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第(1/3)页一周后。

主要干道的交通已经恢复了,温暖去医院看刘哲和温景宵。温景宵可以出院了,刘哲还在重症监护室。

在走廊里,温暖遇上了罗德。

罗德看了她一眼,黑着脸转过了身。

“罗德,傅烨呢?”温暖拦住了他。

她一直不知道那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池景深说是在走廊上发现了她的,傅烨不见身影。罗战的轮椅在下坡的时候突然坏了,他从坡上栽下去,脑袋碰到了硬石头,当场就死了。

“池太太,傅烨和你没关系啊,你不要总是来引诱他好吗?”罗德瞪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郭莹好了吗?”温暖换了个问题。

“那也和你没关系呀。”罗德还是一脸不爽的表情。

温暖跟着他到了一间病房门口,推开门,病床上人已经离开了。

“这是郭莹的房间,你不用跟着我了,傅烨他已经走了,去哪里也没告诉我。郭莹也是今晚的飞机,去米兰。”罗德扭头看她,从衣兜里掏了封信给她,“傅烨说,如果你来看他,这信就给你。如果你不来,也就算了。”

温暖接过信,走到一边拆开。

傅烨的字写得很工整,他很用心在写这封信。

“小暖,我走了。不想再回黎水了。有你的地方,不是我的晴天,是阴天。我爱你,到此为止了。u盘是我买的,本来想干点坏事。后来我再想想,其实也真没什么必要,你都是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了,可能真的躺一块儿了,味道还真差了点什么。所以我把u盘丢了,让池景深放心,我没兴趣看他怎么弄死别人。还有你,你也真是个命背的丫头,穿烂了两条婚纱,以后别浪费人家婚纱设计师的心血了,就这么混下去吧。傻小暖,不再见。”

温暖捂了捂嘴,把信叠好放进包里,转头看罗德,“谢谢你。”

罗德看了她一眼,进去拎出了郭莹的包,走了。

一阵风吹过来,空气里微尘弥漫,迷了人眼。

这就是生活啊。

什么人,什么心,什么颜色,什么滋味都有……除却生死,还有什么是大事呢?

……

三个月后。

灾后重建开始了。

池景深捐出了一个亿重建黎水。

温暖带着NS的所有幸存的员工做义工,和老中医一直在街头免费发放药品,到没办法及时就医的百姓家里给他们看病。

小小暖和小小深帮着跑前跑后,给义工们发水,递纸巾。

沈颜搬着一件消炎药过来了,往桌子上一搁,抱怨道:“你哥真没良心,我这么伺候他几个月,他居然说给我钱……什么意思嘛,我要钱干啥?今晚上非睡了他不可。”

“你就不能换个目标?”温暖小声笑。

“换,今晚一定换!就那个……那个我们昨天看到的那个健身教练怎么样?要胸肌有,要腹肌,也有!”沈颜拍着纸箱子,气咻咻地大骂。

“声音小点,有孩子。”温景宵从外面进来了,绿着一张脸,不爽地说道。

“宵哥,我给你买了包子。”沈颜马上就变脸了,捧着包子屁癫癫地过去给他吃。

“不吃。”温景宵拧眉,手放进口袋里,大步走向了边。

沈颜咬牙,冲着他的背悄悄挥拳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