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恶贵妃,我要怎么努力才能在狗皇帝的后宫活下去?

争宠,夺权?谢邀,我还是躺平吧……

不过有一说一,狗皇帝的老婆们,真香!

月黑风高夜。

御花园中的小池塘边传来一阵扑通声,我捂着额头,无数的星星在头上打转。

「晚贵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我家贵妃娘娘!」穿着淡绿衣裳,宫女打扮的女子叉着腰满脸不屑地训斥着地上的一主一仆。

我靠在假山处,努力消化着刚得来的陌生且又熟悉的记忆。

没错,身为 996 社畜的我好不容易迎来一个假期,本该在家里躺平睡大觉的,我居然穿越了。

不!准确地说是穿到一本名为「我为宫狂」的宫斗小说中,还悲催地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恶毒女配。

《我为宫狂》这本小说当初可是火遍全网,火的理由当然不是因为写得有多好,而是因为里面各种混乱的等级制度,以及槽多无口的设定和剧情。

当然,还有里面的女角色被作者写得香艳至极,但狗皇帝却将她们利用了个彻底,来巩固他的江山。在她们失去利用价值后,又被他打入冷宫,孤独终老。

直到女主进宫,方才使得男主有了那么一丝人味。

所以啊,真不愧是狗皇帝。

我叹了一口气,看着丫鬟教训地上柔弱无助的美人……

忍不住想吟诗一首,「天苍苍,野茫茫,谁家娇妻守空房,守空房啊守空房,你有需要我帮忙,我帮忙啊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王!」

这般想着,我的泪水忍不住从嘴边流了下来。

等等!

场景怎么这么熟悉?

没记错,自作主张的宫女为替原主伸张,命人将女主沉塘,而关键时刻北冥夜赶到,为了彰显保护欲,炮灰女配和这丫鬟全剧终!

当初看到这里我就想吐槽,好说歹说我原身也是个贵妃啊,就因为罚女主就被狗皇帝弄死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呢,狗皇帝你没有心——

不过现在不是吐槽狗皇帝的时候,只是刚来就得死,这能忍?

毕竟我好歹也是穿越者,在别的文里怎么着也是大女主级别的待遇,炮灰?不存在的——

这么想着,我手底下的小宫女正尽心尽力地扮演着脑残炮灰的角色,简直不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Big 狗胆啊!

「今日我就替我家贵妃娘娘好好教训你一下!来人,给我把她们二人沉塘!」

随着炮灰台词念完,我能听到周围有脚步声往这边赶。

哦豁,玩完,这波来的绝对是狗皇帝——

「贵人,都是奴婢不好连累你了。」跟着林晚的宫女眼眶红润,紧紧地拉着林晚的手。

啊,故乡的百合花又开了吗?

磕到了,磕到了——

林晚眸子微眯,冷冷地看向我的方向,她将丫鬟护在身后,「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贵人……」小宫女嘤嘤地哭起来,显得十分弱小,可怜又无助。

「好一个主仆情深。」我的宫女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是心肌梗死的感觉。

看看人家的宫女神助攻,再看看我家的宫女猪队友,这差距——

简直令人痛心疾首!

林晚听到宫女的阴阳怪气,怯生生地抬起头瞅了我们一眼。这一眼,让我突然觉得我好混账,怎么能对这么柔弱美丽的小白花下狠手呢?

怪不得狗皇帝会对林晚情根深种,爱得死去活来,这么娇滴滴的小美人在身边谁能不爱?谁能拒绝?

此时应该高呼,颜值即正义呀!

宫女眼见着事态越来越不对,赶紧暗示其他人把林晚往池子里丢。

这是嫌我死得不够快——

「住手!」我见状顾不得那种眩晕的感觉,大步上前将按住林晚的人拉开。

转过身,对着林晚霸气外露地命令道:「我都没死,你们不许死!」

话落,我几乎能看到所有人满脸都是问号。

宫女随即反应过来,她大概是觉得我一定是撞坏脑子了,居然敌友不分。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她继续犯傻。

「贵妃娘娘,刚才就是这位晚贵人撞的你,你看看这额头都肿了,这些小事就交给奴婢吧。」宫女对着我阴恻恻地笑,「奴婢绝对会让她们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还等什么,赶紧送贵妃娘娘回宫。」宫女对带来的侍卫吩咐。

我:???

当我打出这问号的时候,不是我有问题,而是我觉得你有问题!

她看了眼林晚主仆二人,「把她们给沉了!」

真是霸气侧漏啊,有这气魄,做我的宫女可真是委屈你了——

眼看着北冥夜的人马上就要到来,可这宫女还在瞎指挥着。

我算是明白原主为什么会惨死了,有一大部分就是这个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宫女导致的。

「啪」只听一记格外响亮的耳光声。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朝我们看过来。

我捂着疼得发麻的右手掌,眼里蓄满了泪花。

失策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应该让别人来打啊。

「好啊你们,一个个都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怎么着,本宫已经没用到需要一个宫女来发号施令的地步了?」

北冥夜带着人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不远处,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月色下,俊美得不染凡尘的脸,剑眉微拧,好看且深邃的眼眸带着一抹深思。

哪怕北冥夜没出现,我也能感受到那种王霸之气。

「贵妃娘娘,你是不是打错人了?奴婢是您的人啊。」月儿捂着红肿的脸颊,话说到一半眼泪就哗哗的落下。

我低头吹着正疼得火辣辣的掌心,头也不抬地冷声哼道:「好一个阳奉阴违的奴婢!本宫打的就是你!」

月儿有些懵了,「贵妃娘娘,奴婢这也是奉了您……」

「住口!」我冷喝一声。

这宫女只怕是被人收买了吧?不然怎么会如此尽心尽力地想要害死我。

明明北冥夜没有靠近,我却能感受到他那不怀好意的目光。

啊——要死了,要死了!

「来人,将月儿给本宫关起来严加看管!」

处置完这些后,我这才转过身瞥了眼林晚,拿出我私下里练习多时的猫步,款款走过去。

我垂眸看着她,突然拉起她的手,低声询问,「晚妹妹,你没事吧?」

女主那柔弱无骨的手放到我掌心的瞬间,我心里的土拨鼠狂叫。

啊啊啊啊啊,真的好软好白,还有点肉乎乎的。

以免被她发现我老色批的本质,我尽可能地找了个话题岔开她的注意力。

「都是本宫的丫鬟不好,害晚妹妹受惊了。」

不得不说,这林晚长得还真是小白花,让人一看就想有一种保护欲的女孩子!

这么香香软软的女孩子,怎么就便宜了狗皇帝了呢?

林晚眉头微皱,很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一出。

「误会?」林晚冷冷地看着我,还带着几分敌意,虽然我刚才及时阻止了这一行为,可她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嗯嗯!误会!」我连忙点着头,满脸真诚地回道。

「晚妹妹,你刚才也看到了,这宫女是有多嚣张,本宫也差点被她给架回去了。」

我做出一副小白花的模样,哀叹着用人不淑。

「晚妹妹若是觉得不解气要打要罚,我绝无怨言。」

好家伙,这可是女主,连刀都提不起来的女主,打人也打不疼。

林晚浑身一僵,不明白我为何突然示好,她咬着唇瓣,脸色涨得通红,「臣妾……没事。」

「晚贵人,可算是找到你了……」

几个侍卫往这边走来,在他们身后跟着一个男子。

斯!

我倒吸一口气,难怪狗皇帝能坐稳男主的位置,这颜值真的太可了!

都说秀色可餐,我觉得我能对着他的脸吃两大碗。

怪不得原主会为了这么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

他哪怕在那儿一站都有种让人忍不住跪拜的冲动,当初原主正是因此才执着于「男主虐她千百遍,她待男主如初恋」。

所以说,这故事告诉我们,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北冥夜往这边缓缓而来,他眸子微眯,当看到我时紧皱得眉头诡异地舒展几分。

「苏贵妃,你与晚儿在这儿做些什么?」

我心里倒吸一口气,来了来了,狗皇帝来兴师问罪了!

面对北冥夜的灵魂拷问,我满是无辜地眨眨眼,抬头望向星空。

「皇上,你看今夜的月亮真圆,我与晚儿妹妹正月下漫步,一起看星星呢。」

我说着靠在女主身上,右手手臂暗戳戳地搂住女主,摸了一把她的腰。

啊我死了!

女主的腰不是腰,是勾魂夺命的刀啊——

林晚被我的动作吓得像只被猎人逮住的兔子,抬头眼眶发红地瞅了我一眼,连忙低头,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狗皇帝见状,视线宛如刀子似的落在我的手上,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苏贵妃,你这是在做什么?」

「是这样的,臣妾和晚妹妹散着步,晚妹妹突然有点头晕,臣妾顺手扶她一下。」

「真是这样?」

北冥夜又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林晚低着头不知是羞恼还是在怀疑我的目的。

林晚不急,我反而有点急了!

我都能感觉到狗皇帝的目光宛如利刃割在我的身上。

不是吧,不就搂了下你的美人儿吗,至于这么小气?

「皇上,臣妾觉得晚妹妹一定是太累了,夜已深不如……」我眨眨眼,无害般的看向北冥夜。

北冥夜勾了勾唇,眼中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面对北冥夜的打量,我的内心那是一个焦虑,这两人到底是怎么了。

一个不说话,一个对着我阴恻恻地笑,知不知道我这颗小心脏真的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啊!

林晚缓了许久,才抬起头,眼中逐渐呈现清明之色,「晚儿多谢贵妃娘娘今晚相邀。」

在那一刹那,我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女主她冲我笑了。

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原书里拿各种辞藻堆砌形容女主的时候,我还嫌弃作者灌水,当真正面对这样的女主后,我觉得作者形容得差远了。

可惜都怪我太没有文化,只会一句「卧槽」走天下。

此时的我觉得林晚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光环,啊,不愧是女主,将真善美的品质发挥得淋漓尽致,长得好看的人说话也好听,爱了爱了。

「皇上,若您无事,臣妾和晚妹妹先行告退了。」

北冥夜其人长得倒是很好看,但是架不住眼瞎啊,旁边有个美得跟朵白莲花似的女主,还一直盯着我,有毛病吧!

爷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但旁边是新欢,您盯着我这个旧爱看,不怕人家吃醋吗?

呸,渣男!

吐槽到这里,我恍惚中想起来剧情里有一段内容写着,北冥夜此时正处于和女主的冷战期间。

正因为这样,女主才萌生出了离宫的想法,可谁承想会被原主截胡才发生现有的一段。

有史以来男主和女主吵架,炮灰必死。

哎,我怎么这么衰啊!

「等等!朕让你走了?」

身后传来北冥夜低沉的嗓音,这富有磁性的低音炮在外人听来是享受,可我觉得有点像催命符。

这对儿还能不能好了?

我停下脚步,委委屈屈一点点地转过身,用极为不耐烦的语气,「皇上,敢问您还有何事?」

回完,整个御花园顿时呈现一种诡异的寂静。

从男女主在内,包括宫女太监一个个都不可思议地盯着我,大概他们没想到我会 big 胆子到用这种语气跟狗皇帝对话。

「今日爱妃既带晚儿散心,朕理应奖赏,这金银珠宝爱妃都有了,不如……」北冥夜不朝林晚那走去,反倒是离自己越来越近。

我内心咯噔一下,这到底什么想干吗?

狗皇帝,我警告你别搞事啊,你要搞我,别怪我给你戴绿帽!

「皇上,不必了吧。晚妹妹脸色有点不太好,想必是太冷了,不如……」

可没等我的话说完,北冥夜打断我,「这怎么行,爱妃保护晚儿有功,不如赏你侍寝如何?」

噗!

我心里一口老血喷出来,已经无力吐槽,北冥夜简直是个大猪蹄子,这么做到底知不知道会失去女主啊?

看着林晚这脸色苍白,咬着下唇的模样,我看了都心疼。

果然,大猪蹄子你没有心!

「来人,送晚贵人回宫!」

「晚儿妹妹……」

我内心疯狂地做着尔康手。

呜呜呜,香香软软的美人儿没有了,还要面对狗皇帝这大猪蹄子。苍天啊,来道雷劈死我送我回去吧,我愿意当社畜,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轰隆——」

天空一阵霹雳,我吓得直接跳起,然后缩进狗皇帝怀里。

老天爷,当我没说过吧!

「爱妃,朕竟从来不知你如此爱朕——」

我赶紧竖着食指按住狗皇帝的嘴,毕竟狗嘴里也吐不出什么象牙来。

我惆怅得三十度望天,然后自抱自泣地用力勒紧北冥夜的脖子。

要不是打不过这么多人,好想把这大猪蹄子沉塘了。

「爱妃,该回宫了。」

然后,我就被大猪蹄子公主抱起来。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了,大猪蹄子不会来真的吧?刚才难道真不是为了气女主才这么说的?

一时间我又是心慌,又是期待!

见鬼,我在期待什么?不就是侍寝吗,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为了怕被北冥夜看出些什么来,我只能努力搜寻着我与北冥夜相处的记忆,然后找了个理由下来自己走。

被人抱倒是挺舒服的,但被狗皇帝抱我怕折寿。

一路上,我都在悄咪咪地往北冥夜那看去,内心慌得一批。

自古以来男主是女主的,和他有关系的女人都得死。

完!

怎么都逃不过死。

「苏贵妃,寝宫到了。」

见我还在往前走,像是压根不知道自己住在何处,北冥夜勾起唇角,眼底带着几分玩味。

我被北冥夜的话弄得浑身一激灵,猛的转身往寝宫冲去。

「皇上,你真要在我这歇息?」

我试探性地看了北冥夜一眼,记得剧情里北冥夜最讨厌的就是原主的做作,那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低着头,故作娇羞又期待地看向北冥夜,「皇上您这样,晚妹妹会吃醋的。刚才我就见着晚妹妹心情不太好,您真的不去陪陪她吗?」

我的茶言茶语差点没让自己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但狗皇帝好像有点受用?

果然,男人都爱白莲花和小绿茶,失策了——

「朕看晚儿不会吃醋,吃醋的是贵妃吧?」

吃醋?我内心呵呵,现在就想着北冥夜什么时候能圆润地走开。

「皇上~」

我喊完这声后,恶心的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虽然北冥夜是帅得人神共愤,也挺戳我的 xp,可想到他皇帝的身份,我觉得饱饱眼福就行了!

看到北冥夜轻微地皱了皱眉,我心里窃喜,他可算是被我给恶心到了!

北冥夜眸子微眯,眼中寒光四现,他捏起我的下巴,将我紧箍在自己怀中。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象征性地做做样子,视死如归地把唇凑上去。

接着就被北冥夜按住了,他不带感情色彩地问道,「贵妃,你觉得晚儿如何?」

北冥夜突然来这一句。

涉及女主大人,肯定要往死里夸。

「晚儿妹妹人品贵重,贤良淑德,臣妾以为可以封后。」我眨眨眼,「皇上,您既这般看重晚儿妹妹,不如明日就封吧。」

记得女主最后也是当了皇后,北冥夜为了表示深情,当场为女主遣散后宫。

那样的话,自己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滚了?

只是有点可惜,女主这朵娇花,以后就得便宜狗皇帝了。

「封后?」北冥夜勾起唇看向我,原地带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及四分的漫不经心。

我点着头,胡乱想着接下来发生的事,「皇上,臣妾突然想起今日来了葵水不方便侍寝,又吃了口味重的,恐怕伺候不了您了。」

对于我的这些理由,北冥夜怎么会看不出来我在胡扯。

「那还真是可惜了!」北冥夜突然放开我。

「皇上,这晚儿妹妹的封后大典啥时候举行啊?」见北冥夜离我远了些,我终于喘了口气。

不愧是皇帝,离他近了,感觉空气都稀薄了不少。

「这不是你该想的,明日太后生辰该怎么做你该明白。」

北冥夜起身准备离开,临走前像是想起了什么,眸光微冷,眼底闪过一抹凉薄。

呼!

「总算是走了!」

北冥夜一离开,这空气都变得清新多了!

不对!

我笑容逐渐凝固住,没记错的话这次寿宴也是男主和女主转折之际。

林晚在寿宴上主动提及让北冥夜扩充后宫,北冥夜不满,在太后离开后无数炮灰遭殃。

当时我还在为这些炮灰的遭遇小小地同情了一下,可谁想轮到自己了。

第二天一早,晨起梳妆时候。

「贵妃娘娘,您昨夜是没睡好吗?怎么脸色这么差?」宫女将早膳摆放桌前,满是惊讶地感慨道,「是因为月儿吗?娘娘您哪怕是为了做个样子,也不至于将月儿关到天牢。」

春儿说完就浑身打了个寒战,「奴婢听闻那天牢不是个好地方,还有不少脏兮兮的东西,你看何时将月儿放出来?」

「为何要放?」我眸光微冷,敢情又是为月儿求情的。

「她只是一个宫女就敢以下犯上,只是把她关进天牢太便宜她了。」

我坐在镜台前看着里面的自己,看得出这具身体长相极美,在眼角下方有一颗泪痣给人一种冷艳感。

我上下端详完自己,觉得自己美得快冒泡了。

「娘娘该更衣了。」

春儿将几件极为艳丽的衣裳放置在我身旁。

「换掉。」

只看那么一眼就觉得不妥,今日是太后生辰,又有女主在,我穿这个出去简直妥妥地拉仇恨。

我可不想沦为无辜的炮灰。

「啊?」

看到自家贵妃一改之前的穿衣风格,而挑了一件较为淡雅的长裙换上后,春儿整个人都有些呆滞了。

以往娘娘打扮艳丽,美则美矣,但攻击性十足。

今日素雅的装扮,倒是显得格外温婉。

这次太后的生辰是个重头戏,其中更为瞩目的就是狗皇帝的后宫,当时读到这儿我可是小小地激动了一下,就不知道亲眼看见会是怎样的场面。

来到宫殿,便见着皇帝坐在正中的位置,在他身旁不远处坐着雍容华贵的「老太太」,虽已至花甲年华,可依旧保养极好。

而在她两边坐着不少打扮得艳丽的妃子。

我把视线移过去,就再也拔不出来。

啊啊啊,那手持摇扇的是温良纯善的解语花娴妃,最关键的是她那芊芊细腰和引以为傲的胸器,简直不要太刺激。

吸溜——

我抬手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口水,艰难地移开了视线。

我身后是看似知书达礼的将军之后柔妃娘娘,她迈着盈盈步伐,柳腰随之摇曳。

「皇上,太后娘娘咱来迟了!」

这柔妃一开口就是独特的东北腔,加上这柔弱无害的外表,有种奇特的反差萌。

还有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贵人坐在后排各有千秋。

我悄悄地咽了咽了口水,可算是体验了一把皇帝的妙处,想当初北冥夜可是为女主弱水三千只饮一瓢,白白折腾了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妹妹,这狗男人怎么忍心?

思及此,我忍不住朝正处于中央、浑身充满着王霸之气的狗男人投以幽怨的目光。

似感受到某种不同寻常的目光,北冥夜眉头微皱,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数秒。

一旁的太后也注意到,眼中带着小小的惊讶。

「雪儿,今日打扮得为何如此素雅?」

闻言,我只好勾起唇角,对着太后盈盈一笑,「今日是您的生辰,雪儿怎敢抢了您的风采。」

这话也把太后给逗乐了,她点了点头露出颇为满意的目光。

我入座之时,不少妃子朝这儿露出惊奇的目光。

可换作平常,原主必然会端起贵妃的架子,朝着众人露出不屑的目光,可我不想啊!

墙倒众人推,更别说三千妃子一起推……

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可不忍心惊扰了。

我转过身,对着柔妃、娴妃、淑妃以及各位贵人露出友好的笑。

接触到我示好的眼神,这些妃子一时愣了神,率先开口的柔妃睁大眼,「哎呀,这贵妃是怎么了?怎么就转性了?」

我:……

自己长得也不难看啊,怎么这些人都一副惊讶的模样?

寿宴眼看就要开始了,可唯独不见女主到来。

不知从哪儿传来娇滴滴的声音,「皇上,这晚儿妹妹迟迟未到,莫非是不将太后娘娘放在眼里?」

这话一出,瞬时间带来不少附和声。

「就是,今日可是太后娘娘的寿宴,这几位娘娘都来了,就差这位晚贵妃。我看就是故意的……」

皇帝端着酒杯,却没有阻止的意思,目光同时锁定在宫门口的位置似在寻找着什么人。

我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这时一个身影匆匆而来。

不愧是我们的女主大人!

一出现便自带光环不说,还仿佛自带 bgm,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晚儿来迟,还请太后、皇上恕罪。」

林晚一出现,顿时有着齐刷刷的视线往这投来。不少贵人们轻哼一声,露出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到朕身边来。」见着林晚,北冥夜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了几分,压根不顾所有人的感受,让林晚坐在离他最近的位置。

可谁都知道离皇帝最近的位置除了太后,在皇后尚立的情况下只有贵妃最有资格。

皇上突然让林晚坐在一旁,这无疑在打身为贵妃的我的脸。

林晚自己都迟疑了一下。

可谁知在气氛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我却主动站起身。

这可是难得表现的机会,这离得近的位置谁爱做谁做去,谁稀罕。

「贵妃,你可有意见?」见着我有此动作,北冥夜眸子微眯,好像在这场合我若是敢扫了众望便立马翻脸。

「皇帝,林晚不过贵人做这位置恐不太合适吧?」太后冷声说道。

谁知我却走到林晚身旁,笑得极为温和,「皇上,太后娘娘,雪儿也认为这位子晚儿妹妹极为合适。」

「本宫之前就听闻晚儿妹妹和皇上情投意合,还对皇上有救命之恩。为了太后寿宴,晚儿妹妹还亲自挑选了百年难遇的灵芝这才来晚。」我亲昵地拉起林晚的手,「太后娘娘你就莫怪晚儿妹妹了?」

对于我的举动,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就连着林晚也懵了。

看到宫女拿上来的百年灵芝,太后的脸色这才好转了许多。

「贵妃娘娘,这位子晚儿身份低微承受不起。」

林晚想推辞,我当然不会给她机会啊,刚才的位置离狗男人最近,离三千美人最远,而林晚那地方不同啊。

那位置正好在众妃嫔中心,被一个个美得跟仙女儿似的妃子环绕,我可愿意了——

再说,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沦为男女主冷战的炮灰。

我起身坐在林晚之前的位子上,神情那叫一个舒坦,总算是能远离狗男人了。

林晚看着我主动让位的行为,心中莫名有些感动。

可北冥夜却没了刚才的兴致,他眉头微皱,深邃的眸中带着几分探究。

我坐在这些美人的正中央,哪有工夫去管男女主在做些什么。

「娴妃妹妹,你这腰好软啊,一定是保养得当吧?」我笑眯眯地看着娴妃,一看就是 s 腰凹凸有致,一个巴掌就能握得过来,再看看自己虽然不差可还是好羡慕。

这一个个都是,我一个女人都心动了,偏偏就那狗男人不解风情。

躺枪的北冥夜眉头再次皱紧,他抬起眸似想寻找这视线的来源可还是无果。

娴妃一愣,被我一番话说得脸色羞红,她将摇扇挡在前面有种娇羞得让人想亲一口的感觉。

「好可爱啊!!!」

我小声惊呼一声,自己对美的东西一向没有抵抗力,不由自主地就想靠近。

反正这么多美人,又有林晚在身边,北冥夜也注意不到自己。

我偷偷瞄了眼北冥夜的方向,只见他紧紧握着林晚的手,似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贵妃姐姐,这晚贵人好像惹皇上不高兴了呢,我们要不要……」周围的贵人适时候开口。

我耸了耸肩,这种倒霉悲催的事我可不干。

想了片刻,我对着那位开口的贵人很是严肃地教育道:「女人何必为难女人?」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嫩滑的手感让我忍不住多捏了几下,「往后日子还长,说不定还能聚在一起喝茶呢。还有,你看看皇上和我们的晚贵人在一块不是赏心悦目?」

「你们学着点,这叫夫妻情趣呢……」我这个人说话一向直,从不喜欢转弯抹角的。

周围的人纷纷睁大双眼,满是惊讶地看着我,脸色有一瞬间羞红羞红的。

「贵妃姐姐,你懂的真多……」

我轻笑一声,小样,姐在现代阅片无数,自然懂得比你们多多了!

我忽然捏起贵人的下巴,坏笑着凑过去道:「等有空,我给你传授一下。」

这话听起来毫无违和感,贵人脸红透了,她哎呀一下,「贵妃姐姐,可别忘了呀。」

天啊!

我双眼 buling 一下整个都亮了起来,这些小妮子还会撒娇!

真不懂那些原主之前为什么要和林晚抢一个男人,这么多又漂亮又可爱的小美人不香吗?为啥要盯着一颗大白菜?

我抛了个媚眼,「放心,忘不了~」

转身又看向娴妃那,那巨大无比的胸器还有芊芊细腰,简直是人间诱惑。

啊,好想忍不住埋进去。

我眼馋极了,忍不住朝娴妃那儿靠近了些,「娴妃妹妹,能让我摸摸你的细腰吗?」

娴妃一愣,将摇扇挡在自己面前,又看了眼四周的人,「贵妃姐姐,这恐怕不太好吧?」

我有几分失落,只能低叹一声,都怪以前的自己不得人心啊——

「柔妃妹妹,今日的打扮还真英姿飒爽,让本宫佩服至极啊。」

「还有淑妃妹妹也简直出类拔萃……」

我笑眯眯地开口就把在场的所有妃子都夸了个遍,大到贵妃、小到贵人无一遗漏。

这些美人被我夸得脸色羞红。

「贵妃姐姐抬举了,你刚才说的秘籍、情趣不知能否单独……」柔妃满是不好意思地说着。

「哎呀,好说!柔妃妹妹我第一个告诉你。」

「贵妃娘娘,你说了我是第一个的。」

「谁说的?咱是第一个!」

这些妃子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起来,我点了点头,「别急,一个个来,都有份。」

北冥夜发现我坐在这些妃子中间,左拥右抱的好不惬意。

当即捏着杯子的指骨关节开始泛青,脸黑了不止一度。

而太后身边,嬷嬷低声道:「太后娘娘,奴婢就说贵妃娘娘一定有自己的主意。」

太后点了点头,显然颇为满意。

我此时沉迷于温柔乡,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多方注意了。

「贵妃,你给朕过来!」殿内突然传来北冥夜的嗓音。

北冥夜这一喊,我眨眨眼下意识看向林晚。

怎么这位女主大人坐在一旁跟个小媳妇一般,无动于衷啊。

不正常啊……

「皇上?」

我眨眨眼,尽可能地露出和善的笑,周围的这些美人也齐刷刷地看向北冥夜那儿。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