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张继忠正在带着他的男女主角到处宣传,为神雕侠侣的播出造势。

连前往岛国发展歌手事业的柳亦非都被叫了回来参与宣传,看得出大胡子对这部电视剧相当的重视。

话说当年天仙在岛国走的是唱跳偶像路线,也算是被索尼音乐力捧的新人。万年寻思,大概是因为神仙姐姐过于矜持,没去学习rap,所以人气才一直上不去。

要是天仙当年能提前开启唱跳rap路线,估计国内乐坛又能多上一位天后了。

当年,国内电视剧的宣传手段其实也只有那几种,要么是上各种访谈节目,要么就是在各个地区进行走访式的宣传。

不像后世,电视剧的宣传能借助网络跟微博直接搞定。就算是观众们恶评再多,微博的热搜也是一片赞扬之声,粉丝们各个岁月静好,仿佛电视剧真的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

于是,张继忠就带着他的男女主角到处上节目宣传。教主作为浑身男子气概的山东男儿,自然不能说自己在拍摄中有多辛苦。

因此,讲述拍摄辛秘的任务就交给了从岛国归来的柳亦非。

虽然,天仙的演技一直被观众所诟病。但是,她的敬业精神倒是很少被吐槽,不像后世的一些演员,拍戏全靠p图。

柳亦非在拍戏的时候一直都是很拼的,即便不提壁花少年拍摄的时候,她每天喝酒入戏的笑话。单说神雕拍摄的时候,姑娘就吃了不少的苦。

虽然舞蹈基础能让她的动作做得更漂亮更飘逸,但是只要是拍摄动作戏,演员就免不了要受伤。

柳亦非在神雕的拍摄期间就受过伤,留下了长年的颈椎病跟腰伤,时不时还要用针灸来减轻疼痛。

除了动作戏的拍摄之外,水戏也是拍摄上的难点。

神雕开拍的时间是2004年的十月份,正好是当地开始降温的时候。大部分的戏份都是在冬天拍摄,导致水戏的拍摄难度极高。

极低的水温可能会造成休克以及窒息等情况。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柳亦非就曾经说过,“在拍戏的时候时间很紧,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让演员跟导演之间进行太多的沟通。当时拍摄的时候,三折瀑的水就是当天山上融化的雪水。”

“在拍摄的时候,我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就感觉浑身跟刀剐一样。虽然脑子里想着要赶紧上岸换衣服,但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

在几档访谈节目播出之后,神雕侠侣也正式在浙省教育科技频道首播。

虽然褒贬不一,但是这部电视剧的收视率还是节节攀升,热度极高。

其实,单单将电视剧的收视率跟网络上的恶评对比一下,就能看出此时网络阵营与电视阵营之间的矛盾。

此时国内的网络普及程度还不算高,占据网络阵营主要是已经成年的八零后。在他们的成长中,所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古添乐的杨过以及李若童的小龙女。

就像前段时间仙剑一传闻要重拍,结果网友纷纷唱衰一样。

古添乐版本的神雕侠侣也算是那一代人心中的白月光。虽然大胡子版的神雕侠侣存在许多问题,但是质量尚可,本不应该受到如此之多的批评。但是,在网络上掌控话语权的仍然是那一批已经成年的八零后,人家就是觉得李若童版本的小龙女更有仙气,这你有什么办法?

即便你跟他说,其实柳亦非的年纪跟小说里的小龙女更加接近,他还是会嘴硬的回答一句“不如李若童版。”

与网络论坛上的差评相比,各个电视台上,神雕侠侣的收视率却节节攀升,大有超越年初武林外传的势头。

而观看电视的大都是中年人以及儿童,他们对电视剧的看法就是好看就行,不会去在乎什么情怀。

这一版的神雕侠侣几乎是大胡子拍过的金勇剧里评分跟收视率最高的一部。除了首播之时收视率飙升之外,在后来的几年之间曾经多个电视台上重播,可以说是不少人的童年回忆之一。

“怎么样,这下子放心了吧?”万年问道。

在暂时完成宣传跟采访任务之后,柳亦非也告别剧组回到了京城。她在岛国那边没什么工作,因此会在京城休息几天。

这段时间,舒倡跟杨密都在外地拍戏,京城里柳亦非的熟人就剩下了万年一个。于是,感觉有些无聊的柳亦非就来到了京影的校园里,准备跟万年聊聊最近的事情。

“可是网上的差评好多啊。”柳亦非不太高兴,自己拍摄的这么努力,怎么就不如李若童版的小龙女了。

说实话,柳亦非在剧中的扮相是相当符合原著描述的。17岁的她无论是外形还是年纪都和原著中的小龙女十分契合,唯一的小缺陷是她那婴儿肥未消的脸颊过于饱满,不够瘦削轻灵。然其身姿曼妙高挑,加上古人称之为“美人肩”的削肩,行动之间还是完美呈现出飘飘欲仙之感。

除此之外,剧组给柳亦非量身打造的几套精妙服饰,也非常完美地展现出“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回风之流雪”的仙子形象。

“但是神雕侠侣的收视率高啊,网上骂的再凶有什么用,人们爱看就行了。”

柳亦非抬头看了看万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这么开心?”万年感觉挺奇怪的,刚才他没说什么笑话啊。

柳亦非摇摇头,“没事,我想起了昨天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帖子。”

自从柳亦非从网络丑闻里振作起来之后,她就喜欢上了看网络论坛。大概是想着以毒攻毒,多看一些莫名奇妙的帖子,说不定以后就不会被网络流言给影响了。

“什么帖子?”

“一个评价你的小杨过的帖子。”柳亦非笑道。

虽然教主的成年杨过在网上被吐槽的很厉害,但是万年的小杨过却很少被吐槽,甚至连将古添乐版神雕奉为圭臬的死忠粉也没对万年有太多的批评。

相较于上一世的神雕侠侣,万年在参与了之后对小杨过的剧情进行了补完。

从巧遇李莫愁开始,桃花岛,终南山,一直到进入活死人墓之中见到小龙女学习武功。小杨过的故事线十分的完整,非常全面的展示了小杨过的性格。

“怎么说的?”万年还挺好奇,他平时虽然喜欢看网友的彩虹屁帖子,但是也不会特意在论坛上搜索。

“我给你念念啊,‘万年的小杨过简直就是从书里出来的,形象俊朗,连发疯的欧阳锋都不舍得伤害他。出场时幽默诙谐,在遇到欧阳锋时则显现出杨过内心中的深沉与悲伤。飞扬跳脱才是杨过生命的底色,而重情重义则是其为人的宗旨。他的灵气,他的生命的张力,他的自由派作风,经由一点一滴的超脱诠释,呈现在观众面前。冰月凌霜坠,同销化骨寒,在孙婆婆神销骨碎心神陨灭的迷离之际,陡然生出一种凉意,那刻骨的悲悯哀叹,是人格超然独立基础上,个体自由意志的延伸,个性生命那一刻与星光齐漫朔,元气灵性与宇宙共长存。’”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听。”柳亦非笑着问道。

万年点点头,“挺好听,有没有了?再来一点。”

“还有呢。‘反观教主,虽然在外形上是英气俊朗的,但由于拍摄任务太重,他时不时出现面部浮肿黝黑、神色疲惫的情况。硬撑下来的他勉力打起精神扮演着跳脱的少年已经有些违和了,又兼之这个版本的杨过更偏向于热血狂傲、奔放不羁,所以前期的表演过于浮夸造作。’”

柳亦非放下手机,“说的好像你才是神雕侠侣的主角一样。”

“我演得好而已,难道要怪我太有天赋吗?”万年笑道,还真没想到网友们对小杨过的评价如此之高。

说不定,过段时间还会有“小杨过之后无神雕”的说法出现呢!

“我也演的不错啊,为什么网上的评论大都是骂我的。”柳亦非虽然心大,但是看到网上的一些评论还是有点难受。

万年摇摇头,“那次金勇先生过来的时候不是还说了吗?在他的心中,小龙女应该是外表冰冷,而内心充满热情,外冷内热才是真正的小龙女。”

“你不就想说,我的小龙女演的太呆吗?”柳亦非撇撇嘴说道。当初拍摄的时候她就听金勇先生说过这段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自己的小龙女演的太过呆板,没有把小龙女那股隐藏在内心里的热情表达出来。

“小龙女本来就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你能把她的美跟冰清玉洁演出来就很不错了。”

万年觉得没什么问题,李若童当年的表演也不见得就有多精妙,金勇不也没说什么吗?说到底都是他吃书的锅。

“好了,不说这个了。”说到演技,柳亦非还是很自觉的转移了话题,“你跟舒倡最近怎么样了?”

柳亦非早就知道舒倡跟万年的事情,在上次成人礼上还给两人创造了坐在一起的机会。第一次当红娘,姑娘觉得自己还是要负起责任来,问一问这对鸳鸯现在发展的如何?

万年摇摇头,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不怎么样!我都快三个月没见过她了。”

“为什么?”

“她要拍戏,我要呆在学校,可不就一直见不到面嘛!”万年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演员之间维持感情的艰难。

动不动就半年六个月不见面,这样的感情,不变质就怪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