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察院这边,因为案子还没经刑部审理,胡潇先按规矩着人将状子抄送了一份去刑部,然后再安排人带领李家兄弟在录供上签字画押,自己则拿着写好的折子进了宫。

    皇帝看完之后静默了半晌,抬头时什么脸色就不说了,折子放下时他道:“先审,传旨刑部,眼下就审!审完之后卷宗呈给朕过目。”

    胡潇跟在皇帝身边一辈子了,有了这句话,简直连直谏的力气都省了下来。

    太监传旨到刑部,不到半个时辰,刑部尚书刑部侍郎所有人便已都就位。

    付瑛到达都察院扑了个空,听说已经转移到刑部,不加思索又往刑部赶来!

    刑部这边都火速开堂了,自然得传周毅到场,此事因为俞家而起,俞歆也不能独善其身。

    俞家这边,陆瞻被俞歆留着喝了茶,又谈了会儿话,见火候差不多,便准备告辞。

    刚放了茶盏,家丁就来凑耳来通报了,俞歆一手没稳住,袖子带翻一杯茶,哐啷掉在了地上!

    “俞大人这是?”

    俞歆脸上不知做何表情,面肌颤了几颤:“李家把周毅告到了都察院胡大人手上,方才胡大人已带人去了都察院做了录供,并且还拿着折子进宫去了。如今刑部开堂,正传俞某人过去。”

    陆瞻听到这里,煞时也坐着不能动弹!跟萧臻山交换了个眼神,他问道:“李家怎么会突然告状?他们怎么会有胡潇这边的渠道?”

    这事儿实在太巧了,陆瞻前脚过来敲打完,后脚周毅这边就出事了,告的还偏偏是从前服侍过帝后的胡家那儿,这不明摆着陆瞻也沾上了嫌疑吗?陆瞻哪里还松快得起来?

    俞歆方才之所以把情况和盘托出,为的就是看是不是陆瞻下的手,如今看他这模样不像装出来的,便面色稍缓,说道:“我也还不清楚,不过眼下也必得去走上一趟。”

    陆瞻起身:“我陪大人去!”

    俞歆正疑心他,听他这么说,自然不会推辞。

    陆瞻料定李家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背景和魄力,有的话早就干了,那就必然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此人究竟又是什么人呢?斧底抽薪玩的这样溜,竟把他都给绕进去了!

    意外是意外,但他又觉出来异样的趣味,这江山是陆家的江山,这朝堂是陆家的朝堂,皇帝圣明治国,结果底下人却背着他这么乱来,于世道当然不好。他当然也不会乐见。

    但他却苦于还没有经营起来关系网,未能指派合适的人来干这件事,在不能直接出面的情况下,以致于他都只能迂回敲打俞家。

    如今这人竟直接捅到了胡潇那儿,由胡潇去捅给皇帝,皇帝亲自下旨查办,那还有什么比这更利落的?

    提出跟随俞歆前去刑部,纵然是要自证清白消除误会,但这并不是什么棘手的事情,因为胡潇必然知道告状的人这人是谁,只要到时候他站出来指证,这冤情便不难洗。俞家也没道理怨到他头上,他更想知道的,是指点李家的这人到底是谁?

    刑部这边已经开堂,刑部尚书主审,大理寺也来了人,正在审李家兄弟。

    并同时又有人前往南城那边调查取证。

    宋湘则先留在堂外待传。

    陆瞻在半路就看到不少捕快了,到了衙门,与俞歆进了公堂,只见周毅还没来,堂中只有李家的人。

    俞歆进场先跟诸位抱了拳,然后就来到胡潇身边打听案情,胡潇并没有说话,只指着椅子让他坐。而后跟陆瞻拱了拱手,也让人搬来椅子给他。

    陆瞻对这案子已经了然于心,一面关注细节,一面四下张望看那指点李家的人,却并没有看到什么有来头的人。一时也纳闷,难不成是胡潇自己听到了风声?

    付瑛不知道吴肃那边情况,到了刑部,一时无法进门,便只好在门口等待。

    一会儿街头又有马蹄响,这响声到了跟前,又有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他回头看去,只见后方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是怒意满面的周毅,还有一个是被他揪着的冠服不整同样也怒意冲冲的六科给事中吴肃!他俩身后还跟着衙役,一看就是被刑部传过来受审的!

    “二位大人!”

    付瑛连忙施礼。

    吴肃看到他,立刻跳起来:“哪!他就是正主!人就在这儿,你问问他,我到底是不是受他所托来找你的!我是不是不知道你跟李家的事儿?!”

    周毅看向付瑛,撒了吴肃,双目一瞪,当即就冲过来!

    衙役连忙阻止,但付瑛也还是被逼退了好几步,素日风度翩翩的少年才俊,瞬间狼狈起来!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暗算老子?”

    恼羞成怒的周毅朝着付瑛怒吼。

    付瑛少年得志,以往傲气甚高,处处讲究个体面,何曾像如今这般丢过脸?而且居然是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吴肃这样往日和和气气的前辈,此刻为了自保,撕破脸皮将祸水引向他,竟是何等的狰狞!……

    “周大人,公堂里诸位大人都等着呢,俞侍郎也在了,您还是快走吧!”

    衙役等着交差,催着周毅进内去。

    周毅狠瞪了付瑛一眼,整了整冠带进去了。

    吴肃生怕他再拿自己出气当庭告状,慌忙也跟着跨了门。

    付瑛听说俞歆已经到场,更加不想错过探知这人了,也一路跟随在他们身后!

    如此公堂里便济济一堂。

    坐在公案之下的陆瞻看到付瑛,旋即顿住。付瑛视线落到他身上,也是一怔……他看向他旁侧的萧臻山,还有端坐着的胡潇,心头的疑惑渐渐就有了方向——

    陆潇是皇帝的人,而胡夫人则又是皇后的人,眼下陆瞻与胡潇都在此,那么,李家背后这个人,莫非就是陆瞻?!

    付瑛怔怔立在人群末尾望着陆瞻,一时五味杂陈。

    在来之前他委实是怀揣着忿意的,但此刻想到了这个可能,这腔郁忿却全都堵在了心头!

    周毅他尚且得罪不起,难道还得罪得起陆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