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淮瑾是老太太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刚生下的时候身体又弱,所以老太太是真的把他疼的跟眼珠子似得。  周淮瑾从小娇气而且挑剔,带他实在是太难带了,于是周家人是轮番上阵,就连大他三岁的周淮安也被指派去照顾弟弟。  周淮安白天被周淮瑾欺负着,晚上还被周淮瑾闹腾着,周淮安五音不全,一唱歌,周淮瑾就想打他,于是周淮安开始讲故事,可在他的故事里,所有的大灰狼都会变成正面,小白兔被吃是活该,周淮瑾的启蒙故事都是周淮安讲的,但在听遍了这些故事之后,周淮瑾就不耐烦了,他表示如果周淮安再讲不出有趣的故事,他就要开揍了,最后周淮安眼睛一亮,他可以讲出一个他感兴趣并且周淮瑾会听的故事了。  当年周淮安十岁,周淮瑾七岁,周淮安把从他大哥那里听来的故事讲给周淮瑾听。  小周淮安是这样开头的,“父亲年少叛逆,为了证明自己不靠家里,也能有大出息,便去山里当了土匪,一路过关斩将,当上了土匪头子,且这股土匪的势力发扬的越来越大。”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周淮安的眼睛亮晶晶的,周淮瑾觉得他三个眼睛这么亮,那这个土匪头子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位子,于是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了。(周老大:咱家难道没人告诉小四儿,土匪是反派么?)  周淮安的第二句:“父亲身长八尺,膀阔腰圆,剑眉入鬓,眼似星辰,一出手便能掐死一窝小鸡。”(周老爷子:死小子!老子那是徒手对付了两只狼!不是掐小鸡啊!还有,你才膀阔腰圆呢!老子肌肉不要太好!腰不要太精瘦哦!)  周淮瑾:“。。。。”虽然他不知道英俊的长相和掐死小鸡有什么关系,但他仍然记下了。  周淮安见周淮瑾听得认真,心里很是得意,于是摇头晃脑的说道,“父亲打家劫舍,见着了美貌的小娘子就抢回去当小妾,听说有很多貌美的小妾,就能说明这个男人很有本事。”(老太太:我好好地小四儿就被三儿给教坏了。)  “母亲也是被父亲抢回去的,不过父亲抢母亲栽了大跟头,因为外公更厉害。”  周淮安讲故事从来都没有逻辑性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还有很多细节他都没说,因为他也不知道,但看着弟弟有些不明并且期待他继续讲下去的神色,他觉得讲故事不能这么虎头蛇尾,于是他很有责任感的加了一句,“从此父亲和母亲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周淮瑾听完这个故事总结了一下,当土匪的父亲抢了母亲,所以他们幸福的在一起了,此外要好好巴结厉害的外公。  此后,在周淮安的错误灌输下,周淮瑾就奔上了喜欢就抢,抢不到就找人帮忙抢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了。  在周家人发现的时候,周淮瑾已经定性了。  老太太对着走上他父亲老路的周淮瑾表示很愧疚,因此越发溺爱了。。。。。  ――――――周淮瑾是霸王――――――  这时候他三哥讲故事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虎头蛇尾了,因为知道的多了,所以讲的更加细致,周淮瑾听着他三哥的声音,终于觉得困了,他打断了周淮安对老爷子滔滔不绝的吹捧中,只淡淡的说道,“跳到结局最后一句话。”  周淮安愣了一下,顺着周淮瑾说道,“母亲虽是父亲抢来的,但两人却是产生了真感情,最后父亲和母亲幸福的在一起了,母亲为父亲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