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二上位了》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云乔沈湛小说完整版完本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江萝萝所编写的,讲述了高考后她的时间变得宽裕,而男友闻景修工作繁忙,最近每天加班。好不容易约成一顿晚餐,她特意去闻景修的公寓亲手做了顿饭,全是他爱吃的饭菜口味。

小说简介

夏日炎炎,六月的宁城逐渐升温,坐在空调车里不是冒出两声咳嗽。“咳,咳咳——”云乔掩唇轻咳,电话里传来好友的关切:“乔乔,我怎么听你一直在咳嗽,感冒了?”“没事,可能是受凉了,我刚好要去医院看望爷爷,顺便拿药。”

那个男二上位了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夏日炎炎,六月的宁城逐渐升温,坐在空调车里不是冒出两声咳嗽。“咳,咳咳——”云乔掩唇轻咳,电话里传来好友的关切:“乔乔,我怎么听你一直在咳嗽,感冒了?”“没事,可能是受凉了,我刚好要去医院看望爷爷,顺便拿药。”“受凉?这大热天的你去哪里受凉……”好友姜思沅在电话里一阵嘀咕,云乔心思渐沉。高考后她的时间变得宽裕,而男友闻景修工作繁忙,最近每天加班。好不容易约成一顿晚餐,她特意去闻景修的公寓亲手做了顿饭,全是他爱吃的饭菜口味。那人迟迟未归,她等啊等,不知什么时候躺在沙发上睡着,空调吹了一夜。早上离开的时候闻景修还没回来,打电话过去问,对方只说:“很抱歉乔乔,昨晚处理工作太晚就留在公司了。”云乔默默听他道歉,把凉掉的饭菜全部处理,回家后逐渐出现感冒征兆。姜思沅叮嘱她赶紧吃药,又问起昨日约定:“那咱们下午还去烘焙坊吗?”“要去的。”“OK,下午见。”此时司机的系统语音传出“已到达目的地附近”的声音,离开空调车,闷燥热气扑面而来,云乔捏紧手里的包,轻车熟路走进住院部病房。云乔到时,护工正将老人移上轮椅准备推出去透气。“爷爷。”“乔乔来了。”老人一见她就笑,沧桑的脸庞布满皱纹,在云乔眼中依然慈祥。老人先是问了她高考估分成绩,云乔发挥向来稳定,老人听得心里高兴,最后又提到孙女的感情:“最近跟景修怎么样?”剥香蕉的动作微顿,云乔眸光闪动,脸上又露出笑:“爷爷放心,我们很好。”“好久没见到他了。”住院第一年时闻景修来得最勤,随着时间的推移,每隔两天坚持不懈来陪伴他这个老头子的只有孙女。“您知道的,他才接管公司两年,忙嘛。”云乔把香蕉递给老人。闻景修比她大五岁,她还在上学的年级,闻景修已经正式接管闻家产业,因工作忙碌,两人聚少离多。“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撑到你穿着婚纱出嫁那天。”“爷爷,你身体好着呢,而且我还小。”乖巧的孙女坐在老人身边撒娇,老人满心怜惜,只希望这破败苍老的身体能支撑更久些。孙女今年19岁,本该活得明媚恣意,不该这么早提到婚姻。他只怕自己去了之后没人真心爱护她、照顾她,才希望趁活着时亲眼见她找到归宿。从小定下婚约的闻景修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云乔陪伴老人说话聊天,离开前去了趟主治医生办公室,走时愁眉不展。三年前爷爷不幸中风,经调养意识逐渐恢复,双腿却变得不利索。这三年住在医院治疗,只可惜,年迈的衰退是不可逆的。爷爷的身体,多则一年半载,少则……医生只冲她摇头:“这期间必须好好休养受不得刺激和外来伤害,尽量让老人保持愉悦心情 ,如果老人家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家人抓紧时间吧。”爷爷最担心的,就是留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云家跟闻家本是世交,幼年时,长辈为他们定下口头婚约,她跟闻景修自然比旁人亲近。随着年龄的增长,她逐渐明白“未婚夫”的含义。闻景修外貌出众,在校成绩优越,待人处事彬彬有礼,加上那层身份,对他心动很简单。两人真正确认与对方的情侣关系是在一年前,她满18岁时学校有男生趁机送礼表白,闻景修吃醋把她带走,两人坦明心意。他们相识多年,在一起后很快进入甜蜜期,闻景修接管闻氏集团遇到许多坎坷,连生日都在外地赶不回来。她鼓起勇气买了机票赶过去找他,闻景修应当是很感动,拥着她承诺:“等你明年高考结束,我们就正式订婚。”想到这,云乔眼底浮现丝丝期待。她的年龄不够,结婚是不可能的,他们挂着未婚夫妻的名义多年,又在联姻的基础上互相喜欢,如果有一场订婚仪式就是皆大欢喜。下午,云乔按时达到烘焙坊,跟好友会面后,两人在烘焙店老板指示下开始学习蛋糕制作。暖橙色的蛋糕坯在烤箱中成型,云乔拿刀将其切层加入夹心,动作流畅。这几天她都在学习烘焙,只为给即将过生日的未婚夫送上亲手制作的心意蛋糕。“你怎么对他这么好啊。”姜思沅不禁感叹。云乔熟练地抹匀奶油,明亮的双眼漾出笑:“他对我也很好啊,以前……”每每提起她跟闻景修之间的联系,都是一段悠长的回忆。小时候她被大伯母关在漆黑的屋子里,那人在外面给她弹吉他讲故事,送她甜甜的糖果,让她在那空旷的黑暗中触动一抹光。直到后来,在外拓展业务的爷爷回家,终于发现她遭受欺负,不仅替她罚了大伯母,还定下跟闻家的婚约。在那之后,闻景修更加护着她,遇事替她出头,这样的人怎会不喜欢。“总之,是相互的吧。”忆起往昔美好,女孩嘴角浮现微笑。云乔做事非常有耐心,姜思沅今天跑来学习纯属一时头热,做到一半直接撂担子,靠在椅子上休息,顺便等待云乔的蛋糕成品。她无聊玩手机,突然弹出一个扎眼的标题:闻氏集团总裁跟当红明星梁景玉出双入对……姜思沅眉头一跳,悄悄瞄了眼不远处的云乔,手指点开大图。图片上,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跟一袭妩媚红裙的女人姿势亲密,其中主角之一正是云乔满心信任的未婚夫——闻景修。“思沅。”“砰——”云乔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吓得姜思沅手一抖,手机落到地上。“哎呀!”姜思沅着急去捡,有人比她更快一步弯腰。余光瞥见云乔躬身僵在那里,姜思沅暗道不妙。就在她犹豫着如何开口时,云乔已经捡起手机递还给她:“小心点,别把屏幕摔碎了。”姜思沅吞咽唾沫。屏幕……亮起的屏幕完好无损,被八卦娱乐那张照片占满,云乔肯定是看见了。“乔乔,你没事吧?”“没事呀。”不知是笃定还是自我安慰,她的声音依然柔静似水,“我相信景修哥哥。”网上捕风捉影的事不少,越出名越容易惹出绯闻,这两年闻景修逢场作戏被拍不止一次,事后闻景修都会向她解释清楚,想必这次也是借位。姜思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讪讪点头。原本即将完成的裱花不小心毁掉一瓣,云乔见不得一点瑕疵,扔了整块蛋糕。说不在意,心底总归有些不舒服。两人在烘焙坊道别,连晚饭都没约。云乔早早回家吃药,没什么胃口,在卧室躺下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幕已黑。心跳得厉害,她抬手摸额头试温,自己感觉不出来,只觉得脑袋有些昏沉。不开空调热,打开空调冷,身上裹着杯子还是不舒服。人生病时心理防线也随之降低,她望着空落落的房间,像孤立无援的孩子,摸起手机在为数不多的联系人名字上辗转,最终没忍住拨出唯二加A置顶的电话。“景修哥哥,我好像有点发烧。”“严重吗?家里有药吗?”“有感冒药。”“你先吃药,多喝点热水,我这边……”闻景修急切叮嘱,余光映入一道窈窕的身影,他迅速抬眸扫了眼,再对话时刻意压低声音:“我马上登机,暂时不能去看你。”“登机?你要去哪儿?”以前闻景修出远门都会提前告诉她,上学时挤出时间都要送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对他的行踪一无所知。“出差。”具体什么位置,闻景修没说,大约察觉自己的反应太过冷淡,他又放低声音补上一句:“乔乔乖,回来给你带你最喜欢的奶糖。”闻景修在电话里哄她,云乔迷迷糊糊的,听到那道温柔的声音,仿佛回到从前关系最好的时候。“谢谢景修哥哥。”“赶紧去吃药休息吧,如果情况加重,记得去医院。”“好。”女孩乖乖应声,不舍得挂断,忽然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女声在喊他的名字——景修。比一般人更亲近的称呼勾起云乔好奇心:“是谁在叫你啊?”“工作伙伴而已,你赶紧去休息。”闻景修再次关心的催促,主动挂断电话。望着通话页面,一股难掩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刚谈恋爱的时候两人打电话总是依依不舍,闻景修每次都会等她先挂,这才多久,很多事都变了样。或许是工作忙吧。她还是学生,闻景修已经工作,生生划出一条深渊代沟,也怪不得谁。不知是难过还是感冒引起的心悸,云乔胸口闷闷的难受,撑着脆弱的身体下床接水喝了半杯,睡前拿起手机发送一条信息:景修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此时闻景修已经乘上飞机。“景修,你在想什么?”旁边的女人忽然倾身靠近,闻景修立即熄掉手机屏幕。女人取下墨镜,宽大的帽檐下露出一张成熟美丽的脸,正是刚跟闻景修上过娱乐热搜的大明星——梁景玉。“让你陪我去巴黎,会不会太打扰你工作了?”“怎么会。”男人迅速切换神情,暧昧的目光在那张精致的脸上流转,“能陪梁小姐一程,是我的荣幸。”喜欢的男人把言语间将她捧上高位 ,跟粉丝的支持完全不一样,女人的虚荣感得到大大满足,娇艳红唇微微上扬。闻景修握着手机,指腹无意识摩擦屏幕,耳边回响着云乔虚弱的声音。他要做的事情比儿女私情重要得多,乔乔从小就那么乖巧懂事 ,一定会体谅他。下机后,手机上多出一条未读信息,闻景修犹豫再三,还是回复了回程航班时间。之后几天,闻景修在外出差只打过一通电话。听着“按时吃药”和“多喝热水”的叮嘱,云乔低头看着手背上的输液针,笑容苦涩,鼻腔发酸。-闻景修回国那天,云乔特意打扮一番,水蓝色连衣裙勾勒出纤细腰身,清雅的妆容令人眼前一亮。一对弯眉,一口水蜜桃色的唇脂,足以展示她的天然美。云乔提前一个小时打车去机场。她早就给闻景修发过接机信息,也不知那人看见没有。机场送往迎来,人头攒动,云乔找到最合适的位置等待,双手搭在膝盖上。她从小学习规矩,坐姿很端正,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懒散靠着椅子玩手机或者跷二郎腿摇晃。一直望着某个方向,等到航班落地,她站起身凭着极好的视力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云乔眼睛蓦然发亮,她正要上前,周围却突然涌上一大群人,他们手里举着牌,嘴里喊着谁的名字。云乔仔细分辨,听见那些人在喊“梁景玉”,高高举在头顶的牌子也写着梁景玉的名字。梁景玉是最近爆红的小花旦,粉丝众多,保安人员把他们拦截在外,云乔进不去,也退不了,被挤在人群中。闻景修似有察觉,突然朝这边看过来,云乔高高举起手,希望他能发现自己。此刻,梁景玉被经纪人护着走出来,粉丝们突然发狂似的往前挤,云乔避之不及被推倒在地。“嘶——”恰好被撞到边上,云乔咬牙忍住疼痛,掏出手机给闻景修打电话,还没接通就被挂断。云乔难以置信望着手机屏幕,余光扫过擦伤的掌心,耳边声潮褪尽,她亲眼看着自己千盼万盼的未婚夫拒接电话,小心翼翼护着另一个女人离开。

那个男二上位了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回到独自居住的小公寓,云乔从茶几下拎起家庭医药箱,不急不缓的取出消毒碘液和棉签处理掌心伤痕。擦伤并不严重,碰到的时候还是泛起丝丝疼,女孩蹙起弯弯秀眉,下意识咬紧牙关,一声没吭。满18岁就从家里搬出来,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独立。她反复查看手机,仍然没有收到闻景修的任何电话或者信息,想起那个男人当时护着另一个女人离开的画面,如鲠在喉。不知道该厉声质问还是像以前那样等待解释、选择信任。原本不太关注娱乐圈的明星八卦,手指却不可控制的点开搜索输入“梁景玉”的名字。梁景玉,当红小花旦之一,她的星途十分顺畅,因为本身家世不俗,有人为她保驾护航。出身豪门,有颜值有才能,这样的女人无疑是优秀的,引得无数男人为她折腰。最近一条出席活动的图文是梁景玉一袭红裙现身巴黎,成熟知性,举手投足间的风情跟刚从校园出来的女孩天差地别。她跟梁景玉这类人毫无交集,也不会平白无故去嫉妒羡慕,但网上的照片跟机场亲眼所见那一幕深深刺进她的眼,总忍不住拿自己跟别人作比较。手指往下滑,云乔看清更多关于梁景玉的信息,猛地发现,梁景玉曾就读的高中竟与闻景修同校!因为年龄差别,她总是比闻景修慢一步,上学时不能同校,但她追随着闻景修的脚步,重复他读过的初中、高中,甚至现在想跟他当年一样报考宁城大学。她才发现,哪怕踩着脚印去追逐,他们沿途遇见的风景也大相径庭。这样说来,闻景修跟梁景玉还是旧识?云乔双手握拳按在脑侧,闭眼揉按。她向来擅长忍耐,质疑跟信任像是两个小人在脑海中打架,搅得她心绪难安。直到,闻景修的电话打来。特设铃声响起,云乔一个灵激举起手机,迫不及待接通电话,“景修哥哥。”“我回来了。”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云乔咬牙。从他下飞机到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才想起给她打电话?还是说陪着梁景玉完全把她抛之脑后?心思千回百转,又绕了弯,“景修哥哥,我们已经好几天没见了。”女孩的声音像撒娇,又带着明显的委屈,闻景修不自觉放缓语气,“公司还有点事没处理完,要加班。”云乔捏紧手机,试探性问:“那我能去找你吗?”那边有片刻沉默,似乎发出无奈叹息,很轻很轻,“你要来就来吧。”时间还早,云乔特意在家里做了盒爱心餐。相识多年,闻氏集团地址对云乔来说轻车熟路,门口的保安每次见到她,二话不说就放行。云乔乘坐专用电梯抵达闻景修的办公室,秘书见她直接让路。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云乔站在那儿都不忍打扰,闻景修似有察觉,停下敲键盘动作,不经意抬头,视线落在她身上,“乔乔。”云乔扬起笑,缓缓朝办公桌走去。“景修哥哥,出差回来还要加班,是不是很累?”她把饭盒放在桌边,还没打开,闻景修已经知道她的来意。“先别动,我马上要去开会。”闻景修抬手阻止她的动作。“啊,那好吧。”云乔立即收起东西放到一旁。还没来得及说上话,秘书抱着文件进来,闻景修起身准备离开,回头看云乔一眼:“会议大概半个小时,你在这边玩会儿。”满腹疑问全部憋回心里,云乔表悄无声息捏紧手指,面上乖巧点头:“我知道的,你先去工作吧。”办公室门合上,两道身影同时消息在视线内,云乔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还是记忆中熟悉的环境,气氛却完全不同。还记得闻景修刚接管公司,在外面严谨以待,精神紧绷,私下还是曾经那个少年,会跟她抱怨工作忙碌吃不上饭。她心疼不已,自告奋勇给他准备爱心餐送来办公室,那时的闻景修一定第一时间放下手中事物打开她带来的饭盒。高中学业繁重,能来公司的时间并不多,每次过来看望闻景修都会特意准备食物几乎成为两人间的默契。所以今天她才会带着食盒过来。说好的半小时会议无限延长,云乔坐在沙发上等得昏昏欲睡,实在抵抗不住周公的召唤,不知不觉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动静,云乔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睁开。太阳落下山坡,办公室里只剩秘书在等待:“云小姐,闻总出去跟合作方见面,他让我别打扰你,等你醒了让司机送你回去。”“他走了?”刚睡醒脑子有点迷糊,云乔的声音蓦然放大,在安静的办公室显得格外响亮。秘书再度解释:“是的,会议结束后闻总就走了,看您睡得熟就没有叫醒。”“云小姐,是否现在安排车辆?”秘书敬职敬业,见云乔脸色平淡,也揣摩不出对方心思,只能按老板吩咐办事。“不用,我自己回去。”云乔起身,目光越过办公桌落在旁边桌上的饭盒上,耳边回响起某人曾经满足的夸赞:“乔乔做过的饭是我吃过最好的美味,无人可比。”但是现在,饭菜放凉了他也没记起要吃。云乔拿起饭盒,路过垃圾桶时顺手扔进去。她的一切反应被善于观察的秘书暗暗记下,及时传达给闻景修。晚上八点,闻景修的车子行驶在路上,他的确在外面,却不是跟合作方见面。窗外夜景飞闪而过,闻景修犹记得刚才在书房,父亲警告他的话。“商人逐利是天性,云家如今跟我们天壤之别,所谓的婚约本就是老人口头趣话,当不得真。”“景修,你是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当年云家和闻家两位长辈交好,给孙辈定下口头婚约,本意是两家合作发展。自从云老中风住院,云家的管事权利落在大儿子身上,那人不善经营,云家逐渐衰败。父亲的意思很明显,口头婚约不作数,要他跟云乔断掉男女关系。不是劝,是警告。闻景修拨弄着手机,想起秘书传达的消息,忽然开口:“掉头,去星辰公寓。”星辰公寓。云乔取下拳击手套,顶着淋漓大汗走进浴室。从机场到公司,她的心情一直很烦躁,只是习惯了伪装表情,其他人看不出来。她需要发泄,在训练室打了半小时的沙袋。温水从头淋到尾,逐渐舒缓她紧绷的神经,如果不是闻景修的电话,她更想去浴缸躺上一躺。“景修哥哥?”接到闻景修的电话,云乔面露诧异,没想过他会在这时候过来。大门打开,一个炙热的拥抱猝不及防将她包裹住,闻景修突然用力,云乔被憋得有些喘不过气,伸手去推,“景修哥哥,你怎么了?”“很久没见,让我抱抱。”闻景修反应过来,放宽圈禁的范围,仍然保持拥抱姿势不打算放手。云乔抵抗不过,只能顺从靠在他怀里。如果发生在以前,她一定高兴甜蜜心怦怦跳,但今天实在没那心情。她终于忍不住,心里的疑问脱口而出:“景修哥哥,你跟那个叫做梁景玉的女明星很熟吗?”气氛沉静,过了会儿,头顶传来闻景修的声音:“有点交情。”“网上都说你们两个郎才女貌呢。”“瞎说什么,不是告诉过你,那些都是八卦记者胡编乱造。”胡编乱造……云乔心说我今天亲眼看见你在机场护着梁景玉离开。但她记得以前刚在一起的时候,一点点事情就会吃醋,而闻景修每次都能拿出证据解释清楚,反倒成她多疑不信任,于是生生将心里那点不适压下来。一只温暖的手落在头顶,哄小孩似的手法轻揉她头发:“不管你在外面看见什么听到什么,只需要相信我。”每次闻景修解释她都会听,这次也一样,只不过心里还是不爽。她退离闻景修的怀抱,突然被闻景修抓住手腕,“手怎么回事?”“不小心摔了一跤。”女孩的皮肤白皙娇嫩,有时候不小心碰到书页纸片都会划出痕迹,她抽回手,“已经处理过,没事。”“抱歉,这段时间太忙,没顾上你。”闻景修眉头深锁,盯着她手心的伤痕,不严重,相较于其它完好无暇的肌肤却很明显。“景修哥哥什么时候有空,能陪我去医院看看爷爷吗?”在爷爷心里,从小定下的未婚夫是未来会守护她的人,所以对闻景修寄予厚望,她希望爷爷能够安心些。闻景修握住她的手,女孩手掌纤瘦,像是握着把骨头。顷刻间,他垂下眉应声:“明天去。”得到允诺,云乔一夜好眠。第二天眉宇间乌云散去,云乔收拾好心情,坐在家里等待闻景修开车来接。然而上车后只看见司机,根本不见闻景修的身影。“他呢?”“云小姐,闻总有事不能来,说让我载你去医院,等他处理完事情会来找你。”云乔坐在车里,手指攥得发白。又失约。她最讨厌不讲信用的人。可那人是闻景修,这些年除了爷爷之外,对她最好的人。-闻景修今日一早收到消息,他的大哥闻彦泽空降闻氏集团总部,高层组织开会。见面时,闻彦泽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以后多多指教。”兄弟俩表面不动声色,暗地早已箭弩拔张。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闻景修不是闻家血脉。当年闻家唯一的孩子走丢,特意将这消息隐瞒,又领养一个模样像是的同龄男孩,借在国外学习的名义养了几年再带回闻家,没人发现那个小男孩已经不是真正的闻景修。闻父无法再生育,对闻景修寄予厚望,谁知多年后,突然找回当年丢失的儿子,也就是现在的闻彦泽。当初的丑闻不可能公之于众,闻父不会主动揭穿闻景修的身份,但近一年一直在扶持自己的亲生儿子。真正令闻景修伤神的不是公司,而是闻彦泽,要跟他争抢这个位置!他不能输给闻彦泽,更不想被打回原形,只能拼尽全力去争斗。一整天,公司的员工在私下议论纷纷,流言蜚语传进办公室,闻景修面色铁青。助理暗暗观察,眼看时间流逝,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汇报行程,“闻总,梁小姐想邀您今晚共进晚餐,云小姐还在医院……”话说到这,连助理都迟疑:“您看这该怎么回复?”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云乔沈湛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