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老爷子的话让时玥婷心如刀割。

和厉元绍的婚姻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她其实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她的神情全部落进了老爷子眼中。

老人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又是一连叹了好几口气:“小玥婷,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时玥婷不知如何回答,只默默站着。

“来,跟我来书房。”

老人领着她走到书房,打开保险柜,拿出两个红色的小本子,交到时玥婷手中。

“这是你们的结婚证,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来保管,如果……如果你真的不想和元绍过下去,爷爷也不想再逼你……”老人的声音哽咽,一双老目,泪光闪烁。

“爷爷……”时玥婷捧着结婚证,像是捧着老人的一腔期盼和信任。

经过这些事,借钱的事,时玥婷更加难以向老人开口。

她独自回到海湾别墅,想了很多,最终在心里做下了决定。

她走到阳台拨打电话。

对方问了一些问题,她随后回答道:“我对买主只有一个要求,全款付清。”

这套房子是她和厉元绍的婚房,当初结婚厉老爷子买来送给她的聘礼。

她一直很看重,想在这栋房子里和自己深爱了八年的男人修成正果。

结果,房子的男主人三五个月都未必回来一趟。

她急需要钱,厉元绍心里只有苏欣瑶,爷爷那又开不了口,她也是没有办法了。

打完电话,时玥婷着手收拾东西。

在衣柜的首饰盒中,有一条缀着字母“S”的手链,静静地躺着,是她高中时期的东西。

“S”是“深”和“时”的拼音首字母,那时她把对厉元绍的爱慕每天戴在手边,以为终有一日,会等来爱情,可结果却并没有如她愿。

那年夏天,她和苏欣瑶去采风,遇上跌落瀑布被水流冲走的厉元绍。

当时苏欣瑶劝她别管,她没听,毅然追着水流跑了好几里山路,十个脚指头磨得鲜血淋漓才追上。

又疼又累的她义无反顾地跳下河,直到把厉元绍救上来才筋疲力尽昏了过去。

她以为和厉元绍终于有了交集,可等她出院回到学校,看到的却是他和苏欣瑶在了一起。

一个是深爱的男人,一个是自己的闺蜜,她只能默默退出。

谁知道后来,她还是会嫁给他……

造化弄人,时玥婷把手链拿在手上,摩挲了一会,最终还是扔进了垃圾桶。

把房子里的东西全部打包好,自己的东西寄到妈妈和哥哥的家,厉元绍的则寄到江南公寓。

剩下的,时玥婷让刘姨过来一并处理掉。

房子很快卖了出去,办完手续,时玥婷彻底搬离海湾别墅,暂时住到了妈妈家。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