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琅是被一阵阵的铃声给吵醒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入目所见,尽是金光闪闪。

暗金色大花的墙壁,银灰色夹金线的窗帘,繁复的水晶吊灯,正对面挂着一幅雕花金边人像画。

撑起身子,发现他趴着的四柱大床也是雕花嵌金,上盖织金床单和被褥。

金色与花色,简直要占满了整个房间!

姚琅微微眯了眯眼,移动手脚从床上爬起来。

呃!

一阵头重脚轻的眩晕袭来,姚琅伸手托住了床头立柱,这才没摔倒在地!

视线下移……白金色地毯上暗红大花让他终于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是全然陌生的地方。

一个跟他过去生活了十几年的居所风格完全不同的地方。

明明应该……

铃声还在不屈不挠地继续,姚琅辨别了下,顺着声音看过去。

落地窗前的边柜上,放着一只巴掌大小的东西,四四方方,此时正往外发出声响,嘀铃铃……姚琅走过去,拿起了那样东西,铃声就从指间逸出。

姚琅见过会发声的物件,那还是自海外舶来的外洋自鸣钟,挺笨重,最小也有半人高,每日还得侍从们按时上发条,价值却不菲……

难道这个也是?

姚琅把手里的小物件反过来打量,只觉滑不留手,几乎天衣无缝,真看不出来上发条的地方在哪儿。

铃声响了几十声之后终于停了。

虽然对没见过的东西有点小稀罕,然而这间屋子,这处地方,对姚琅来说,都是新鲜而陌生的……做为一个初来乍到者,自然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姚琅放下手中物件,谨慎地四处打量鉴宝名媛有妖气。

这应该是间卧室,金光闪闪的风格,一切用具都是九层新。

墙上人像画画风奇特,画的是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长相清秀,头发特别奇怪,是一层一层的卷,有点像绵羊……如果有金色的绵羊的话。

衣物也怪得很,上头是大红披风,下头是深蓝色紧身衣裤。

上衣也就罢了,无非是前襟排扣纷繁,从上到下,没有二十,也有十几,那裤子就令人微微尴尬了,几乎让腿部的曲线毕露……

奇装异服!

难道这里的男子,竟都是如此大胆奔放的穿着?

姚琅眉头微蹙,目光不自觉地扫了眼自己身上的衣物。

浅灰色的直筒型长裤,虽比平时他穿的窄了些,但好歹宽松正常许多,姚琅松了口气,还好。

走出卧室便是客厅,客厅连着好几间屋子,虽然跟姚琅过去所住的风格样式陈设完全不同,姚琅还是连猜带蒙地认出了它们的用途。

书房,浴间,厨下……

当然了,有好几样奇怪的东西,姚琅暂时还没明白它们的用途。

一圈巡视下来,谢琅心里略有了些底儿。

他投身的这个人,家境不算差,但应该也好不到哪去儿。

他的依据有二。

一是这人住的地方虽然挺大,可居然一个当值的侍从都没有,可见即使富裕,也是有限。

二来这整个屋子的风格虽金碧辉煌,很有些稀罕之物,可如此金光闪闪,花里唿哨,并不像是真正有底蕴的人家。

忽然大门处传来声响。

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进来了位中年妇人。

中年妇人白白胖胖,细眉小眼,手里拎着两大兜子东西,看着姚琅笑,熟悉地打招呼。

“小姚先生,你在啊?”

平时这个点可都不在家里啊!

姚琅瞬间身子微不可见地僵直了下,神情倒还维持着淡定自若。

喜怒不形于色,这是大家公子们自小养成的良好习惯。

“嗯。”

姚琅唇角勾起一丝笑意,淡然矜持地向中年妇人点了点头。

心中快速分析着眼前情势。

原来这个身份也姓姚!

先前没看到仆人,原来不是没有,而是采买去了。

不过,只有一个仆妇,而且说话很是随意,大约还是因为家底有限。

“小姚先生,明天不是姚先生和安小姐都要来吗,您瞧做的菜啊肉啊的都准备好了……”

中年妇人略朝上举了举手上的东西,示意给姚琅看。

两个很大的白色口袋,里头都装得满满的,姚琅当然看不清里头有些啥,就只点了点头,很是沉稳地表示认可,“不错人生大赢家[综]。”

心里却琢磨着,姚先生大约是原身的亲近长辈,亲爹?亲叔伯?

那安琪小姐又是个什么身份?朋友?未婚妻?

中年妇人又问,“……那中午的午饭就吃海鲜意面好吗?”

海鲜意面是个什么吃食?

姚琅内心打着问号,眉尖微不可见地一跳,外表仍是淡定地表示认可。

“时间不早了,我这就去准备。”

中年妇人拎着两大袋子去了厨下。

虽然厨房离客厅还有段距离,从他这个位置还是能听到些许刀切锅响的声音。

海鲜意面听起来挺洋气,其实用现成的食材做起来,都用不了二十分钟。

中年妇人把盛好了意面的白瓷盘摆正在托盘上,旁边是一杯餐前苹果酒,一杯石榴汁,一碟子田园沙拉,摆起来颜色花花绿绿的还挺漂亮。

然而说实话若跟一大碗连汤带汁的红烧排骨面比起来,她自己绝对宁愿选排骨面!

这洋吃食,都是花花架子不中吃啊!

只不过,这阵子小姚先生也不知道是什么风吹的,非要讲究起吃西餐来,害得她又是上网查,又是跟人请教的,才算学了几样,能对付过去小姚先生这一阵风,保住了自己的饭碗。

讲真的,其实西餐比中餐可省事多啦!

中年妇人正要端起托盘给姚小少爷送过去,一瞥眼就看见姚小少爷正站在门口,那眼神儿!

透着陌生,感觉怪怪的!

她心里一惊……

莫非,姚小少爷知道了自己总是把冰箱里放了三天的食材顺回家?

不,不能吧?

那,那也是放了三天的,都不新鲜啦!扔了不也怪可惜的么?

“小姚先生是等急了吧,来,我这就端到饭厅去。”

姚琅随着中年妇人来到了饭厅,饭厅的橡木长桌上盖着花哨的桌布,椅背上镶嵌着闪闪发光的玩意儿(一时没认出来是什么),水晶灯璀璨耀眼……

呵,所谓海鲜意面,原来不过是用盘子装面,上头摆着几粒虾仁啊。

姚琅垂下眼,挑起一根面条尝了尝味道。

是种浓郁的,奇怪的,说不上好吃与否的滋味。

虽然暂时还欣赏不来这种口味,不过为了不暴露身份,姚琅还是优雅地把面条吃完了。

当然了,这种怪味其实还抵不上看到刚才见到的一切令人震憾……

那中年妇人简直似在表演杂耍和幻术!

轻松地站在台子前,一拧开关就打着了火……

几样蔬菜扔进透明的壶中,嗡嗡响过一会儿再拿出来,就是搅得均匀的菜泥!

还有装满了食物的亮着灯的大柜子男尊女贵之休夫!

他其实知道,自己会重生一回。

也知道重生的将不是他熟悉的华炎国,可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似乎跟华炎国差异巨大!

他也姓姚,单名一个琅字,出身京城有名的世家姚家。

年方二十,已是京城有名的清贵公子。

无论在哪一方面,他都是京城贵女们做梦都想要娶的名门贵公子。

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只可惜,因为自小定下的亲事不谐,四如公子避世出家修道,令多少京城女子为之扼腕。

原本以为他会平静而自在地过完这一生,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他隐居的竹舍忽然起火,他为了护着身边的小侍童反而自己被一根着火的木柱砸倒……

灵魂出窍之后,他仿佛是去到了传说中的地府,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因他品行优良,积德行善,因此可以不入轮回就直接转世,而且转世的地方还是个跟华炎国天差地远的世界。

有机缘重新再活一回,傻子才会不乐意。

就算是跟华炎国天差地远又如何?

反正在华炎国的姚氏大家族里,最疼爱他的祖母在两年前就已经过世,他在华炎国,算是无牵远挂了……

“小姚先生,你的手机响了……”

阿姨见姚琅吃完了面条,端着杯果汁也不知道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他的手机都响了十几声了,阿姨拿起来准备递过去,又扫到上头的来电显示,“是姚先生打来的。”

姚琅手里端着一杯果汁,细长的琉璃杯做工精致,没气泡,也没杂色,放在华炎国,少说也值上百两银子,看来他也许错估了这家的财力?

“嗯。”

姚琅淡淡地应了一声,却是没动作。

接过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因此只好暗自捏紧了酒杯装高贵淡定。

反正论关系来说,这中年妇女应该是仆从之流,不见得敢质疑什么。

阿姨等了一会儿,见小姚先生不伸手,试探地问,“那,那我来接?说不定姚先生是有什么事呢?”

虽然她是给小姚先生干活,可领的是小姚先生他爸的工资,老板怎么得罪的起?

“诶,是姚先生啊,我是王梅花王阿姨呀,嗯,您说小姚先生?小姚先生这会儿正不方便接电话呢,您有话交待我回头跟小姚先生说就是……”

姚琅动作优雅地端着琉璃环,啜饮一口石榴汁,嗯,这味道有点略淡。

其实眼角余光和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那中年妇女身上呢……

对于阿姨来说,只不过是个接电话的平常动作,却让姚琅心中震惊了。

神器!?

那个四方的叫首鸡的小东西!

里面居然发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在跟这位中年妇女王梅花对答!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quge6.com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wap.quge6.com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