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求败的话,黄社长擦了擦掌心的冷汗,脸上终于浮现笑容:“只要不损害到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不破坏社会安定,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不怕有要求,就怕他无欲无求!

地球上存在着林求败想要的东西,这是好现象!

老黄终于产生了那么点“情况仍在掌控之中”的感觉。

林求败出场两次,话不算多,却在他心目中树起了痴情于剑的形象。

这样想来,对方的条件,应该是地球上所有和剑有关的知识吧?

虽然黄卫国并没有跟林求败说太多话,但在他的印象中,林求败已经是个风华绝代的人物了。

作为一名异星访客,从无到有自学中文,并且能够进行流畅对话。

这说明,林求败的学习能力极强。

得到了一份对自己没什么用处的礼物,立刻就给出价值千万倍的回馈。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林求败掌控下的七旋剑宗,有点像中世纪时期的盛唐,习惯了“赐予者”的身份。

或许自己很难感受到,可气质中,却早已浸透了那份傲然。

最难能可贵的是……

林求败的思维并不僵硬。

他没有狂妄自大、故步自封。

从林求败的谈吐中,视频组里的大佬们可以听的出,这人对地球科学已经有所了解。

即便不算精深,也绝不是浮于浅表。

林求败是一个对“知识”极为看重的人!

他知道自己的回馈意味着什么,到底有多大的价值!

这一刻,黄卫国和视频会议群组里的大佬们无语凝噎,情绪复杂至极,甚至有点感动。

坑爹盟友遇到的太多,才知道林求败这样的战略合作伙伴,到底有多么值得珍惜!

不仅仅是老黄,其他社长们,大多也做出了同样的推测。

他们认为,林求败可能想要借助中国的力量,搜集地球上所有与剑有关的知识。

事实证明,他们猜错了。

林求败吐词清晰,掷地有声道:“我要杂交水稻的种子。”

???

要这玩意儿干什么?

站在旁边一直安心当小透明的万海豪,听到这里人都傻了。

他忽然觉得,林求败的人设有点小崩。

话说,这家伙不是痴迷剑道,心中唯剑的吗?

还是说……

杂交水稻里面隐藏了什么奥秘?

或者,林求败曾经欠过人情,需要用杂交水稻来偿还?

万海豪摇了摇头。

他才吃了抗抑郁药,现在情绪比较稳定。

搞不懂的事情,不会去钻牛角尖。

以后,总会弄清楚真相的。

不等地球人瞎猜,林求败语气沉静地解释道:“自我记事以来,苍冥星百年内,共生水灾九十三次,旱灾八十七次,地震五十八次。”

“风灾四十六次,雹灾七十二次,蝗灾六十五次,霜雪一百三十九次,瘟疫一十五次。”

“世界气温骤降,粮食减产,饿殍遍野。”

“虽有我掌御七旋剑宗,统一调度人力,统筹规划,分配资源,但人力有时而穷。”

“百年前,苍冥星人口八千万时,我游刃有余。”

“百年后,七旋剑宗庇佑人族繁衍至四亿,我心余力绌。”

“杂交水稻高产耐寒,对苍冥星而言……”

“意义非凡。”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从林求败的话语之中,听不出半点颓丧情绪,反倒给众人一种问心无愧的感觉。

各大学社社长们没商量太久,就给出了答复。

杂交水稻的种子,给!

不仅如此,各种在小冰河时期有用的技术资料,都给林求败准备一份!

如果林求败真能在苍冥星和地球之间传递物资、消息……

那么以后面临外星生物入侵的时候,中国就不再孤立无援了。

旁边的万海豪听到这里,才终于回过神来。

细思恐极,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上面的大佬们反应速度很快啊!

林求败刚才说的那些自然灾害,不就相当于地球上的小冰河时期吗?

这么看来……

林求败完全可以称之为“与天斗之人”了。

换做是万海豪,如果有这功绩,可能比林求败更骄狂傲慢!

虽然心底觉得林求败人设有点崩,但他仍旧产生了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厮平时三句不离剑,没有半点人情味,可是现在,从这只言片语中,万海豪回溯了一些林求败的生平。

林求败终究不是冷冰冰练剑机器人。

即便是身处异国他乡,这位剑首还是想着造福族裔,庇护苍冥星上的人类。

这让万海豪第一次切实地感觉到,寄宿在自己身上的家伙,曾是个活生生的人,有着自己的生平过往,有着自己的理念追求。

原本高不可攀、仿佛行走在云端的林求败,忽然闯入红尘人世,多了一丝烟火气息。

归根到底,苍冥星面临的窘迫境地,其实多半要归咎于天灾。

至于资源贫瘠、计划生育落实不够到位,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毕竟人家林求败又不是出生在地球,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能用“优秀”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最近一个月以来,万海豪在小明的怂恿下翻阅了不少“超凡臆想资料”。

每当万海豪看到“逆天”这个词的时候,都忍不住想笑。

甚至他在脑海中,会自动将这个词替换成“脑瘫”。

现在,万海豪才知道,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逆天。

林求败的寥寥几句话,就让他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副异星人族发展的史诗画卷。

“若得我命皆由我,方能火里种金莲……”

万海豪的声音微不可察,像是梦呓一样。

片刻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脸,看向林求败,说话态度和之前有着明显的变化:“剑首……”

“你有办法回苍冥星吗?”

林求败不答,不晓得是默认,还是否定。

万海豪也不气馁,话锋一转,承接上之前的话题:“刚才你说过,七旋剑宗统筹分配一切物资,这种方法,看似最公平,实际上,也最不公正。”

“人性自私,总有人不愿意听你的安排吧?”

“或者阳奉阴违,应付差事,出工不出力。”

林求败像是重新认识了万海豪一样,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微微颔首,淡然道:“自然是有的。”

他平静的语调中,透着浓浓的血腥气:“自我执掌七旋剑宗第五年起,世人皆知……”

“只有死人,才能拒绝我的好意。”

——

感谢暗眸月夜打赏的1500点!

感谢北城杰克打赏的500点!

感谢朝有酒打赏马燃的一根小鸡腿(100点)!

感谢书友尾号5001打赏的100点!

感谢繁花遮望眼打赏的100点!

感谢我的小鱼干呢打赏的100点!

感谢不断的路人打赏的100点!

感谢回答很漂亮打赏的100点!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