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lwswxs.com("乐文书屋小说"首字母)"。    丁汉白险些把饭喷一圆桌,而硬生生憋住的后果就是呛进嗓子,他咳起来,从一小声变成一大声,逐渐剧烈,快要咳出肺管子。    其他人顾不上思考纪慎语什么情况,姜漱柳倒水,姜采薇拍背,丁延寿吓得停止训斥,全将注意力凝聚在丁汉白身上。    而丁汉白咳得地动天摇,目光却稳如泰山地留在纪慎语那里,含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又掺着难以言喻的稀罕。这小南蛮子太有意思,居然当真了,并且还照着做,他慢慢平复,擦擦嘴灌一口热茶,吐出俩字――“笨蛋。”    纪慎语重新坐下,一脑袋栽碗里,将蜜瓜小枣饭吃得粒米不剩。饿太久了,还想再来一碗,可是师父师母的表情那么严肃,他便忍住。    姜采薇小腿一疼,扭脸看丁汉白。    丁汉白朝纪慎语努嘴,并用眼神示意。    姜采薇了然,二话没说将自己的碗递过去,故意道:“慎语,再盛一碗去吧,顺便帮我也盛点。”    纪慎语见对方向他挤眼睛,立即明白,又盛一碗回来,胸中阵阵发热,饭也吃着更甜。织手套那次是,这次也是,姜采薇赐予他的体贴就像雪中送炭,他感激到……乃至觉得受之有愧。    羹汤皆空,几口人陆续搁下筷子。    两位长辈外出一周,虽然算不上风尘仆仆,但也气力有限,没继续教训小辈。而丁汉白逛荡一天累得够呛,才不管犯没犯错,撂下筷子就回去睡觉。    纪慎语紧随其后,回到居住的一方小院才彻底放松。他踩着丁汉白的影子,上台阶,丁汉白的影子消失了,丁汉白本人也毫无停顿地走开。    他还抱着对方那件外套,打算洗干净再还。    纪慎语没有关门,坐在桌前听动静。听丁汉白跑去洗澡,又听丁汉白洗完跑回来。他掐着时间出去,挡住对方的去路。    丁汉白浑身冒热乎气,潮湿又清新。想起纪慎语晃脚丫子甩他一身水,于是凑近模仿姜廷恩家的老黄,来回甩着头,水珠四迸。    甩完头晕,他皱眉问:“挡着路干吗?”    纪慎语说:“师哥,你为什么替我被黑锅?是我想学车才――”    丁汉白打断:“那也得我让你学啊,左右都会骂我,少骂一个是一个。”    纪慎语看着丁汉白,他想,丁汉白对他属于“少骂一个是一个”?难道不是“不能只骂我一个”?    丁汉白被这人盯得发汗:“你还有没有事儿?困了。”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