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从小,他要什么有什么,从来就没有任何拿不到手的人事物,太过顺畅的人生,使他无心、无情;而她,什么都没有,就连生她的母亲都不记得她的存在,太过贪乏的生命,使她无心、无情。直到洛阳窄巷里的相逢,彼此仿佛透过镜子看到了自己,唯一不同的是,她虽然冷血、虽然无情,却非无心,所以,在那些噩梦的作祟下,她的理智终于露出空隙,让一心想掳获她的他有机可趁,邪恶的用激情让她忘却那来自地狱的哭号与冰冷,用升高的体漫让她确切了解自己是活着的,可是,在那些活着的真实感觉过后,留下的却只是空虚!所以,她逃了,像一只丧家之犬般急急奔逃,但不同的是,她逃的不是人,而是自己残破的自尊,尤其,在他...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