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佟小曼脸蛋顿时变得羞红:“你适可而止……啊!”

话未完,整个人就被塞进车厢。

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了驾驶位,一踩油门,车子犹如猎豹般轰鸣而出。

“啊,你干嘛!”

“不想怎么样?你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你为什么要生孩子?”

佟小曼扫了欧泽野一眼,真挚解释:“这个真的和你没关系,即便是我真的怀孕了,我也绝对不会纠缠你的,你大可以放心!咱俩就当……约了一pao,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是么?”

欧泽野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便没有下文。

直到车子停在一家高档的咖啡厅前,他才慢条斯理地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给佟小曼看。

当看到照片上捕捉寸缕的自己时,佟小曼大惊失色:“你是变-态吗?竟然拍我果照!”

她伸手去抢男人的手机,但是对方直接收手,深邃的蓝瞳盯着她:“不想让你的同学都接到这些照片,最好老实交代。”

淡淡的语气带着无尽的危险之意。

“你卑鄙!”佟小曼狠狠地瞪着男人,眼眶泛红!

她昨晚就不该被他的容貌给迷惑,竟然找了个这么后患无穷的危险男人!

“想好怎么解释了就下车!”男人说着率先下车朝咖啡厅走去。

咖啡厅里。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佟小曼微眯着眼睛紧紧地瞪着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几个窟窿来!

欧泽野倒是不紧不慢品着咖啡。

对待猎物,他向来有耐心。

更何况她的把柄还在自己手上,不信她不说实话!

“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啊?你非要这么对我!”佟小曼终于开了口。

欧泽野冷哼一声,不紧不慢地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掀起眼皮淡然地道:“我不允许我的jing子被用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佟小曼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儿。

昨晚也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说了不用套套后,和狼一般兴奋地眼睛都亮了,现在开始追究他那宝贵的jing子了?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如果我告诉你,你是不是可以把照片删掉?”

“没问题。”

佟小曼先是默默地叹了口气,“我结婚了。”

欧泽野丝毫都不意外,他当然知道她结婚了,而且,他就是她的老公!

“哦,你男人不能满足你?”欧泽野危险地眯了眯眼、

佟小曼面容羞涩地垂了头,“你昨天跟我……应该知道,我是……第一次,所以,我和我老公……”

“那你为什么要生孩子?”

佟小曼沉思片刻,一鼓作气地道:“算命的说了,我们家需要一个孩子冲喜!所以,我必须在一年之内怀孕。”

欧泽野打量着佟小曼清灵澄澈的双眼,尽管她的眼睛透彻无比,可他还是对这说辞有些怀疑。

“封建迷信你也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

“冲喜?你们家有什么丧事?要死人了?”

当欧泽野的那一个“死”字刚一出口,佟小曼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脸色铁青,“闭嘴!”

欧泽野下意识看向佟小曼,看着这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可这个时候,却在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种倔强的力量。

佟小曼意识到自己太在意这个“死”字了,立即把头转向了一边。

“总之,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在一年之内生孩子。”

“那你为什么不找你老公呢?”

“我老公?”佟小曼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欧泽野,“就那秃顶的老头儿,有没有生育能力,我都不知道!”

“秃顶的老头儿?”

欧泽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茂密的头顶,蹙眉沉思。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