心怀梦想的紫藤萝终究会到达天堂,她想。

    “佳怡!我们一起去西藏怎么样?”

    “啊?芦洲你疯了?”

    芦洲微微一笑,霎时,阳光从天堂倾泻下来,撒满年少的心灵……

辽宁沈阳东北育才学校高三毕业生 刘天宇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