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在唐朝做捡史 > 第004章 张易之第004章 张易之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热门推荐:明天下 铁血强国 神话版三国 天唐锦绣 带着仓库到大明 宰执天下 红楼春 抗日之铁血兵王 唐朝贵公子 极品家丁 交锋 重生之战神吕布 官居一品     正如你所想的,这位俊美的青年乃是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人称张五郎。

    薛怀义死后君王寂寞,太平公主这个贴心小棉袄立刻就给老娘送去了张昌宗。张昌宗举贤不避亲,又把哥哥张易之送到武则天的床头。

    张易之不仅容貌俊美擅长音律,为人也是知情识趣,床第间还有那么两下子,兄弟二人入宫三年,圣宠不衰反而见长,勋贵重臣都要讨好巴结。

    张易之年轻精壮,除了勤于王命还时常至凤来楼修身练性,消遣的同时也为磨练技艺。

    张易之扭头看看丽娘,“二者一样重要,不然我与控鹤监那些涂脂抹粉只会吞虎狼之药的废物有什么区别……丽娘手里拿的什么?”

    丽娘将手藏到身后,“没什么,一卷春宫画罢了。”

    她越是藏着张易之就越是好奇,“拿来给我瞧瞧!”

    “五郎可得还给奴家。”丽娘将画卷递了过去,脸上还有几分的不情愿。

    张易之伸手接过,“等我看过再说!”

    他缓缓打开画卷,长眉微微一皱,“我见过的春宫图车载斗量,此种画风还是头一次见……嗯,有趣!是出自谁手……”

    张易之下意识的看向印鉴,“阎立本?不可能!我记得他已经离世二十多年了。”

    丽娘笑道:“这枚印是高宗皇帝所赐做不了假的,多半是他的遗作。”

    “呵呵……丽娘当我眼瞎不成,这明明是新纸新墨,画了可能还不到一个时辰,丽娘老实交代究竟是谁的手笔。”

    丽娘笑道:“告诉五郎也无妨,这此画出自阎维之手。”

    “阎维是谁?”

    “五郎好差的记性,前几日五郎还让人打了他。”

    张易之恍然大悟,“就是那日吵吵嚷嚷搅扰我吹奏的混账,什么来头?”

    丽娘微微摇头,“没什么来头,其父生前就是个八品小官,如今阎家都没落了,他不过是个靠卖家产过活的破落户。”

    “哦,这画赠我了。”张易之说着就将画卷了起来塞进袖子里。

    丽娘似是被抢了心头肉,伸手抓住张易之的胳膊,“五郎空口白牙的就要拿走,可知道这画值多少钱?”

    “又不是阎立本的真迹,能值多少?”

    “阎立本的手笔是来画帝后的,永徽年间寻常人求他作画多则上万少则数千。即便这卷画不是他的真迹,凭着这一方真印奴家自有本事卖上六七百贯。”

    张易之嗤笑一声,“没看出来,丽娘竟这般贪财,你在凤来楼不少吃用花销要那么些钱做什么。”

    “呵,五郎说笑了。五郎从前虽不是大富大贵,可也是衣食无忧,又何苦攀附攀龙附凤呢?”

    张氏兄弟并非是小门小户,乃出自中山张氏,虽不及五姓七望那种豪门世家,可也是正儿八经的官宦子弟,他的叔祖张行成贞观年间还当过一阵宰相。

    张易之原本也有个小小的官职在身,自从做了武则天的面首便真正显贵起来,皇室宗亲也争相为他牵马执镫。

    丽娘哀叹一声,“奴家不过是个苦命女子,嫁不得如意郎君又无儿女依靠,见多了世态炎凉心知这世上唯有钱财最靠得住。五郎得了圣人无数赏赐,每日收到的礼品都来不及拆封验看,又何吝几百贯钱?”

    “哈哈……”张易之大笑一声,“先前是我失言了,丽娘莫要见怪,回头便让人送一千贯给你!”

    张易之说着就去揽丽娘的身子,丽娘双手挡在身前,“五郎要做什么?”

    “我看了这卷‘凤舞九天’有所斩获,准备和丽娘切磋一下。”

    他说着手掌已从丽娘的后背滑向腰臀,同时勾勒出一道曼妙的曲线。

    丽娘推着张易之的胸口啐道:“奴家年长色衰,五郎自去寻那些青春年少的。”

    “圣人年近古稀我也能殷勤侍候,怎会嫌弃丽娘!”

    “你这话大不敬,当心奴家往铜匦投书告你的叼状!”

    张易之佯怒道:“某这就将你斩于马下,看你如何告状!”他说着将丽娘横抱起来,转身进了罗帐……

    有钱进账张不二比阎维还要高兴些,一个金饼子捧在手里一路上不知道咬了多少回,满满的都是牙印。

    “阿郎每日作上一卷画,一年下来家中岂不是要进账十万,足够一辈子吃用了。”

    “你想什么呢,我若是每日作上一卷就不值钱了。你何曾见过祖父的画满大街都是,咱们卖画攒些本钱做些旁的营生。”

    从南市经过的时候两人买了口铁锅,阎维又找了个酒楼准备尝尝美食,可是看了墙上挂着的菜单就没多大胃口,不是蒸肉就是炖肉,端出来粉白一大块,实在勾不起食欲。

    这年头不是没有工艺繁复制作精致的菜肴,可那都是王公贵胄享用的,对普通百姓来说炖羊肉的时候放两勺胡椒就是上好的美食了。

    酒水也如同米汤一样浑浊不堪,还有一颗颗绿莹莹的漂浮物,应该就是诗提到的中的“绿蚁酒”了。阎维只喝了一口就吐出来了,只因酸涩的口感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

    阎维愤怒的质问跑堂的伙计是不是拿变质的酒糊弄人,伙计却拍着胸脯保证前天才往酒缸里撒生石灰绝对不会变质。

    生石灰?阎维实在难以想象此时的酒是什么样的酿造工艺,心下不禁对李白生了几分同情,这么难喝的酒他还要喝一斗那么多。

    两人胡乱的填饱肚子就回了章善坊,刚进坊门就见胡三从坊丁值守门房里出来,“阎公子你可回来了,小人等你半天了!”

    张不二晃了晃铁锅摆里满满的铜钱,“金饼子俺们已经破了,你可别想讨回去!”

    “别误会,我不是来找讨钱的反而是来送钱的,请阎公子到一旁说话!”

    三人到了偏僻处,胡三立刻递上一个布包,“丽娘说阎公子绘制的那卷画已经出手了,共得钱六百贯,丽娘抽了一百贯,剩下的给公子送来。”

    “这么快就出手了?”阎维接过包袱数了数里面的金银饼子,“这数目不对?”

    胡三笑道:“丽娘说多出来的是给公子的定钱,请公子再绘三卷画。”

    “好说,你三日后来章善坊取画就成。辛苦你跑这一趟,不二给胡三一贯钱,让他买酒喝。”

    “阿郎,这厮打过你给他赏钱作甚!俺看揍他一顿正好!”

    胡三忙赔罪道:“那日小人也是听令行事,公子万万不能怨我啊,赏钱也不必了,小人这就告辞了。”

    胡三走了,阎维才对张不二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还指望他给咱们跑腿办事哩!”

最新网址:www.biquwx.l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