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起来看书,一起来聊书,小说 天堂书库天天陪着您,打发寂寞无聊的时间,和作者一起畅游无限的想象空间 ^^小说txt天堂书◇库◇ HTTP://WWW.XIAOSHUOTxt.net三月,山谷间万物新绿、春意料峭。

这日一早,颜破月刚行到大厅,便见管家佝偻着腰,站在高梯上悬挂大红灯笼。颜破月奇了:“老管,有何喜事?”

管家从不提及过去的事,也不说自己的名字。于是颜破月就叫他老管。又譬如服侍她的哑婆婆喜欢穿紫衣,颜破月就叫她阿紫。

老管生性沉默寡言,此时却难得露出个拘谨的微笑:

“小姐,大人不日便抵达别院。”

颜破月一愣:终于要见到传说中的爹了?

她一直住在这别院。除了老管,只有几名聋哑老仆陪伴。

据说她的父亲——镇国大将军颜朴淙,忙着东征西战、为国效劳。

至于为什么要将独生女儿丢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此乃颜破月心头痛事——这具躯体得了怪病不易养活,所以每日需在冷若寒冰的潭水中浸泡四个时辰,又在万年寒玉床上睡四个时辰。还不能吃荤腥,尽吃些兽血虫草一类稀奇古怪的东西。

好在老管说过,等她满了十六,就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生活。

还有不到三个月,她就翻身解放了。

只是随着年龄增大,她体内总有股忽寒忽热的气息,越来越强烈。有时夜半醒来,把五脏六腑搅得灼痛难当。老管也束手无策,她想大概自己先天体虚,只能干忍着。

老管约莫是心情太好了,看着她补充道:“老爷喜欢桃花的气味,小姐今日沐浴可多放些花瓣。”

颜破月没太在意,心想自己爹哪用投其所好到这种程度?她摆摆手,转身出屋。

后山,万花齐放。

颜破月叼了根青草,躺在水潭边的山坡上,对一旁恭敬肃立的中年妇人道:“阿紫,我爹要来了。”

妇人虽又聋又哑、相貌奇丑,人却很和善,是颜破月在别院最亲的人。

颜破月抬头望着蓝天:“不知他好不好相处。”

阿紫坐下来,爱怜的摸着她的长发。

小寐片刻,阿紫却没了踪影,大约是去水潭入口处守着了。颜破月正要宽衣解带,忽见水中一尾七彩斑斓小鱼,煞是可爱。

她想起老管喜欢养鱼,便伸手去捉。未料那小鱼极为灵活、滑不溜手,她竟屡屡不能得手。正恼怒间,眼见小鱼又游向一侧碎石滩,她猛的伸手一捞——

得手了!

脚底却一滑,她站立不稳瞬间倾倒!脚踝狠狠撞上水中一块尖锐的石子,鲜血顷刻冒了出来。

她全身湿透,伤处疼得丝丝作痛,只得将那鱼一丢,坐在巨石上。她正要撕下长袍包扎,猛的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锦衣狐裘、暗香浮动,那只手修长如玉。

她一抬头,撞上一双噙着笑意的漂亮眼眸。

那是个男人,看起来约莫二十七八。生得体格高大,相貌俊秀,尤其飞扬的长眉下,一对凤眸清亮若水。

此刻,他正蹲在她面前,修长的手轻捏她的脚踝。他指腹有茧,粗糙摩擦着她的皮肤,令她心头生出一丝异样的紧张。

“松开!”她低喝一声。

男人抬眸看她一眼,眼中笑意尽散,似有探究。

颜破月努力挣脱,未料脚踝在他掌中纹丝不动。

“鲁莽。”他从怀里抽出条白色锦帕,替她系在伤口上。

他的动作极为温柔,令颜破月心头对他恶感大减。心想莫非是谁家的贵公子,外出踏青偶然走入了深山?看似并无恶意?

正待她放缓语气问两句,忽听脚下叮铃作响,双足竟沉甸甸的,似有异物。她定睛一看,大惊失色——

一条细细的锁链,不知何时拴在她双足之上。锁链于日光下暗光幽沉,竟似精钢所铸,精致而结实。

男人站起来,盯着她的双足,目露笑意。

“见面礼。”他淡道。

颜破月沉默片刻,猛的一挥长袍,数道小箭朝男人直射过去——她没有武艺傍身,老管专门为她做了这袖箭,只要扣动袖中机关,数箭齐发,一般人兽皆难抵挡。

未料男人身子动也未动,衣袖一扬,那些尖锐的小箭便尽数没入草丛中,不见踪迹。

颜破月目瞪口呆——就算是老管,这么近的距离,也得花费些气力躲闪。可这男人就这么一挥袖子……

她知道遇到了传说中的武学高手。

“你是何人?锁我作甚?”

男人深深望着她,片刻后忽的伸手,将她拦腰一抱。她湿漉漉的身子,就已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陌生男子的气息,令颜破月双颊晕红。

他眸色一暗,一低头,铺天盖地般吻了下来。

这一吻,只吻得颜破月魂飞魄散——这还是她的初吻,竟被一个陌生男人夺了去。她抬脚就往男人胯中踢!男人单手轻轻一挡,她却似踢在钢筋铁骨上,痛得发麻!

他长相斯文,这个吻却极为凶狠。火热的舌头重重舔舐着她嘴里每一寸柔软,逼得她无路可退,被迫与他纠缠。她的每一缕呼吸,都被他吞噬掉;每一丝甘甜,都被他掠夺。他的怀抱越收越紧,几乎令她双腿离地,只能挂在他怀里,任他肆虐。

过了许久,他才松开她,将她放在岩石上。

颜破月怕他又施加新的侵犯,抢先道:“且慢!你是南征军中的人吧?”

男子背着光,他的眼神明暗难辨:“你如何得知?”

颜破月见他神色,知道自己猜中,便多了几分底气。她冷冷道:“你虽衣着华贵,脚上所穿,却是我大胥朝军中常见的鹿皮长靴。你腰佩长剑,指腹有茧,身手不错……”

“不错?”男子嗓中逸出低沉的笑意。

颜破月好不容易鼓足的气势为之一阻,愣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见你眼下泛黑,自是连夜兼程。你是镇国大将军颜仆淙军中的军官,对否?”

男子沉吟不语。

颜破月见状厉声道:“放肆,你既是军士,岂有以下犯上的道理?你知我是何人?我是镇国将军的独女颜破月。天下皆知,颜朴淙爱女如命,你既是我爹属下,不可能不知。你若再犯我,我今日便撞死在这里,他日爹爹自会追查出真相,诛你九族替我偿命!”

她气吞山河的一番话,却只令男人置若寡闻的一笑。

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像一匹儒雅而狡猾的狼。

“不准再让别的男人,看到你的足。”

在她全神戒备时,他却丢下这句话,身影款款没入树林中。

颜破月站起来,脚下铁链叮铃作响。她郁闷的捡起石块砸了半天,那铁链丝毫未损,她反而累得手酸。只好回别院再找人撬开了。

她走到林中,却见阿紫双目紧闭倒在地上,显然遭了暗算——难怪那男子能抵达深潭。

她用水泼醒阿紫,两人皆是神色紧张的回到别院。

一回房间,颜破月就让阿紫拿了柄宝剑过来。无奈宝剑都砍缺了口,铁链却完好如初。

这里武功最好的就是老管,颜破月无法,只得用长裙遮住铁链,慢吞吞走到前厅寻老管。终于在花园里撞见了他,颜破月连忙掀起裙子给他看:“老管,快替我取下来!”

老管猛然撞见那新雪般娇嫩洁白的小腿,老脸一红,别过头去,瓮声瓮气:“小姐!快快放下裙子!”

颜破月默默将裙子放下,只露出铁链,又将剑交给老管。

老管这才回头,仔细端详那铁链,皱眉道:“发生了何事?”

颜破月想起那个吻,脸上如火烧一般,心跳如擂。她避而不答:“你先把它砍断!”

老管点点头,正要挥剑,忽听身后一道低沉清润的男声道:“不必了,是我替她系上的。”

老管动作一滞,极快的回身,迎面便拜倒。

颜破月循声望去,瞬时便如雷劈般僵硬,脸也“腾”的红了。

站在两人身后的,正是日间调戏她的男子。他已换了黑色锦袍,墨色长发还微湿披散肩头,偏生一张脸白若美玉,看起来慵懒而傲然。

颜破月疑惑而戒备的看向老管:“他是谁?你为何拜他!”

男人淡淡看一眼老管,老管向来沉稳,此时竟已满头大汗。

“小姐!你怎么连大人都不认得了!”他急道。

“什么大人?”颜破月后背一阵冷汗。

“颜朴淙颜大人,小姐的父亲!”

颜破月骇然大惊,只觉得心口那股忽冷忽热的气息又往上冒。她生生压下去,只觉得心若刀悬——

面前这个神色自若、眸色锐利的男子,竟然是她的爹?

她的鼻翼,仿佛还有他怀抱的味道;她的唇畔,仿佛还有他灼热的气息。

如果是父亲,为什么要像男人对女人那样,狠狠的吻得她无力抗拒?.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