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圆,通红如血。

长街上,少年狂奔,一个人闯向石国皇宫,发丝倒卷,形体若蛟龙,划破空气,发出轰鸣声。

“是他回来了”有人低语,面色潮红,双拳紧握,有大恨也有忌惮,更有一种寒意。

“小石回归,究竟要惹出怎样的风浪,石国谁将继承大统”亦有人震动,望向长街。

石昊回来,引起很多修士注意,事实上烟雨楼短暂一战,便迅速传播开来,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一出现,想不引起关注都不行

有敌对的雨族,也有强悍的其他亲王等,这一刻石都气氛紧张,众人都预感到将再起波澜

皇宫方向,龙气蒸腾,宛若皇主出世,一条真龙盘旋,惊动皇族所有人。

“哧”

一片紫雨洒落,哧哧作响,漫天紫气缭绕,带动着一股山岳压顶般的威势,将石昊笼罩在下方。

石昊用手一点,漫天紫色光雨炸碎,逆冲向天,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道友请留步”一声呼喝传来,一个中年道士出现,正是他出手,阻挡石昊前路。

石昊神色冷漠,而今皇宫有异变,此人挡他去路,其心可诛,显然不想让他在这关键时刻进入那敏感之地。

“闪开”短短两个字,透发出无尽杀意,虽然还是一个少年,但是石昊不怒而威,给人一种压迫感。

“小友息怒,何必杀气腾腾,坐下来,贫道与你述说一二。”他盘坐虚空中,宝相庄严,开始诵经。

“哗啦啦”

在其头顶上方,有一本紫色的道书出现自主翻动,页面划过一道又一道流光,晶莹灿烂流转大道气息。

石昊觉得那皇宫内的龙气与他有关,自他进城后便开始浮现,石皇有通天彻地的手段疑似点燃神火,也许为他留下了什么。

现在被人故意阻拦,他自然腾现冷意,虽清秀绝伦,带有谪仙气质,但是杀气一放立时化成了杀神。

“小友稍安勿躁,还请静心,贫道想与你坐而论道。”道士开口,眸子中紫光点点,额头上竟浮现一只独角,与那道书和鸣。

“你为补天教效力,还是来自不老山,亦或是西天教”石昊并指如剑,根本不耽搁时间在说话时便已出手。

“锵”

粗大的剑气贯冲高天,莹莹灿烂,犀利迫人这是他而今的最强宝术之一,从兽皮卷上所悟的一株草的剑意。

一株草可斩落日月星辰

这是兽皮卷上描写的强度,也是石昊努力的目标,抬手间可劈下宇宙中的大星来这才是大气魄

“嗯”

道士变色,他的来历可不一般,远超同阶人物,不然何以能作为护法,卫护山门荣耀。他感觉到了一道森寒的杀意,那道剑气太过可怕,不仅迫向肉身,还威压灵魂。

在其头顶上方,道书翻动,紫气磅礴,腾起成片的符号,构建出一个巨大的法阵,向着石昊镇压。

“铮”、“铮”

剑鸣惊天,石昊的剑气当即震破一片符文,斩落了下去,不过这道书很不一般,迅速翻动,法阵符号密集了十倍不止。

“轰”

终于,大阵构建完毕,将石昊锁在当中。而道士盘坐在那里,眉心独角发光,与那道书呼应。

“道友还不坐下”道士开口,催动道书,一股磅礴紫气弥漫,向前压迫,要将石昊压倒在地上。

蒙蒙紫气流动,犹若一片瀚海。

远方,有王者心惊,这力量好强大,而法器更为惊人。

“休得无礼,当我荒天侯府无人吗”一群年老的修士率人赶来,那是十五爷的那群老兄弟,得悉石昊出现,迅速支援。

因为,他们也预感到,皇宫中的异象可能与石昊有关,关乎他的前程与未来。

“嗡”的一声,一杆青色的战矛飞来,散发宝光,然而刚一临近,竟寸寸断裂,被紫气化掉了。

“好强,给我破”又有人出手,祭出一枚铜印,迅速放大,如一座小山似的,这是王级的法宝。

令人吃惊的是,那铜印刚一落下,坠入的法阵中刹那,就被紫色道书扫出一道光华,发出喀嚓脆响。

最后,轰的一声,王级法器碎裂,爆发出一团光芒,成为齑粉。

长街上所有人都心惊,这道书比想象的还厉害,居然能迅速瓦解王级法宝,可见当中的小石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各位叔爷都请退开,无需你们出手。”石昊开口。

自一开始见到这个道人,他便没有小觑,因为以他而今的威名,一般的人岂敢出手,敢这样做的人必有过人之处。

身在阵中,石昊感觉到了一种压力,源自那道书,这东西非同小可,若只是这道士本身,根本拦不住他。

“开”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