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慕年傍晚才从陆家出来。

才走进电梯,便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妇抱着一个精致的小女孩。

少妇低着头对着小女孩训斥着什么,小女孩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嘴巴撅着,不肯说话,小脸埋在她胸前。

见景慕年走进来,少妇瞥了一眼,随后继续低头,将小女孩都往怀里塞。

“小镜子,以后可别到处乱跑,知道吗,坏人太多了,要是小镜子被人捉去煮汤,妈咪就再也找不到小镜子了。”

“可是……小镜子想见爹地……”

“爹地昨天不是来见过了吗?”

“可是爹地很快又走了……”

景慕年听着两人的对话,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少妇抱着小女孩走在前面,依旧低声嘀咕着什么。

看着两人的背影,景慕年眼眸泛起了潋滟,多年后,他的嫤儿,他的孩子,也该是这样的场面。

小女孩好像对他很感兴趣,偷偷从少妇臂弯下探出了半张脸,一双眼睛认真地朝着他打量。

景慕年对上她的视线,冷魅的表情也柔了几分,对她掀了一下唇。

小女孩眉眼也弯了,虽然看到半张脸,可是也能猜出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媒体上陆嫤画的报道几乎全部被撤掉,但是对于热衷于八卦的杂志社同事,早已将这事儿脑补了好几回。

陆嫤画才出现在办公室,便被同事给包围。

“呐,小陆,昨天上午你没有来上班就是去抢婚去了?”

小柳凑了过来,第一个发问!

“楼下保安大叔说了,昨天下午有个很帅的男人上来找你,你说是不是景少?”

陆嫤画呆呆地没有反应过来,惹得几个文艺男同事对着她直流口水,“果然是萌萌哒……可惜是别人的了!”

“你是说阿景吗?”

“阿景?这是你对景少的昵称吗?”小柳惊恐地睁大眼睛。

这么没有霸气得昵称……

景少到底是怎么接受得了的?

一天下来,陆嫤画总算是从同事的手里解放出来,只是两人相识到现在相爱的故事也渐渐在小柳手里渐渐生成。

俊美如妖的富家子弟竟只喜欢男人,在不断和男人的纠缠之下,对牵红线的呆萌女生有了好感,尔后一步步接近,不惜放弃家族联姻,不惜放下高贵的身份,只为追求自己心爱的女人……

如此之类,小柳用绝美的文笔,华丽的辞藻,倾注所有的感情写成了一篇凄美的文章,标题:妖孽景少追妻萌萌哒!

这篇稿子第一时间发到了主编秦勇的邮箱。

秦勇看到这标题,第一反应是,毙掉!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