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闹鬼了

“轰隆——”

一道惊雷劈下,树被吹的呼啦作响,徐嬷嬷提着竹篮加快步子,耳边似有鬼魂哀嚎。

徐嬷嬷面露惊慌,忙加快步子跑到悬崖附近,她一边抓起篮子里的纸钱大把往悬崖上空抛洒,一边念念有词,“二小姐,你泉下好生安息吧……下辈子可千万投个好人家……”

“徐嬷嬷,你都知道些什么?”

幽幽的质问声突然响起,徐嬷嬷浑身一颤,抬头便瞧见白衣散发的魏千歌从林中走出来,徐嬷嬷吓的忙甩开手里篮子,惊恐地往后跑去。

“鬼啊!二,二小姐……冤有头债有主,老奴只是来烧纸钱给二小姐的,老奴什么都不知道啊!”

魏千歌皱了皱眉,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满是伤痕的瘦弱身板,心情更加复杂了。

她本出生于现代一医学世家,从小就对医药学有着极高天赋,刚博士毕业的她原本是要回去继承衣钵的,谁知道竟会在一次上山采集药草的事故中坠崖身亡!

更离谱的是,她竟重生到一个同样坠崖身亡且还和她同名的古代女子身上。

眼下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魏千歌,身为国公府的庶出二小姐她爹不疼娘不爱,性格怯懦乖顺,一贯被人欺压凌辱从不反抗。

就在不久前,原主还被诬陷私通外男赶去尼姑庵,连夜乘马车却连人带车坠入悬崖,同样死于非命,身体便宜了重生过来的自己。

魏千歌费了好大的劲,才找了条小路从悬崖底下爬上来,正好遇见了这国公府的徐嬷嬷。

魏千歌觉得原主会落得这个地步并非全因为庶女身份,而是她性格太软弱不争,一味的忍气吞声!就算是庶女又怎样?庶女也是条活生生的性命,就算是最为尊贵的天子也就只有一条命,谁能强过谁!

她魏千歌从不是懦弱不争的人,且一贯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让其付出惨痛代价的行事原则!现如今老天既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必须得活出自己的风采!

除此外,既然她占了原主的身子,那就必定要为原主讨一个公道!

刚才隐约听到这老妇口中喊着二小姐,魏千歌这才追了出来,在看清此人面孔时她脑海中立刻浮现出此人信息,国公府大夫人身边的徐嬷嬷。

徐嬷嬷大晚上跑到这里来撒纸钱,且看到她的瞬间反应这么剧烈,这种种迹象让魏千歌不得不怀疑原主坠崖定有蹊跷!

见徐嬷嬷要跑走,魏千歌眉头一沉,还想在她眼皮子底下跑走?没门!

说时迟那时快,魏千歌从地上捡起几个石子朝徐嬷嬷甩去,只听见啪啪几声石子准确且有力的击中徐嬷嬷身上的几处穴位,只听见一阵哀嚎,徐嬷嬷浑身发麻砰的瘫倒在地。

“别,别过来!”

徐嬷嬷惊恐的望着魏千歌,跌跌撞撞往后挪动,“二,二小姐……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魂?”

魏千歌唇角微抿,缓缓逼近徐嬷嬷,“说,是谁害本小姐坠崖的?”

一片昏暗中,魏千歌的双眸却亮的惊人。

徐嬷嬷忙开口,“二小姐你不是因马车出事故才坠崖的吗?”

魏千歌冷笑一声,转头指了指不远处的车辙,“山道这么宽敞,还是个大晴天,你觉得马车能出什么事故?”

“这……这老奴,老奴也不知道啊!”

魏千歌拔下自己头上簪子,毫不客气的抵到徐嬷嬷脖子上,“你若胆敢有半句假话,这簪子会立刻扎破你脖子的大动脉,接着鲜血喷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二小姐!老奴,老奴真的不知道啊!老奴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句假话!二小姐饶命啊……”

徐嬷嬷吓得面色惨白,抖的像个筛子。

“不知道?那你为何出现在此?你根本是做贼心虚!”

魏千歌决定套一套眼前这老嬷嬷的话,“你是大夫人的贴身嬷嬷,莫非是大夫人要害死我?”

“不是的!绝对不是!”

这一次,徐嬷嬷忙摇头,“二小姐,大夫人她那般仁慈心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等事情!二小姐你可切莫冤枉了好人啊!”

魏千歌见徐嬷嬷说话时眼神并为闪躲,语气也没有犹豫,种种迹象表明此人的确没有说谎,她这才收回簪子。

“你来此地烧纸钱是大夫人授意?”

徐嬷嬷点头,“夫人她觉得二小姐你年纪轻轻这般命苦,便命老奴趁着太阳下山悄悄赶来此地烧些纸钱……”

魏千歌皱眉,大夫人这举动有些古怪。

“既是大夫人的吩咐,应当有马车送你前来?”

徐嬷嬷忙点头,“有,马车就停在不远处林子外。”

“嗯,先回府吧。”魏千歌决定还是先回府去收拾收拾自己这一身狼狈,之后再做打算。

回国公府的路上,徐嬷嬷忍不住数次悄悄打量魏千歌,二小姐平日一贯性子怯懦,怎的眼下倒像是换了个人?

“二,二小姐……你就这般回去……先前那件事情……老爷他恐怕……”

“徐嬷嬷所指可是,本小姐私通外男一事?”魏千歌挑眉看了眼徐嬷嬷。

徐嬷嬷被魏千歌看的心里直打鼓,“……嗯……”

“嬷嬷觉得本小姐会做出那种事?”

徐嬷嬷面露为难,接着摇头,“老奴,老奴觉得二小姐不是那种人……”

“所以啊,”魏千歌勾唇拨了拨脸颊边的碎发,“本小姐为何不能回去?”

徐嬷嬷脖子一缩,当即语塞。

魏千歌用勾唇冷笑,她不仅要回去,还要好好会会国公府那些“妖魔鬼怪”!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