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妃天下》 免费试读

。怕是除了行刺者,无人想得到。

那些王孙贵族,此时依旧衣衫华丽,服饰上的珠宝,光影潋滟地反射着暮春的丽日。他们看上去依旧光鲜,只是脸上,多少都有一丝惊惶。

他们谨小慎微地走动,生怕刺杀之罪连累了自己。

刺客虽被侍卫们生擒,却没有审问出谁是主使。那个刺客行刺失败后,便已服毒身亡。只是,他行刺之时,穿着北鲁国服饰。是以,许多人猜测幕后指使是北鲁国。

夜无烟却当即打断了这个臆测。

“北鲁国和南玥刚联姻,北鲁国绝不会行刺本王。如果是北鲁国派出的,何以要穿着自己民族的服饰,唯一的解释就是嫁祸。是有人要破坏我南玥和北鲁的邦交之谊。”夜无烟淡淡说道,云淡风轻的声音里,却自有安抚人心的魔力。

“烟哥哥,谢谢你能相信我们的清白。”伊盈香闻言,清眸中泪光闪耀。

夜无烟轻抚她的玉肩,俊脸含笑。

风暖坐在席间,玉指执着酒杯,神色间一片从容,似乎根本不知方才的刺杀之罪几乎殃及到两国之谊。也或许,他根本就不在乎。

混乱的场面终于平静下来,草茵之上,绿水之畔,盛宴重开。一切是那样祥和,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

只是瑟瑟坐在筵席上,心内却再不能平静。她担心的倒不是谁要刺杀她,要她命的人,她绝不会姑息,假以时日,定会查得水落石出。她心中的不安源于夜无涯。

她一向自诩潇洒,但终究是年少女子,在这样一段乍然降临的情感面前,难免有些慌乱。但是,她却很明白地知道自己的心意,她并不喜欢他。是以,她感到了愧疚。在这样一份坦诚纯净的感情面前,感到了愧疚。

终于熬到了宴会结束,瑟瑟随着夜无烟和伊盈香登上了马车。

马车还没有行驶,就有夜无涯府上侍卫来报,夜无涯要搭他们的马车一同回府。虽说夜无涯的府邸和夜无烟相距不远,但堂堂皇子,却要搭别人的马车,着实有些令人意外。

夜无烟眸光一深,唇边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车帘被人缓缓掀开,夜无涯在侍卫搀扶下,缓步登上了马车。

车中两个卧榻,夜无烟和伊盈香并肩而坐,瑟瑟坐在他们对面的榻上。

夜无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