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

“呼呼呼……噜噜噜……哼哼哼……”

刚上车,顾佳就睡着了。她打呼噜,真的很特别,特别的……吵!

这是人睡觉该发出的声响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把猪丢后座了呢。

“你对她做了什么?”牧童试探性地问道,“出去时候还好好的。”

半天不见,怎么疲惫成这样。

傅司楠看了眼熟睡的某人,皱眉道:“喝了点酒,就成这样了。”

就这破酒量,还去酒吧,丢不丢人?

“你带她去酒吧?疯了吧!”

“……”傅司楠脸一黑,“她带我去的。”

牧童一个急刹车,顾佳没坐稳,整个身子滑到傅司楠怀里。

傅司楠刚想把顾佳推开,就听到牧童的声音,“言逸琛回国了。”

“言逸琛?”他终于回来了。

“听说这次,他把言依彤也带回来了。”牧童提醒道。

放眼整个A市,谁不知道言逸琛是个妹控。言依彤喜欢游乐园,他就在家里建了一个游乐园。言依彤说想要件公主裙,第二天整个A市的公主裙全部断货。言依彤说她想去国外念书,言逸琛怕她在国外受欺负,二话不说,也跑去国外了……

总之一句话,得罪言逸琛可以,得罪言依彤不行。

“知道了。”

几年不见,还真有点想他。

“到了!”

一句话,把傅司楠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啊呼呼呼……”

这女人心真大,和陌生男人出去,居然敢睡得跟死猪一样,真不怕吃亏。

傅司楠将顾佳推了推,又捏了捏她的鼻子,愣是叫不醒。

感觉到异样的顾佳,下意识地往傅司楠怀里钻了钻。隔着两层衣服,傅司楠都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秀发的香味,加上这暧昧的姿势,让人想入非非。这女人,怎么睡觉都不老实。

或许是太久没和异性亲密接触过,傅司楠的脸,瞬间红到耳根。他连忙推开怀里的死猪,起身下车。

牧童透过后视镜,目睹全部过程,不可思议地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啪!”

“真疼啊!”痛是真的,高兴也是真的。

傅司楠将顾佳从车上抱起,往顾家走去——虽然白天顾佳说要带他出去培养感情,但她现在睡得跟死猪一样,两人还没结婚。于情于理,人都该送还顾家。

顾晴看到傅司楠抱着顾佳进来,揉揉眼睛,突然眼珠子一转,笑吟吟道:“傅少,我带你去她房间。”

顾晴领着傅司楠来到顾佳房间,刚进去,就听见‘嘭’的一声,门关了。

“祝你们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说完,顾晴便带着钥匙离开。

不管傅司楠是不是傻子,有没有行动能力。只要他们孤男寡女一晚上,就够了——他们嫁女儿,是看上对方的钱,又不是人。

“呼噜噜……”

床上的某人,丝毫没受到影响,依旧睡得很香。

傅司楠额头上的黑线,又多了两条。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把人丢在路边,让她和垃圾一起被回收。

正当傅司楠把人放到床上,准备睡地板时。顾佳突然伸手,主动搂起他的脖子。

傅司楠一个没站稳,整个人压在顾佳身上。

说实话,他接触过的女人不少,亲密接触过的女人,还真没有。

未等他反应过来,傅司楠就明显感受到,他的脸,被什么温热的东西碰到了。

她居然非礼他!

“好大好软的娃娃!”顾佳呢喃着,“抱抱!”

傅司楠的脸颊瞬间变得通红,“你注意点分寸,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顾佳像是没听到般,从脸,蹭到了他的嘴唇。

“唔……”

第二天

傅司楠是被痒醒的,睁开眼,顾佳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支口红,“你对我做了什么?”

“应该是我问你吧?说,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怎么一觉醒来,他们就……坦诚相见了?

她酒量向来很好,即便是喝了酒你只记得他们去了酒吧,她喝了杯酒,然后帮一位美女解围,而后面发生的事情,怎么半点印象都没有。

“你为什么睡我床?”顾佳一脸认真。

傅司楠眉头一锁,“你当真不记得了?”

好心好意送她回家,却被反锁在里面。

准备打地铺睡觉,却遇上女流氓非礼,逼他趁人之危。

【系统:是否需要小艺帮忙回忆。】

“是!”

她倒要看看,傅司楠这位长得好看的傻子,是如何趁人之危的。

【系统:载入中……】

小艺把昨晚的画面,在顾佳脑子里过了一遍。得知真相的顾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原来趁人之危的不是他,是她!

顾佳脸上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没想到,她也会有害羞的一面。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房间的?”

“问你妹。”

果然,男孩子出门在外,也要保护好自己,要是遇到昨晚那种事情,可就晚了。

顾佳想冲出去找顾晴问个清楚,却发现房门怎么也打不开。

“反锁了。”傅司楠提醒道。

“……”

顾佳明白了,就算她没有对傅司楠下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会落下话柄,到时候,她想悔婚都悔不了。

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老古董思想。她若真不想嫁,别说生米煮成熟饭,就算熟成爆米花,照样能脱身好吗。

这个顾晴,年龄不大,胆子倒不小,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我怎么收拾你。

走门肯定是行不通,顾佳走到窗户前,往下打量,还好不高,才三楼。

顾佳回过身,爬到傅司楠身旁,直勾勾地看着他。话说,这男人长得还挺帅,八块腹肌十分明显,初体验给他也不算亏。

顾佳越靠越近,眼神也越来越不对劲,现场的氛围瞬间变得暧昧起来。

傅司楠下意识地抓起被子,害羞地跟个小媳妇似的,“你干嘛?”

“起来。”

想什么呢,她就想要个床单。

傅司楠连忙爬起,顾佳将床单卷起,又从柜子里找了些衣服,绑好、爬下去。

区区三楼,她还是不怕的。

正当顾佳脚落地,准备找顾晴算账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家伙,冤家路窄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