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这一句,他的节一哦操一哦和尊严瞬时瓦解,扑啦啦碎成了一地渣。

如果自己不去,这位变一哦态非常非常变一哦态的莫公子肯定会折腾掉自己不止一根毫一哦毛一哦。

“歹命啊……”

踏风而起那刻高大人长吟,迎着月亮,流下了他成年之后第一行清泪。

“虎妞她一哦娘一哦做花生糖需要时间,所以你先睡,明天肯定会有糖吃。”

高大人泪奔之后莫涯说话,顺手一哦捏一哦了一哦捏一哦那嗔的肥腮。

“嗯!”那嗔答道,眼睛贼亮贼亮地跑去睡了。

夜一哦色一哦这时渐深,寺一哦内一哦古树轻摇,开始弥漫起一阵绝不寻常的秋雾。

莫涯昂首,随风轻嗅,果然闻到了一股咸腥而危险的气息。

“白天来的便是你么?”这位变一哦态微微张开了双臂,居然一笑:“很好,那你看,我这双招子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诚然,我们是布雷王,文里提到的线索都会提起来有朝一日爆掉,但是亲们也不要被吓到,如文案所说,这只是个软玄幻真耽美,不会有非常复杂的玄幻情节,主题么,也无非就是攻来受去虐来虐去的狗血~~~

另:亲们期待的东西会在下章,当然,您如果纯洁并无期待,那这句便是废话……

第八章

不知过了多久,桦树丛那边飒飒起风,秋雾开始转浓,浓到诡异,似乎一条白练盘踞。

莫涯明明睁大了眼,可在这雾中竟然全盲,连一星一点也瞧不见。

有细碎的脚步靠近,踏着落叶,窸窣作声。

莫涯慢笑,一步也不后退,感觉到那人渐渐靠近,将一只手举了上来。

很明显这并不是一只正常人类的手,指尖一哦硬而冰冷,在莫涯脸颊轻轻一划,就划开了一条长长血痕。

“我血的滋味非常甜美。”莫涯轻声,轻 佻而邪 恶。

那人依旧沉默,手指婆娑他伤口的鲜血,慢慢抚一哦摸一哦他脸颊,动作竟是颇有几分一哦爱一哦怜。

白雾这时开始转淡,莫涯凝神,才刚看见两道琥珀一哦色一哦的微光,那人的手便已经遮上了他眼。

尖而冷的指尖爬上了他眼睫,如无意外,下一刻就会将那里变成两窝血洞。

“只可惜我并不想将这双招子给你。”在最后的关头莫涯突然说话,右手回收,手肘去势如电,直取那人一哦胸一哦膛。

最简洁有力的攻击,无有一点花式,但速度和力量结合,却绝对能够轻易敲断一个人的一哦胸一哦骨。

莫涯对此从来自信。

白雾这时愈加浓烈,雾里那人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似乎早就知道他会出这招,人急速后退,很快就退出了他的攻击范围。

似乎并没有意思和他纠缠,那人没有回击,只是飞速离去。

满林的浓雾旋即消散,白练似的迤逦而去,最后居然还扫上莫涯脸颊,异常挑一哦逗的做了一个告别。

那绪赶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莫涯脸上挂着血,正垂手蹲在墙边,看样子是在等他。

“他来过,然后又走了。”

八个字交代过程。

“他是谁?”

“我没看清,但可以确定,肯定就是挖走你病人眼睛的那个人。”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