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推荐一部言情风格小说《驸马,不用苟了!》,这是八爪鱼写的一部很经典的小说作品,总体评价不错,最为吸引人的当属凤轻彤祁曜经历的故事和本身的个性,小说内容:王府没落,皇家逼迫。她是三郡主,“莽就完事了!”他是锦衣卫,“苟着才能活!”阵营不同的两个人,产生了奇妙的爱情。她,人前人后精神小妞:嚣张跋扈、横冲直撞。他,人前人后两幅面孔:官场能人、情场菜鸡。她,敲诈太子、套路尚书、挑衅权臣,无人脸皮厚过她。他,帮她敲诈、帮她套路、帮她挑衅,还要装作不认识。皇子夺嫡,朝堂争斗,摇身一变为长公主的她:“驸马,你别苟着了!”…

精选章节

“你浑说!”赵康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还欲反驳:“我确是奉了太子……”

“打!”

一声令下,早就憋屈了半天的护卫再不客气,棍棒不要钱地朝这起子混蛋招呼过去,看他们还敢不敢在府中撒野!

院内立刻响起鬼哭狼嚎的痛呼声,赵康的人被打得嗷嗷叫。

“啊呀,疼!凤轻彤,你大胆!竟敢抗旨不遵!”

赵康一边后悔没带会武的护卫,一边想往院外退,却被打得根本辨不清方向了。

“轻彤……”凤淑彤担忧地拉住凤轻彤的袖子,三妹自小顽劣成性,若是下手没个轻重,再徒惹事端……

凤轻彤给了大姐安慰的眼神,示意她别慌。

“你才大胆!”凤轻彤冷笑一声,指着赵康怒斥:

“我太子哥哥是何等人中龙凤,怎会在幼弟新丧尽孝之际,提出迁居太子府的旨意?此等不忠不孝行径,你还敢说是‘太子旨意’?”

赵康被说得一噎,连呼痛都忘记了。

是,太子本意是为试探穆王府深浅。若能把凤玖软禁在太子府,他自然可以说奉太子之命,全了兄弟之谊。

可现在凤轻彤“不忠不孝”这么大一顶帽子口上来,太子怎会认下?

自然是他赵康顶缸。

“假传太子旨意为罪一,陷皇家于不忠不孝之地为罪二!擅闯灵堂不敬先辈,此为罪三!给本郡主狠狠地打!打残了我自会向皇伯父请罪!”

前世,赵康打着太子的由头带走了凤玖。凤玖体弱,住在太子府不足半年便感染风寒去世。

如今想来,这其中未必没有太子的手笔。

重来一世,凤轻彤绝不让穆王府的唯一的男丁血脉流落在外。

她的弟弟,必须留在穆王府。

“该!”饶是端庄贤淑的凤淑彤,此刻见赵康挨打亦十分解气,忍不住叫好。

望向三妹,凤淑彤眼底满是欣慰。

这王府,终是有人撑起来了。

“三郡主饶命!是在下的错!是在下的错!”

形势比人强,赵康不敌,只能低头认错。

“知错便好。”凤轻彤挥手,管家令护卫停手,整齐列队。

凤轻彤双手抱臂,清冽的凤眸眨了眨,一副等着赵康正式认错的样子,着实气人。

赵康眼底划过羞恼,鞠躬认错:“是在下假传太子旨意,本想照拂穆王府一二,倒是好心办了错事,还望三郡主海涵。”

“穆王府乃皇家正统血脉,自有皇家照拂,赵公子何必多管闲事。”

凤轻彤声音不大,冷眸满是挑衅:“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康又羞又恼:“三郡主教训得是。”

他带人欲走,管家和护卫仍堵在院门口,赵康气愤回头,“三郡主,在下已经道歉认错,这是何意?”

“上香。”

朱唇微启,凤家人齐齐让开一个位置,直通穆王及王妃灵柩。

“扰先人清净,赵康,你本罪该万死。念我父王母妃皆是宽厚之人,磕三个响头,滚蛋!”

赵康一行磕了头、灰溜溜地离开穆王府,全王府上下大快人心。

“三姐!”幼弟凤玖一双小眼睛亮晶晶地,崇拜地望着凤轻彤,“你刚才好厉害!”话音刚落,凤玖便再度咳嗽起来。

凤轻彤心疼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别在外间吹风了,回院去吧。”

前世,弟弟至死她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如今重生,她定亲自看护,让弟弟一生顺遂。

不到十岁的小少年摇摇头,“弟弟想为父王母妃守灵。”

“别浑说!你的身子哪里能守灵?去上一炷香,赶紧回去歇着!”凤淑彤红了眼眶:“王府……可再承受不住失去任何了。”

这番话,说得凤家人都红了眼。

“……是,小玖听大姐的。”

幼弟回了后院,姐妹二人在院中说话。

“此番得罪了永庆侯府,那赵康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凤淑彤轻叹一声。

父王母妃皆已离世,弟弟年幼,穆王府倒像是一块肥肉,任谁都想来撕咬一口。

“大姐莫怕,有我在,穆王府绝不会任人轻贱。”

凤轻彤眸底满是寒光,不管为什么重生,既然上天给了她机会,她便要改天换命,护穆王府满门荣光!

“好,好,你是个顶事的……”凤淑彤再度红了眼眶。

三妹素来顽劣,不知让父王母妃操了多少心。想不到,如今王府式微,反而是三妹出手,保全了王府,护住了弟弟。

是她没用。

凤轻彤摇摇头,握住大姐的手,“府中诸事还需要大姐费心,二姐醒过来了吗?”

“熙彤才哭晕过去……”

“二姐娇气些,等她醒了,帮大姐操持丧事。”

凤轻彤低声安慰:“咱们穆王府齐心协力,定能挺过这一关。”

“是,定能挺过去的。”凤淑彤擦了眼泪,坚强地道。

凤轻彤来到灵堂,朝父母叩拜磕头,上了三炷香。

父王,女儿迟来一步,未能挽留母妃性命。望您二人在天有灵,护我此行顺利!

凤轻彤挺直了脊背,眉宇间刚毅果敢,她上前两步,举起父亲的灵位擦了擦。

“父王,原谅女儿不敬,得用您一用了。”

“三妹……”凤淑彤诧异地望着凤轻彤恭敬地举着牌位离开灵堂。

举先人灵位,乃是忤逆之举啊!

“轻彤,你要做什么?”

“我出门一趟。”凤轻彤语气从容,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

“玲珑,跟上。”

“是!”

目送三妹离开小院,仿佛知道了三妹所图何事,凤淑彤再度红了眼眶。

轻彤,定要平安归来啊!

凤轻彤一边往宫门方向走,一边理清纷乱的思绪。

她已然接受了重生回到一年前的事实。

前世如今天这般,父王暴毙、母妃绝望自尽,赵康以太子名义软禁弟弟,当今圣上不颁谥号、不袭承王位,竟是让穆王府变成了一个空壳子。

这一整年,穆王府遭尽冷眼、尝遍世态炎凉,家中人竟没有一个得以善终!

法场满门抄斩,凤轻彤绝望嘶吼,老天无眼,让王府蒙冤,竟不得善终!

满目的血红沾染了凤眸,凤轻彤脚步一顿,深吸一口气,紧握着父王的牌位,仿佛能给她力量。

父王,母妃。女儿发誓,一定会将仇人欠下的血债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凤眸望向不远处的宫门,眼底划过一道精光。

首先,就把狗皇帝欠的谥号王位,讨回来吧!

《驸马,不用苟了!》 第1章 在线阅读

“三小姐还没醒吗?”

“王爷和王妃薨逝,三小姐定是伤心极了……”

耳畔絮絮叨叨的说话声,扰得凤轻彤头疼。她秀眉微蹙,缓缓睁开凤眸。

嗜血不甘的冷眸夹杂着滔天恨意,在见到床畔胖嘟嘟的丫鬟时骤然一紧,“玲珑?!”

“三小姐你可醒了!!”小丫鬟嘴边还沾着酥皮儿,脸上的泪珠子都没擦干净,一把扑住了凤轻彤,压得她险些喘不过气:

感受着小姑娘不轻的分量,凤轻彤掩去眸底的不可置信。

不该啊!穆王府满门抄斩,她和玲珑怎么会独活?

“我这是在哪儿?”

“小姐您糊涂了吗?王爷王妃薨逝,您在灵堂前哭得伤心晕了过去,足足躺了三四个时辰呢!”

玲珑极有眼色,隐去了她大闹灵堂的事没提,三两句话便概括了前因后果。

凤轻彤浑身一颤,纤瘦的身形竟有些风雨飘摇。

父王和母妃薨逝一年了,怎么又重新办起了丧事?

她下意识地摸向脖颈,记忆的最后,是她被架在法场上,斩首示众。

若真是重生回到了一年前……

父王母妃薨逝后,她一时接受不了,哀悸之下大闹灵堂,要不是哭晕了过去,大姐根本制不住她。

等她醒来,宝萝就禀告赵康强行带走了弟弟凤玖。

会按照前世的轨迹发生吗?

凤轻彤柳眉紧蹙,神色变了又变:“宝萝呢?”

“她去给小姐煎药了。”

见主子神色不对,玲珑适时开口劝阻:“三小姐节哀啊!再不能大闹灵堂惊扰先人清净……”

“三小姐,永庆侯府上的赵康公子冲进后院来了,说要‘请’小王爷迁居太子府!”

急促的声音打断了玲珑的话,从门外冲进来一个身形瘦小的童颜少女,脆生脆气地问:“奴婢过去帮忙吧?”

别看宝萝身形瘦小,可是个会武的。

“赵康?”

凤轻彤神色大变,竟然真的发生了!

“这起子混人,教训他们带上我!”玲珑愤怒地捋起袖子,却因为太胖卡在了小臂就卷不上去了。

“来得好。”凤轻彤从床上坐起来,脊背笔挺、傲骨天成,眉宇间的刚毅如同出鞘的利刃,席卷而来。

“扶本郡主去看看,谁敢在父王母妃的灵堂前撒野。”

虽然不知为什么会有重生的奇遇,但既然死而复生,她凤轻彤便绝不会让宵小之徒轻贱了穆王府!

宝萝和玲珑双眼一亮,忙不迭应是!

一行三人走到院门前,凤轻彤瞟向两个丫鬟:“你们去准备一袋子面粉。”

“要面粉干啥?”宝萝一脸不解。

“是,小姐。”玲珑领命,伸出胖嘟嘟的手,拉着一脸不解的宝萝去后厨。

“真笨,当然是给赵康的见面礼了!”想到自家小姐的顽劣属性,玲珑嘿嘿一笑。

宝萝恍然,指了指玲珑的嘴角:“酥皮。”

“……”玲珑赶紧抹了一把嘴。

凤轻彤望向不远处的灵堂,漂亮的丹凤眼微眯,眼尾挑衅地讥诮着,不带丝毫笑意。

灵堂前,二十岁出头的赵康一脸不耐烦地转动着手里的两个狮子头,阴霾的视线盯着挡路的少女:“大郡主,太子殿下好心想要照拂凤四少爷,您拦着我办差是何道理?”

他身后,几个家丁抬着一个小胖墩儿。

因着迎了风,小胖墩儿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他浑身浮肿不堪,连双眼都被挤成一道缝隙,偶尔传来几声咳嗽。

小胖子正是穆王府唯一的男丁血脉,凤家四子凤玖。

穆王府大小姐凤淑彤强自镇定地攥紧了手,一双美眸却担忧地瞟向赵康身后的小胖墩儿。

“太子心意穆王府心领了。我弟弟身子孱弱吹不得风。还请赵公子将人送回去。”

不愿在外人面前失了风度,凤淑彤努力让声音变得平和。

“穆王府如今是多事之秋,太子挂心堂弟,接去照拂一二,也无可厚非嘛!”赵康一笑,嘴角深刻的法令纹更是透出几分不怀好意。

什么照拂一二,分明是要将弟弟扣下当人质!

宽大的衣袖下,指甲已然陷进了肉里,凤淑彤沉声道:“我不同意!赵公子,请将我弟弟送回房中!”

赵康笑了笑:“大郡主,特殊时期,在下只好用些特殊手段了。”

他给了属下一个眼神,其中一个壮实家丁一把将凤淑彤推搡开来,她受不住力道,猝不及防摔倒在地。

“大姐!”凤玖刚一开口,就呛着了风,不断地咳嗽着,揪痛了凤淑彤的心!

“小玖!”凤淑彤惊呼一声,顾不得痛,便爬起来冲向凤玖!

她一定要护住弟弟!

那家丁毫不顾忌凤淑彤的郡主身份,竟是再度将人推搡在地!

“本郡主要向皇伯父告御状!你竟敢让下人羞辱穆王府!”凤淑彤羞愤欲绝。

真是世态炎凉,连一个家丁都敢跟郡主动手了!

赵康冷哼一声,谁人不知,当今圣上视穆王府为眼中钉、肉中刺,怎会问罪?

管家带着府上护卫候在一旁,气愤得攥紧了拳头。碍于赵康身份,没有主子下令,他不敢贸然行动。

突然,一盆面粉冲天而下,直直冲着赵康的人撒去!

管家机灵,即刻带领护卫退避开来。

“什么东西,啊!我的眼睛!”

“咳咳咳……”

“呸呸呸!”

抬凤玖的人哪里还顾得上他,竟是齐齐地撒了手!

凤淑彤吓得倒吸一口气,岂料两道灵活的身影,一个冲向凤玖把人托起抱走,另一个拽住凤淑彤的胳膊将人带离,齐齐退进了灵堂。

二人定睛一看,救人的,竟是凤轻彤身边的两个大丫鬟,玲珑和宝萝。

圆墩墩的凤玖双眼一亮,脆生生地喊道:“三姐!”

凤轻彤护住弟弟,却眯眼瞧着赵康的人狼狈逃窜,“没受伤吧?”口吻里是掩饰不住的紧张关怀。

“没有!”

“阿嚏!阿嚏,呸呸!”赵康没能幸免,他一边擦脸一边抬头,发现一身孝服的凤家人,干净整齐地站在灵堂檐下,只余他的人在院内“享受”着漫天面粉的土气。

好一个顽劣的凤三郡主!

“凤轻彤,你干什么?!”赵康指着凤轻彤怒吼。

“赵康,你这么大阵仗闯进来,是来给我父王母妃上香的么?”

凤轻彤傲骨天成,凤眸张扬,那轻挑的眼尾带着几分轻蔑,似在讥诮赵康的愚蠢。

被质问的赵康一怔,即刻不耐地道:“我奉太子旨意接凤玖少爷入太子府。你们想抗旨不成?”

太子旨意?真是可笑!

“管家,将这个假传太子旨意的混账东西打出去!”

凤轻彤说翻脸就翻脸,丝毫不给征兆。

“是!”

12345678910

原创文章,作者:八爪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jcxb.com/kan/99110/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