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云起华语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季婉容一朝梦醒,成了四爷府上最不起眼的格格。

做妾?是不可能做妾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妾!

可是这个没出息的,只要四爷勾勾手指头,就……

“莫看着爷流口水!”

“妾身仰慕爷!”季婉容花痴一笑,死不悔改。

某爷眼珠子一转,邪气一笑,上下其手,“哦?那成,你伺候爷睡觉!”

“睡觉是不可能睡觉的,这辈子都……啊!你流氓!莫挨老娘,撒开我!”

四爷:“睡觉找容儿,生猴子找容儿,吃饭找容儿。爷眼里只有容儿一个女人!”

【甜文!甜文!甜甜文!】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