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一定就是刘备军的军师罗麟,另一个口没遮拦的黑脸大个子就应该是那个莽张飞,听他们说的话,好象是曹操向刘备低头了,这可真有意思。

琼儿嘟着嘴说道:“是他更好,反正小姐也是不愿意嫁给他,不就是当年在甄家最危难的时候,他的父亲出钱救了老爷一把吗,为了这点小事难道真的要让小姐嫁到狼窝里去,不过那个坏蛋已经有了妻子,只要小姐把这事给夫人一说,那小姐就可以自由了,到时候在让他看看小姐的容貌,一定会后悔死他。”

甄宓微微一笑,说道:“为什么要去说?”

琼儿吃惊的说道:“难不成小姐也被他的这首诗给迷住了,虽然他长得英俊一些,但是还配不上小姐的绝世姿容。”

甄宓娇笑道:“是你自己被他给迷住了吧?想当年在邺城的时候,也有一些富家对你百般讨好,你理也不理睬他们一下,今天却是大大的反常,自你从商铺里回来的时候,就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根本就是一个怀春的少女,而且一说到那个人的时候还双眼冒金星。”

琼儿顿时羞的满脸通红,低着头一句话也话不出口,心里就象是有千万只小鹿在撞一样。

甄宓见琼儿这副模样,也不好意思在逗下去,她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只是好奇想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你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周郎马前巧失踢、撞出天下第一美’。”

琼儿点点说道:“具体经过我不怎么清楚,我只是听说在数年前的元宵花会上,有一个叫‘美周郎’的家伙因为马突然发狂,撞倒了前面的马车,把车上陪着罗夫人的刁秀儿给撞了出来,第一次露出了她的容貌,后来她的面貌就被越传越神了。”

甄宓略带好奇的说道:“是啊,我还听说周瑜为了得到的刁秀儿芳心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但都没有成功,我好好奇罗麟他是靠什么得到刁秀儿的芳心的。”

琼儿和甄宓待了这么久,心里怎么会不清楚,甄宓这是在找借口,不过她也不点破,毕竟如果事情一成,她也有好处,她嘻嘻一笑道:“琼儿先把这玉佩拿去加工,小姐就在这里慢慢想吧!”

琼儿说完后就拿着玉佩蹦蹦跳跳的向外跑去。

甄宓看着琼儿的背影,双手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被罗灵风用‘麻醉散’迷倒的郭嘉,终于在第二天正午醒了过来,他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走出房门。

郭嘉一出房门自然逃不过早已恭候多时的罗灵风的眼球,他大声调笑道:“奉孝兄啊!麟知道一个大男人不会喝酒很丢脸,但麟也没有逼奉孝非喝不可,只要当时奉孝说一声,你不会喝酒的话,麟也绝对不会逼你喝,不过你的酒量也的确是差,才喝了几杯,你就晕过去这么久,害的麟一个晚上没有好好的睡一下。”

郭嘉调笑道:“莫不是灵风为了让嘉睡的安稳一些,亲自为嘉守夜乎?这让嘉如何担待的起。”

罗灵风摇头道:“奉孝把麟想的太好了,麟整晚在想应该怎么杀死奉孝才好,是直接用把刀在你脖子上一抹,还是用火烧了这间客栈,又或者将你捆在野外完喂野兽,再则也可以把你用麻布袋将你套起来,丢在护城河下……”

郭嘉听后,淡淡一笑,冷冷的说道:“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