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触和张南小心思还没香上两天呢,就面临着乌桓的骑兵来扰,这心里就像哔了狗一般。

说是攻打,这种游牧的骑兵哪里会有像模像样的攻城方式,他们只在各城,各镇去抢掠,去扫荡,然后再把你恶心够呛,等你来打的时候,他们又扑上来,恨不得咬下你一块肉来。

因此,焦触和张南竟是吃亏的!

对这种不讲武德的游牧民族的攻打方式,他们据城而守而出战的方式,是真的很吃亏!

时值春季,正是要准备春种之时,这些人什么都贪,牛羊要抢,春种都要抢掠,恨不得把整个幽州给吞下来。

焦触带了些兵出去抵御几回,却因为不及乌桓兵善于野战,而总是吃亏。每次都弄的灰头土脸的回城,特别的狼狈。

张南道:“这般下去不是办法,得设法要赶走这些骑兵才是,否则整个幽州各城池都得倒向乌桓。”

真打不过,又不得不被抢掠,为了活命,又没有军队可以指望的时候,不就只能投降屈于乌桓之下?!否则,只有死一条路的下场。

史上一直以来,与外族的关系就是这样,你弱,你乱,他们就来,你强,你已经拨乱反正,有空去处理的时候,他们就走。一窜入大草原,就没影没踪,你不追吧,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关键是他们每次都来,不是抢一回就会作罢的存在。你追吧,又劳师动众。没有财力支撑。

至少焦触和张南就是不足以有实力将整个乌桓兵都给打出去的。更何况是深入乌桓去剿灭他们的大部军队了!

焦触道:“他们手上有袁熙,又打着袁尚的名义大旗,我们当如何?!”

幽州叛了袁熙,他们赶走了袁熙,所以乌桓在得到了袁熙以后,便举着袁尚的名义前来为袁熙夺取幽州了。这个说法,在这个名义上是没什么毛病的。尽管他们根本不可能是为了袁尚,或是袁熙而来,他们只是为了抢而来!

出师就得有名,乌桓等到了这个机会,岂能放过?!

此时指望曹操解围,是做不到的。

毕竟曹操也已受困,他们现在是独木难支。

只能先与乌桓相互消耗。

之前降了曹操,主要是为了背后有靠山,又有相当于番王的事实,可以坐守幽州,这等的好处,他们享受到了,又岂能放过。

可是万万没想到,形势急转直下。曹操现在自顾不暇,是无空来支援幽州的了。

那么一切就得靠他们自己。可是独木难支的滋味,让他们心里十分焦虑。这幽州就像是一座孤岛,把他们困在岛上,既靠不了岸,也无法完全的自救。

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

张南讷讷,道:“……若是请袁谭相助,可行吗?!听闻袁谭与袁尚已和解。”

焦触摇头道:“袁谭看似有人主之象,实则并无英主之明,其心过窄,岂会轻易助我等?能不追究我们的过错,就很难。况且,他眼下也是自顾不暇。”

“那便写信与曹仁,叫他遣兵前来相助。否则幽州还能被曹公所得吗?!他应也有所顾虑!”张南道。

“只怕他们也自顾不暇啊。”焦触无奈的道:“不过,姑且一试。若有效果更好,若无,我等再别寻他法。”

焦触与了信刚发出,就听到外面的鼓声擂动,是乌桓的将领又在城下骂战了。

焦触意欲出兵去会一会。张南却摇了摇头,道:“他们来城下激怒我军,待我军出去,他们又都走,如此反复,何必理会他。且叫他去骂战,不理会便是。”

张南吃过好几次亏了,不由骂道:“这些外贼,实在可恨!他们先来挑衅,待引出我们去打他,他们就都走人,引了我们只能打野战,屡屡吃亏,实在让人心里愤怒!”

若是正儿八经的攻城战,他们都不至于会这般的狼狈,正因为不能依靠城池而战,所以才没有优势。

而被引出城池去打,他们根本不愿,一是不想兴兵动众,二是怕有折损,三是被围而入了陷阱,一点点的消耗了他们,这幽州就更坚持不住了。

可是不出去打,也很为难,因为他们一直来,也一直在外面抢掠,除了他们本身据守的大城池,其余城镇尽皆遭殃,若是不救,这幽州被蚕食只剩下这一座孤城,又能怎么办!?

就很狼狈,也很进退两难!

就在他们焦急的等待着曹仁回应的时候,乌桓的兵马又来了。

他们高声在外面嘶吼,而且发出一种有节奏的声调,像草原的一种歌声,特别高亢,叫人听着特别心烦意乱。

二人对视一眼,咬紧牙关道:“没完没了,怎么又来?!”

如同狼群,去而复返,驱散过后,又重新聚集而来,而且越来越频繁,让城内都人心惶惶。

再这样下去,哪里还有战心?!

张南跑到了城墙上,看着城下的乌桓兵马,命弓箭手发出一波弓箭,却没料到他们也反击回来,城墙之上立即引盾而防。

那箭术十分高,入城墙上都能扎出一个坑来。

张南黑了脸,道:“还不速退去,否则我中原调来大军,必倾巢而出,叫汝乌桓部落尽皆烧毁!”

乌桓将领中也有通汉话的人,顿时哈哈大笑,道:“汝这幽州各城池,只是孤城一座,还有什么中原大军,哈哈哈,若是聪明,还不速速投降,否则等打下城池,城中人口必一个不留!”

“无礼无义的狗贼。安敢在幽州如此嚣张。”张南大怒,道:“幽州非汝等放肆之处。天子之威辐射之地,区区外族,怎敢多番来此挑衅?!我大汉之军,曾入毁汝部落,可曾记得否?!”

底下的乌桓兵马顿时哈哈大笑,十分夸张,狂妄,然后笑道:“……汉天子?!哈哈哈,汉室犹有汉武之威否?!汝等莫非自诩是卫青,冠军侯?!来啊,有种就下城一战,叫我部落人瞧瞧你们可有当年冠军侯的本事!”

张南气的七窍生烟。

每每都被激怒,然后下城去战,却总是落败,而陷入狼狈之境。

现在的张南已经不愿意再中计了。

他黑着脸,听着这些乌桓狗贼在城下骂他们是狗怯狗辈,岂敢与当初卫青,霍去病在世时相比。又嘲笑现在的汉室,不过是人手中的傀儡,也敢拿出来现眼?!

又嘲笑当初周王室,至少还剩一座城,还算一个小国,算是有点点最后的名号的体面,而汉室还有什么?!长安,洛阳都烧了,只寄居在许都,为人所控制,这样的所谓汉室,也敢拿出来震慑威望。

当真是可笑至极!

虽然都是事实,可是听着却是令人那么的烦躁,恨不得撕了他们的嘴。

焦触与张南当然算是军阀,可是他们在外族面前,也是有着中原将领的荣誉心和羞耻感的。汉室他们可以无视,但被他们拿出来调笑,他们的中原是一团糟,就很憋屈和愤怒。

我们中原的事,轮得到你们乌桓来说?!

二人很是愤怒。

底下又在骂战,“……你们投靠的曹丞相怎么不来兵马相救啊?!哈哈哈,只怕是自顾不暇了吧?!等汉天子被吕布所劫,他这个丞相也没得做了。即时尔又能指望谁来援救?!不如且出城投降我乌桓大汗。大汗可以封你们一个大官做做。”

“狗贼,我为中原将领,宁死也不服你们这些茹毛饮血的乌桓人!”张南气的咬牙,放出一箭。

乌桓军果然大怒,道:“再不降,也不出城战。我军定先将你们这城打成一座孤城。有种,就永远别出来,当一辈子缩头乌龟!”

说罢也不守了,顿时呼啸而去,显然是去幽州其它地方开始造孽了。

“来了一群狼心狗肺的外族贼子!”张南咬牙道:“袁熙到底在做什么?!为何要引来他们?!”

这事也不怪袁熙,袁熙一去投奔乌桓,乌桓大汗和各部都喜疯了,自然拿出最高规格来招待,当然说是招待,其实算是限制了人身自由,哪怕是嫁过去的袁氏女,也只叫见了一面,又有诸多人在,只是痛哭一阵,根本说不了什么话。

后来就用锦衣玉食的把袁熙给包裹住了,看似金玉满堂,要好好的养着他的意思,其实盯的他极紧,然后就火速的察看了中原的情况,见如此良机,哪能忍得住不来?!

刚入了一个寒冬,乌桓资源馈乏,很多牛羊都被冻死,甚至人口也如是。一场风雪就能带走无数的老人孩子,包括青壮的生命。所以他们的人口一直不丰。

不仅仅是受限于地理位置,也受限于生活方式。在这地界,就只能依靠养牛马生活,然而牛羊是需要气候条件的,有时候草原上的水草不美,或是有什么疫病,人口就根本不可能长的起来。再加上他们并不能耕地作战的养民养兵,就只能走游牧民族的方式,青壮无战时,可回家放牛羊,一旦交战,各部落就得集合,然后听从可汗的命令,去行军打仗。

这一点,虽与当年秦兵有点相似,然而,其实根本有着大不同。秦国兴兵,是有着强烈的奖励机制,只要有军功,就有回报,就一定有赏赐。因此可以火速调集力量,让军心升起热血。

但是乌桓与秦国十分不同,秦国是郡县制,所有的军队全是听从中央统一指挥的,只以荣誉与赏赐为荣,而以犯军法为罪。必得严刑。

可是乌桓各部落,与联邦制有点类似,或者说是与周王室那一种有点类似,各部落平常是听可汗的,但也并不是什么都听可汗的。

想要调动他们出征出力,就得有可靠的利益,并且是大利益才成。

他们来了也并非一统一行动或是指挥的。甚至可能会各自为战,甚至相争。

他们的奖励激制,有点类似于海盗文明,就是到了中原,你们只要进了城池,或是村镇,抢到了的财宝,牛马,女人,牲畜,甚至奴隶,你们都不必上交,可以各部落占有。

这样当然有利处,因为可以最大可能的调动起所有的部落来行动。

但这也必定造成相争,为利所驱的军队,是不可能真正的协调一致的。

他们的行动多数时候只看利所争,而不是统一的行动或是战略眼光。

所以进了中原,中原各地是真的像遇到了杀人狂魔,十分遭殃,他们不光抢掠,还杀人,然后还烧光。所过之处,皆化为灰土。

但是,他们根本也不可能有什么统一的行动,这样的军队,其实只要有实力,打出去并不难。

而真正治这顽固的癣疾的方法,是要去根,就是打入他们的腹地,将他们各个部落都消灭。否则既使赶出去了,还得再来。灭之不绝。十分恼人!

乌桓的这次行动,把袁熙也给惊到了。

袁熙是没料到乌桓会这么快抓紧时间就行动了,而给他报信的人,便是袁氏女。

得知消息的时候,袁熙懊悔不迭。

他本身伤才刚养好,心里更添一层郁闷和后悔,道:“是吾连累幽州百姓多矣,我,为罪人矣!”

“将军轻声!”甄宓紧张的道:“若叫他们听见,只怕我们夫妻不保。”

正说着呢,外面有乌桓的使臣哈哈笑着进来了。

甄宓马上就皱眉,这些无礼无义的外族人,从来都不知道礼,也不叫通报,直接就进来说话,也从不避讳有女眷在,让她十分烦恼。

偏他们还是个不知道不能直视女眷的,撞到好几次,看到她就直勾勾的盯着看。甄宓几次三番都想挖了他们的眼睛。

她知道,如果他不是袁熙的妻室,而是妾可是奴婢的话,早已经被人抢了。

正因为袁熙还有可利用之处,所以才没有明目张胆的对她做什么。

可是甄宓自那以后就十分防备,开始戴着面巾。

当初被吕布盯着看,算吕布还有点中原人的良心和体面,没有做什么。可是这些外族人,她对他们的教养和文化是没有半点的信心!

逃离了虎窝,又来了狼窝。好生苦也!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