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长篇伪舅甥忌恋

18岁,岑欢在自家浴室初见28岁的藿莛东,当时他身上未着寸缕。

“他是你小舅。”

老妈一句话让她风中凌乱,那张英挺的冷颜却在她心头情根深种。

22岁,她拿枪指着他的眉心:“要我还是要命。”

他冷着脸,目光冰寒:“我是你亲舅舅,你这样,是乱伦。”

作者:芥末绿

文案:

18岁,岑欢在自家浴室初见28岁的藿莛东,当时他身上未着寸缕。

“他是你小舅。”

老妈一句话让她风中凌乱,那张英挺的冷颜却在她心头情根深种。

22岁,她拿枪指着他的眉心:“要我还是要命。”

他冷着脸,目光冰寒:“我是你亲舅舅,你这样,是乱伦。”

三年后英国留学归来,她和他重缝,眼里无爱无恨,波澜不惊,连对他的称呼都是最生分的藿先生。

“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藿先生,我们很熟么?

“睡过算不算很熟?”

藿莛东,这个人前一贯正经冷严,连六月天呼出的气体都是冰冻寒霜,口口声声强调是她小舅的男人,他居然对她耍流氓!

午餐时分的医院员工餐厅座无虚席。

岑欢端着盛满饭菜的餐盘环视黑压压的人群一周,精致的远山眉一挑,转身欲离开。

“岑医生。”

好几道清朗的男声同时扬起。

霎时,原本充满用餐声说话声等各种声音的餐厅顿时鸦雀无声,无数道好奇的目光纷纷投向岑欢。

“洛洛,她是哪科的医生?我怎么不认识?”一个刻意压低的女声好奇问对面的同事。

“刚从英国回来的泌尿科医生,已经上班快一个月了,你之前一直休病假今天才上班,当然不认识。”

“泌尿科?”惊讶到几乎震惊的语气,随后是难以克制的低笑声。

泌尿科是专门研究男女泌尿道与男性生殖系统的一门医学。这意味着泌尿科医生每天都要和男女的泌尿生殖系统打交道,而其中又以男性为主。

“不愧是国外留学回来喝过洋墨水的,连专业都那么与众不同。她可是我见到过的第一个泌尿科女医生。”

“那个女人不简单。听说泌尿科现在每天病患爆满,而且大多指名道姓要她看。”

《哑妻》

他是商业王子,她是山里灰姑娘,为了救他,失去了治疗喉咙的最佳机会。

“宝贝,该回家了!”

“你是智障么?你认错人了。”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特殊的方法证明了。”

“啊……,你放开我……”

果然,再次三天无法下床!

作者:猫小主

文案:

第一章 这下你该满足了

三月的晚风,还有一丝丝凉意,天上闪烁着繁星,月光轻柔皎洁,透过窗户洒在屋内的地毯上。

屋内大床上的两个人交叠起伏着,正在做着人类最原始的事情。

男人蹙着眉头,像是享受又像是发泄。

安墨染双手抓着身下的被子闭着眼睛,承受着身上男人粗鲁的撒野。

从她身下传来刺痛的那一刻,她的心被填的满满的,忍着痛去配合他,他肯定不会怜惜自己。

忽然,男人又加快了速度,在一声粗重的呼吸省中缓缓的停了下来,趴在安墨染的身上轻微的颤抖着。

顷刻,男人鄙夷的看了一眼身下的安墨染,立即起身伸手拿个浴巾裹在下身,赤脚走向了浴室。

看着他的背影,泪顺着安墨染的眼角流了下来,他就这么厌烦自己么,这么快就要将自己的味道全部洗掉。

安墨染拉了拉被子,贪婪的闻了闻他留下的味道,眼泪却恣意的流淌。

爷爷给她的吊坠为什么没有用,说的话为什么他不听?为什么要讨厌自己?为什么一切变成了这样?

若不是她还有利用价值,恐怕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这几年里她一直没变,他发生了什么?

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停止了,凌慕寒走了出来。

俊美绝伦的脸上,透露着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羁,五官犹如刀刻般俊美,赤,裸蜜色的肌肤十分性感,整个人发出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

安墨染看着他十分的满足,好完美的男人,自己爱了他好多好多年。

凌慕寒看着床上的安墨染,眼眸里透露着无比的厌恶,他直径走到了床边,一把掀开了被子。

《惟愿此生温暖你》

虐女主虐虐虐各种虐心疼死

我拿胎儿做赌,赌许泽舟娶我,当我赢了之时,他心爱的女人却回来了……

作者:苏檬

文案:

许久,我应,好!

我想拿孩子的安危赌一次。

若赢,我能为我,为孩子挣一个光明的未来。

若输,命数已定,我无力回天。

许泽舟看着我如壮士断腕的决心,讽刺勾唇,"果真是我认识的宋青柠,为达目的,所有人得为你所欲铺路,你连你肚子里那块未成形的肉都算计,难怪青乐会死在你手里!"话落,许泽舟的腰身一沉,入了内。

一股撕裂的痛顿时如浪潮般席卷至我的全身,硬生生将那句"宋青乐不是我害死的"这句给拦住了我的齿关处。

许泽舟没有一分的温柔,动作愈发快速,我感觉我的身子快要撕成两半,小腹处隐隐作痛,一股不妙的预产蔓延全身。

在这一刻,我所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付诸东流,我不愿意了。

不愿拿我孩子做赌,正如许泽舟所言,这个胎儿还只是我肚子里未成形的一小块肉疙瘩,是无辜的,我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

她以为自己终于赢得他了,却没有想到梦没有开始便醒了,他爱的那个人不是她,他想要一生一世守护的人更不是她,而他心上的白月光也回来了…… 当得知自己患了癌症的时候,她反而平静了,爱了他这么久,早就伤痕累累的,或许死了正好是一种解脱。

《爱如泡沫一触就破》

顾泽琛说我不配拥有他的孩子,强行打掉,他对我如同仇人,而我坚持了十年的爱,最终如同泡沫,一触就破……

作者:安颜

文案:颜汐哀凉的站在她和顾泽琛新婚的卧室,这里都是她满含喜悦亲手设计出来的,可是他却从未回来过。

领证一个月,却只是她一个人的家。

“砰!”

突然传来的踢门声让颜汐身子一颤,转眸看去却发现顾泽琛冷冽的走进来,直接狠狠掐住了颜汐的脖子,双眸阴霾而又愤怒。

“说!你到底怎样才能放过你的妹妹!”

窒息感传来,让颜汐根本喘不过来气,只是听到顾泽琛的话,她连忙开口,“我……没……”

“没有?!你个心如蛇蝎的女人!若不是我发现的及时,她今天喝药差点就死了!”

她的手掰着他的大手,这是她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触碰,却是以这样的形式。

然而不等她哀凉,突然听到他的话,满眼惊愕,但是她现在完全喘不过气来,脸爆红,甚至她觉得脑子都快不清醒了,意识一点点消失……

《她是我的姑娘》

流氓校园扛把子x不想谈恋爱的少女

作者:星球酥

文案:

1.

一中高二开学的第二周,惹不得的一班沈泽就和六班的顾关山结了梁子。

大家都以为沈泽会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收拾一顿,却没想到沈泽这一收拾,把自己给收拾进去了——

……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沈泽将顾关山摁在桌上上亲吻。

“顾关山——老子他妈的太喜欢你了。”

顾关山眼里全是水,哆嗦着道:“你、你太过分了……”

2.

多年后。

微博上十多万粉的插画太太关山月拒绝了一发小黄本约稿。

她谨慎地发了条微博:

“不接小黄本,高二画过,有心理阴影!更不接各种过激背德play!请大家珍爱我,不要撺掇我开车(ノ_<)”

小粉丝大哗,纷纷揣测太太营养跟不上,揣测太太进入贤者模式,其猜测五花八门,令人叹为观止。

有人认真地追问为什么。

关山月哭唧唧:

“QAQ男,男朋友太喜欢实践了算吗……”

——————

从我十八岁起,她就是我所有的性..幻.想。

——沈泽

——————

《毒心美人计》

功成名就荣登帝位之时,他却用她父亲的头颅来回赠与她。

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他的一场局,而她之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作者:顾宝

文案:

疼。

撕心裂肺的疼,几乎要将上官云熙整个人吞噬了。

“给我踩,朝着那肚子用力的踩。今日不把那野种给踩下来,你们一个个都别想活了!”

沈碧儿优雅的坐在高椅之上,指挥这一班宫女太监,对着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上官云熙一阵毒打。

上官云熙死死的护着肚子,想要保护里面的孩子。咬住牙不让自己发出吃痛的声音,只是冷声道:“沈碧儿,你这样对我不怕慕容泽惩罚你吗?我怀的可是他的孩子,未来的太子。”

上官云熙的话不仅没有让沈碧儿害怕,她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一般,大笑起来,“哈哈……真是到死了还不知好歹。呵呵太子,不过就是一个野种罢了。你以为是谁让我这样对你的,我告诉你,上官云熙,就是阿泽让我这样对你的!”

上官云熙脑海里轰的一声,炸了,惊叫出声:“不,不可能的!慕容泽不可能这样对我的!”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幽居》

十年爱恋,一年婚姻。 她成了把婆婆撞成植物人的凶手,刚出生的孩子被丈夫亲手掐死…… 除了小腹上的疤痕,她一无所有。

错过经年,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一早落进他设计的局中,像一个不知死活的飞蛾,生猛的扑进火里,最终尸骨无存。

作者:棉小溪

文案:

栾城监狱。

吱嘎吱嘎的铁门,慢悠悠的分开。

苏依依本能的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她,被关在里面已经半年。

“走吧,出去之后好好做人。”身后狱警的声音响起。

苏依依应了声嗯,抬腿跨出了大门。

好好做人……

是啊,应该要好好做人,她这样声名狼藉的女人,必须要好好做人!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

苏依依抬眸,前面两三米远的位置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女人单手扶着自己隆起的小腹,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好似……非常的欣喜和期待。

“姐姐,我知道姐夫亲手把你送进监狱,你一定气急了,但,你也不能怪他,你撞成植物人的是他的亲妈,你的婆婆!”女人见苏依依不应声,几步走到她面前。

《一爱而深》

作者:生菜

文案:第一章 抽干她的血

夜色阴沉沉的。

医院走廊上,秦溪被两个保镖架着用力往外拖,但她的手依旧死死地抓着凳子,指甲都抠得泛白了。

“慕谨寒,你休想我去救秦芷若!就算她死在手术室,我也不会给她输一滴血!”

“如果她死了,你就给她陪葬!”慕谨寒的话冷酷绝情。

“哈,你就那么爱她?那我呢?我算什么?”秦溪狼狈不堪地抬起头,布满泪水的眼眸里透露出浓浓的哀伤,“明明先前你说只爱我一个人的,现在你却为了那个贱人抽我的血……”

秦溪是秦芷若的姐姐,两姐妹都是RH阴性血型,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稀有的熊猫血。

如今秦芷若因车祸躺在手术室,医院没有备用血,正等着抽秦溪的血救命。

慕谨寒厌恶地说:“你觉得我会爱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别做梦了!秦溪,从你和纪离背着我偷情开始,你就让我恶心!要不是芷若善良,替你求情,你以为自己还能好好地站在我面前?”

“她善良?替我求情?”秦溪倏地笑了,“慕谨寒,亏你那么聪明,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出来她在做戏!我说过很多遍,是她陷害我和纪离的,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而是一个蛇蝎心肠的贱人!”

“啪!”慕谨寒一巴掌扇在秦溪脸上。

秦溪的脸被扇得歪过去,嘴角溢出一丝猩红的血液,脸颊高高肿起,那张原本精致的脸蛋渗透着一种触目惊心的凄凉。

慕谨寒这一巴掌真是打得好狠!

秦溪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仍然不肯死心,带着最后一丝卑微的恳求:“谨寒,只要你和秦芷若分手,和我重新在一起,无论要我给她输多少血都可以。”

就算抽干她的血,她也不在乎,只希望眼前的男人能重新爱上她。

男人不屑地看着秦溪:“你这样求着男人喜欢你的样子,真贱!”

秦溪的脸唰地白了。

一瞬间,胸腔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缓缓抽离,那是这两年来对慕谨寒的爱意。

秦溪的唇角弯起一抹古怪的惨笑:“对!慕谨寒,你说得太对了!是我贱,是我不该,我凭什么纠缠你,你就应该和秦芷若那样善良的女人在一起。”

慕谨寒看着她的笑容,不由地皱起眉,心里竟然无端生出一丝不安和难受。

他怎么可能会为这种下贱的女人难受。

慕谨寒忽略掉心里那点异样,冷酷地对保镖说:“带她去抽血!”

……

“慕先生,不好了!芷若小姐的凝血因子有问题,需要输更多秦溪小姐的血!”护士急匆匆地跑出手术室。

“那就继续抽。”慕谨寒命令道。

“可、可那位小姐已经超过规定的抽血量了。再抽下去的话,恐怕她会有危险。”

“你的意思是救不救,她们其中一个必有危险?”慕谨寒倏地眯起眼,眼神森冷地盯着护士。

《你是我心口的朱砂》

作者:苓夕

文案:漆黑的房间里,到处充斥着*的*声。

男人匍匐在女人的身上。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他的动作机械,眼神空洞。除了生理上的感官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许晴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用力咬着下唇,生怕娇喘声会从嘴边溢出。

伴随着男人动作的加快,许晴终究是没有忍耐住。即便是压抑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还是钻进了祁邵川的耳朵里。

祁邵川皱着眉,愈发的大力,他双手抓着许晴的腰肢,一下下的都顶到了最深处。

他巴不得早些结束这荒谬的一幕。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屏幕的亮光照在祁邵川的脸上,映衬着他那张不耐烦的冷漠脸庞。

许晴下意识的轻颤。这个铃声,不但祁邵川,就连她都很熟悉。

带着一丝期盼。许晴攀上祁邵川的脖颈,小声的呢喃着。

“能不能……不要接。”

祁邵川犹豫了几秒钟,起身从许晴的身体里抽离出来。这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许晴仿佛坠入冰窖。

祁邵川光裸着身子,翻身下床。他确实没有接那个电话。并不是因为许晴的那一句嘱托,只是不愿让安冉听到他的*声。

他没有立刻去浴室,而是站在床边,拿着手机,敲下了一行字。

‘我很快就回去,不用等我。’

许晴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她望着祁邵川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种感情,仿佛也在一点点的流失。

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不行。这个男人的心里,从来就只有安冉。

许晴冷笑了一声,例行公事一般的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伸手想要拿一旁的药罐,却意外的看到了里面两本大红色的证书。

这是她和祁邵川的结婚证,两年了,许晴一直当宝贝一样的放在那里,时不时的就拿出来看一眼。结婚证的边角都有些起皱了,那是因为许晴翻了太多次。

吸了吸鼻子,许晴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将结婚证往里塞了塞,好让他们不再出现在视线里。

许晴拿出药瓶,倒了两粒出来,刚准备塞进嘴里,却突然听到了祁邵川的暴喝声

《情愿一生爱如初》

作者:玖玥瑾

文案:

当年许佳诺受辱的残忍画面让辛柏初气血上涌,他像只狂怒的野兽,狠狠的惩罚着身下这个处心积虑想要嫁给他不惜毁了许佳诺一生的恶毒女人,他要把佳诺当年承受的痛苦,加倍的还给她……

身体被撕裂,心口如刀剜。

百口莫辩。

哭哑了嗓子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的许愿,终于痛到昏了过去……

直到冰冷的水泼在脸上,把她激醒。

一丝不着躺在地上的她,被头顶浇下的冷水呛得咳嗽不止。

“别忘了吃药,不然就等着打胎,因为你不配怀我的孩子。”衣冠整齐的辛柏初满眼厌恶的冷睨着她,“你毁了佳诺,我便毁了你。”

他甩下这句话,大步离去。

许愿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砖上,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只是任凭泪水肆意的奔涌……

《独嘉记忆》

作者:公子如兰

文案:卫凌阳站在原地,偏头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落在徐嘉穿着背带五分短裤的小腿上,盯着看了一会,再低头看看自己差了不止一个色度的小腿,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啧啧,腿可真白啊!”

那是1998年的夏天,十岁的徐嘉和十岁的卫凌阳第一次见面。

很多年以后,卫凌阳一想起这件事来,都觉得自己赚大了,一撞就撞出来个媳妇儿。

作者有话要说:

CP:徐嘉(受)卫凌阳(攻),从校园到社会,竹马成双,破镜重圆。

《亲爱的时先生》

作者:绛美人

文案:

时御寒:“床都上了,爱都做了,你竟然还想离婚?”

宋清欢:“时御寒,我喜欢你,你是否喜欢我?”

时御寒:“你的喜欢,真便宜。”

宋清欢:“便宜?你还给我一百万一夜!”

时御寒:“钱多,没地方花!”

他是她见过的最腹黑妖孽,高冷毒舌的男人,身体力行,速战速决,说结婚就结婚,说要你就要你。

半夜三更爬上你的床,却不屑地说你勾引他,大清早衣衫凌乱在你身边醒来,却厌恶地说你强了他!天啦,还有公理吗?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你是我唯一》

作者:花

文案:

昨晚半夜三点,一个月不曾回家的丈夫忽然出现。

他披星戴月而来,不是看她过得好不好,而是直接把她从睡梦中拎起来,寒声说:“陆唯一,把孩子打掉!”

多么冷血无情的话?!

她当时跪在地上,紧紧的抱住霍城叙的大腿,哭得嘶声力竭,苦苦哀求,“城叙,我求求你,让我生下他,让我生下他好不好?!

我可以离婚,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这个孩子!”

她不要什么骄傲、什么自尊,只要能保住这个孩子,她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然而她面前的男人却依旧是一脸矜贵,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他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一张一合,冰冷的吐出两个字:“打掉。”

说完,他猛的抽出长腿离去,丝毫不顾忌是否会伤到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来去匆匆,在别墅里停留下的时间不过五分钟。

他不要这个孩子,哪怕她以离婚当作条件。

她知道的,他嫌弃她,觉得是她用卑鄙的手段拆散了他和陆瑶,是她给下了催情药而要了她,是她偷偷的打了排卵针怀了孕,目的就是为了用孩子绑住他。

可这些都不是她做的,她究竟要说多少次,他才肯相信她?!

她只是想要留住这个意外而来的孩子,因为孩子是无辜的,可即便这样,他也不答应。

他竟……这样恨她吗?

《错恋成婚》

作者:七月上

文案:她被他逼到墙角,冷声低喃:“送我充气娃娃是什么意思?”

手指划过她的下巴,沙哑道:“你比她更合适...”

墨小瞳欲哭无泪,她只不过是送个快递而已,怎么会遇到一个变态男,更变态的是。

这个男人还是她未婚夫的哥哥。

她处处躲着他,可老天总不如她所愿。

兼职试睡员,她睡的是床,不是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又冒出来了?

她面试小出纳,怎么成了总裁贴身特助!

她终于愤怒了。

“大哥,你是狗皮膏药吗?”

他把她圈在怀里,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是狗吗?”

她很想说,大哥,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江湖传言,冷大少不近女色,那这个屡屡调戏她,夺她初吻,初夜的人是鬼吗?

他“疼”她入骨,宠到无法无天,无人敢管...

——生活不只有眼前的甜美,还有缠绵的夜晚和无度的疼爱。

《终于撩到你》

作者:繁星似火

简介:文案

转学过来的第一天,陆时就被扑倒在地强吻了,此后,他便被人惦记上了。

一回生,二回熟。

元旦晚会当晚,一片黑灯瞎火,陆时再次被人按倒了。

……

多年后,陆时开着一辆彪悍的路虎将时一一堵在了大西北的无人区公路沙漠路段。

“撩完就想跑?”

“陆先生,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还有,我已经结婚了。”

校园到婚纱,前期女主撩,后期打脸男主,各种撩,极致甜宠

《明知相思苦》

作者:瑶小白

文案:

新婚之夜,她的丈夫,将她丢给几个人随意侮辱,生死攸关之际,他却逼着她将眼角膜给他心尖儿上的女人。十年前的相救,宁锦知道,宋致远是她一生都走不出的魔障,可最后,再深厚的爱,却也只化作一句,死生不复相见。

举报/反馈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