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未来的究竟是什么?和平,又或许是战争。总而言之,一定与正义无关吧。

我素来就不相信那些所谓的真理、大道理,说多了都是扯淡。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在以后的路上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

有一日,我家的公爵府邸门外很是吵闹,于是我便踱步出门瞧瞧。只见一个魁梧高大,肤色黝黑的丑和尚挡在门口,身后还背着一个大包袱,死赖在门口不肯走,十几个家丁硬是百般拉扯也拉扯不动。

我大概也能猜出是什么情况,决定要亲自应付,于是我从怀里摸出一块伽马帝国印制的比特银币,走到他跟前要给他。

那和尚满面刀疤,见我朝他而来,便肃然起敬,推开我的手拒绝收我给他的钱。大概是我的错觉,当他对我肃然起敬一瞬间,我赫然觉得他不再像个僧人,而更像是一个劫道的。

“施主,您可是这家府邸的主人?”

他双手合十,端放在胸前。

我也没好气,将双手藏于背后,扬着下巴,一副游闲公子的扮相。

“正是,我就是这座府邸的主人。和尚,你有什么事?”

“阿弥托佛,施主,贫僧见你骨骼清奇、天赋秉异,定是个旷世奇才,贫僧愿意与你结个善缘。”

我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出来。

一般江湖骗子的套路就是先夸你骨骼清奇,是个奇才,然后再骗你买书,说等你练好了就能融会贯通,打通任督二脉,一夜之间成为一个绝世高手。

听上去有点扯,不过一夜成为绝世高手还是有可能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拥有科技力量以外,还有魔法与灵气并存,都能提升个人功力,也不乏有短时间可以将你的功力提升到世界级强者的地步。但是如果想要达到这样的地步,还是要付出惨烈的代价的。历史上有多少人曾被忽悠过,买了那种快速提升功力的秘籍,沉迷于力量,误入歧途,最后被力量反噬或爆体而亡。

臭和尚,敢骗我!要不是我以前也倒卖过这种垃圾秘籍,备不住就真上了你的套了。

“滚,骗你妹的香蕉菠萝皮,骗人骗到你祖宗这儿来了?”

我做了个手势,让家丁们抄起棒子,准备赶人。

“施主,请您稍等。”

和尚蹲下身,解下绑在身上的大包裹,从包裹里面摸出一本厚厚的大书,我接过那本大书,只见封面上印着几个鎏金大字“金·瓶·梅”。

看到这书名,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单不说别的,这书是二百多年的禁书,里面内容大多数所讲的就是某个历史时期的绿帽故事,剧情生动,文笔流畅,同时还配有插图,让整本书简单易懂,在几百年前甚为流行。

等等,“金·瓶·梅”可是在两百年前就被伽马帝国文化监管所给封禁的禁书,而这和尚居然能在伽马帝国持有这种书,看样子一定不是来自本国的寺庙。

“不是伽马帝国的人我就不用怕了!”

我这样想着,于是挥手指挥家丁,二话不说,将这个和尚背着的大包裹抢走,放进府邸。

和尚倒是不愠不火,面容和善的向我行了礼。

“施主,您这般对贫僧的书感兴趣,想必施主对求知的渴望天地可鉴。也罢,那些书,就当做是贫僧与施主结的善缘,愿施主与贫僧的善缘能跨越千山万水,南无阿弥陀佛。”

“废你妹的话,赶紧滚!你拿着本禁书还敢在伽马帝国四处游荡,要不是你遇上我,你早被卫兵关进大牢里了。”

我不耐烦地走进府邸,命家丁关了大门。

可是,让我做梦也没想到,遇上了这个和尚以后,真的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叫林克·贾鲁·法雷顿,出生于伽马帝国的首都普兰克林市,伽马帝国法雷顿家族的继承人。

世人称我是“法雷顿二世”,但这只是表面,更多的人私底下称我为“无药可救的法雷顿”“废材法雷顿”“摊上个好爹的窝囊废”。

我老爸兰特·法雷顿,十一岁上沙场,立下战功无数,不到二十岁就是个名动四海的英雄人物。从小卒升到了百夫长,仅率三百名铁骑,就在一夜之间就端了阿尔克里亚国一座足有六万人驻守的钢铁要塞,俘虏了三十万精灵族战士及百姓,被陛下亲自钦点为“猛禽上将”,震慑大陆。不过他一直都在北境领域的开辟着新的领地,常年都在冰天雪地的北境领域,与野人、巨人们作战,多少年也不回一次家,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件喜事。

我老爸,就是个变态。

至于我,与老爸的丰功伟绩比起来,的确很没出息。八岁偷看女人洗澡,十岁偷女人丝袜,十三岁混迹伽马帝国各大夜总会所。伽马帝国是没有妓院的,如果真的有,我恐怕也能成为这个领域里的英雄。

和其他贵族子弟比起来,我天生体质虚弱,在练武上跟别人差了一大截。变态老爸有意让我学习魔法,成为魔法师。

哪想第一天上魔法课,魔法师入门导师就是一个妙龄美少女,法师袍包裹着她诱人成熟的娇躯,黑色丝袜勾勒出诱人的曲线,简直就是个性感多娇的尤物。所以那天一下课,我联合几个跟我有相同癖好的同学,把导师堵在了墙角,强行脱掉了她诱人的丝袜,被我收藏了起来。我们几个人端详着导师脱掉丝袜后,露出的雪白嫩脚直流口水。于是我带头,用手指在她的脚心上来回摩擦着,她悦耳如银铃般的笑声在耳旁响起。

我全然不理会她的痛苦,和小伙伴轮流来瘙痒。

两个小时左右,我听到她的笑声逐渐的减弱,直到消失。我这才急了,用手探了探美女导师的鼻息,才发觉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事态发展的很快,魔法学院将我们几个人告到了伽马帝国最高法庭,法官判处我们“故意杀人罪”,每人判处绞刑,立即执行。

眼看着前几个同学一个个被绳子给绞死,我还是没盼来变态老爸来救我。不过,倒是有一个家丁跑到刑场给我带来变态老爸的话。变态老爸说我是自作自受,如果我死了他会到我的坟前给我给我送束花顺便再烧点纸,然后再去找别的女人生一个。

不过,多亏在执行的前一秒,老管家及时给我送来了老爸被册封为“猛禽上将”时,陛下御赐给法雷顿家族的免死金牌。

这种免死金牌,家里足有十块之多的,老爸连这个都不肯给我一块?!从那以后,我对变态老爸的承受能力又降低了一个下限。

总而言之,从那以后没有一所魔法学院愿意收我,我也就当不成魔法师了。

不过说实在话,魔法师的确不是人干的行业。那些魔导士,大魔法师放个火球消灭千军万马,一扬手就是雷鸣闪电的,其实每次施法结束,相关咒语就会在脑海里消失,就得重新去背,所以魔法师才会在身上准备密密麻麻的小抄。

回到房间后,我打开了和尚的大包袱。刚解开扣子,如砖头一般大小的书从包袱里“稀里哗啦”的掉了出来。

什么《七天学会希波拉克语》,什么《绝世武学——撕天掌》,还有什么《超级密码学》《布拉奇·达芬珍藏手绘人类解剖图谱》《你今天怀孕了吗?》……各种各样的书,每本书都是精装,有的书还是用鎏金边刻的,晃得我眼睛直冒白光。

不过不得不说,每本书都是价值连城且实用的书,还有一批被禁几百年的珍藏本。看着这些令我眼花缭乱的书,让我不禁陷入沉思:这和尚到底是干什么的?

在众多书籍中,我挑了一本最令我感兴趣的书,书名叫《世上最杰出的刑讯官汤米·布迪——皇家刑讯官绝密笔记》。

虽然现在时局动荡,可是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凡是俘虏,都不可以对其虐待,不允许使用会造成人身伤害的刑罚,否则将会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

所以刑讯官这个职业就诞生了,它在战争中肩负着重大责任。如果一个杰出的空军,可以驾驶着飞机消灭几十架敌机。那么一个杰出的刑讯官有可能会在一次刑讯中套出口供,从而拯救数万或数十万的人民或者挽救一场战争。

不过,刑讯师从来不对男俘虏进行刑讯,只对女俘虏进行拷问。女俘虏相比男俘虏心细,便于伪装,所以她们会携带更多的情报。

至于刑讯师能不能成功套出口供,就要看刑讯师能不能在不会造成人身伤害的前提下,展现自己的手法了。

从这天开始,我每天都捧着这本书仔细研读。

命运就像是无情的海浪,当你想在海面上平稳航行时,它总是会想方设法把你拍倒,果不其然之后的一个夏天开始,它就开始打破了我平静和平的生活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