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数理化,穿进修仙世界也不怕,毕竟这个世界的尊者,叫「赛先生」。

赛先生座前有三个弟子,他们是牛萨克、门夫子和文尔达!这三位宗师,分别创立了智修宗、灵修宗和兽修宗!

而众仙家门派争夺的无上秘籍《五十三章经》不是别的,正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罗小峰战记:五年修仙,三年模拟》

罗小峰是华西理工大学大二的学渣,此时正在三教上大学物理课。

课堂上,老师讲得天昏地暗,课桌上,罗小峰睡到口水横流。宿舍的条件实在太差,热到令人发指,罗小峰早早就跑到阶梯教室抢了一个吊扇底下的座位好趴着睡觉。

没曾想。

啪地一下,年老失修的电扇,连带着天花板的墙皮,结结实实砸在罗小峰头上,昏死过去之前的最后一瞬间,罗小峰只能听到旁边学生的尖叫:死人啦啊啊啊!头都砸扁了啊!!!

再睁开眼睛,罗小峰已经到了天堂。

这不就是所谓的天堂吗?

周围青山翠柏,山石耸立,罗小峰深吸一口气,美!且毫无雾霾的感觉,和淘宝上买的压缩氧气一个味。他四下看看,想要找找有没有背上有翅膀的天使小姐姐,只见远处白衣飘飘挽着篮子款款而来……

一个壮汉。

啧,壮汉不穿马甲,穿什么汉服。罗小峰面露不屑,这天堂里面,看来也不是充满了天使小姐姐嘛。

那壮汉看到罗小峰坐在地上四处张望,突然一惊,扔下手中的篮子就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又哭又笑,高声大喊:「罗枫!你醒啦!罗枫!你醒啦!」冲到近前,一把抱住罗小峰,紧紧搂住。

「咳,咳,咳,太……太紧……太紧了,要……要断气了,」壮汉力气极大,罗小峰感觉此人卧推起码五百公斤……「要……要完……不知道在天堂里挂了,是不是还会上更高的天堂……」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终于放开罗小峰,一口新鲜空气重新回到罗小峰肺部,终于缓过一口气来……

「罗枫,你终于醒了。」那个壮汉情绪恢复了稳定,拉着罗小峰坐在一块青石上面,「快!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痕!」

别!别乱摸啊你,不搅基……罗小峰听出有些问题,难道上天堂都要先改个名字?

「你叫我,罗枫?」罗小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对啊,这十多年来,不是一直叫你罗枫吗?我叫你罗枫,你叫我吴铁。」壮汉表情奇怪,「是不是刚才被打飞出去的时候,撞伤了头?变成白痴了?」吴铁赶紧站起来,分开罗小峰的头发就查看伤势。

「wait,wait,wait,」罗小峰赶紧制止住他,「吴铁你且止住,我且问你……」

话没说完,突然肩膀上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罗小峰一个踉跄好悬没从青石上掉到地上。吴铁一脸严肃,右手如同铁钳一般按住他的肩膀,厉声问道:「罗枫,你是何时学会的魔教密语!」

「魔教密语?啥是魔教密语?!」罗小峰一脸懵逼,「哪句是魔教密语来着?」

「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什么维特,维特,维特!」吴铁仍然一脸严肃。

罗小峰此时方觉事情有些大条。天堂应该不会这么弱鸡,连英语都不懂吧。上课不好好上,不是睡觉就是看网文的罗小峰,突然想到了一个狗血的念头。

难道,我穿越了?

念头已定,罗小峰展开骗术,想要从这个傻大个身上弄清楚状况:「唉,我说吴铁,其实我刚才的确撞得不轻,现在头还晕得不得了,很多事情,都迷迷糊糊了。你给我从头捋捋,咱们这是在哪儿啊?」

「唉,本来就傻,现在摔得更傻了,」吴铁一脸惋惜地看着罗小峰,解释道:「这是玉清山,归云峰,你我二人,随着几十个师兄弟,跟着师父前来赴宴不是?」

赴宴?赴什么宴还会被打飞了出去?难不成吃了霸王餐被餐馆追出来了?罗小峰开口问道:「若是赴宴,我是怎么被打伤的啊?头疼得厉害,想不起来了。」

吴铁一屁股坐下,叹了一口气:「唉,说是赴宴,其实乃是一个鸿门宴啊。这归云峰上,最大的门派,就是这里,松泉派,他们看上了我派在山脚下的产业,说是赴宴请客商讨此事,其实就是强索啊。」

「嗯……」罗小峰思索片刻,决定接受这个设定,「是否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师傅命我为门派出战,我连杀对方十人,力竭不支,被人暗害,打飞出去?」

「你平时不好好习武修炼,连杀十人,你想多了,」吴铁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你在席上为了争抢一个鸡腿,和同席松泉派的杂役争斗,被人用挑粪的扁担打飞出来的。」

啧。罗小峰嘬个牙花。这是穿到了什么废柴身上……

「好了,现在你醒了,赶紧和我回去看看,也不知道师父那边怎么样了。」吴铁拉着被罗小峰穿越了的罗枫,赶紧跑回宴会厅。刚来到大厅外的练武场,已经听到阵阵喧哗,里面似乎已经打起来了。

「这个便宜师父倒对我不错,一定是看到我受辱,为我报仇了。」罗小峰自言自语。吴铁推开大门,正看到师父带着师兄弟和松泉派的十几人在当场对峙。

罗小峰打量了一眼师父,啧啧称奇。这师父,长得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人高马大。

黑中透亮。

「非洲人啊!」罗小峰差点喊了出来,师父也太黑了吧!这边他还在内心偷偷吐槽,比武场上,嘴炮已经开始了。只见那边松泉派当中一人,先开了口:「穆潭!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松泉派以百两纹银买你一座破落的宅子,已经是大大的好处了!你不但不感恩,还率众前来挑事!」

「哼,」姓穆名潭,作为罗枫的师父,虽然带领的门派只是一个小小的修炼仙门,毕竟非凡夫俗子,自有自己的坚持,「松百龄,你枉为一派之主,竟然巧取豪夺,想都不要想!今日我就把话放在这里,莫说是百两纹银,就是百两黄金,潭门也不会放弃宗堂所在!」

「找死!」看起来这个松百龄是个急性子,两句话没说完,一挥手,身后就冲过来一人。此人青衣青裤,手持灵剑,一看就是个高手!

穆潭这边,也冲上去一人,黑衣黑裤,使一杆黑色的大棍,两人也不答话,就战在一处。

松泉派人如其名,修习的是水灵术,他们占据了归云峰顶,此处终年云雾缭绕,又有天生的水泉,水汽充盈,正合适修炼水系的法门,这青衣人乃是松百龄的得意门生,叫作松涛,水灵根已经修炼到相当的境地,隐隐是这一辈当中,最强的高手。

吴铁拉拉罗小峰,努努嘴,「那是大师兄,楚天舒。」这边上去应敌的,乃是潭门的大师兄,穆潭座下最好的学生,楚天舒。两人一上来,就毫不留情,痛下杀手。松涛运起水灵根,鼓动起周边水汽,形成了阵阵水雾,这些水雾都带有灵力,虽然细小,铺天盖地打来,仍然是不小的伤害。楚天舒却并不害怕,他一拉架势,从随身的口袋之中,掏出两块黑色的东西!

黑铁神炭!周围潭门的弟子纷纷赞叹。罗小峰来不及反应,「什……什么炭?炭?!」

吴铁悄悄在他耳边耳语:「你是不是真的摔傻了?这是我们潭门的看家本领啊,大师兄炼出的黑铁神炭,纯度极高,非是你我寻常人等能达到的纯度,用这种神炭释放我门的灵术,可以放大岂止百倍!」

罗小峰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师父这么黑!这原来是个烧炭的门派!

「吴铁,我以防万一地问一句,我门的灵根,是不是碳灵根啊?」

「这还用说!」

「牛逼!」罗小峰实在没有其他的可说了。

再看场内,眼见那些致命的水雾就要笼罩楚天舒的全身,大师兄却是毫不在意,双手拿着两块黑铁神炭,互相急速揉搓,一边运气灵根,只见两块黑铁神炭迅速变小,直在楚天舒身边形成了一层黑炭灰的防卫,那些水滴虽然数量极多,但是尽数都被这层炭粉吸附,无影无踪!

「这是!」罗小峰一惊,「这是将木炭通过物理变化变成活性炭吸附异物啊!」

松涛见绝招被破,沉声道:「久闻潭门的碳灵根能吸收其他灵根的攻击于无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楚天舒抱拳,「承让了。」又从随身的口袋中,掏出两块黑铁神炭,握在手中,「松泉派水灵根也是精纯,可惜碳不溶于水,你们今日想要取胜,怕是有些为难了,哼哼。」

「不错,」穆潭也搭腔道,「这两块黑铁神炭,乃是憎水性物质,水泼不进,流过无痕,今日你们,恐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无可奈何!」松百龄大声说道,「怪不得你们小小潭门,今天敢来撒野,就是算定松泉派水灵根被你们的碳灵根克制,是也不是?」

穆潭微微冷笑,不置一词,算是默认。松百龄却不气恼,继续说:「尔等可知,为何今日约你们在此地商谈?」

见到潭门众人面面相觑,松百龄笑得很开心:「此处水汽充盈,地处热带,乃是垂直地带性高山气候,天气变化剧烈,今晨天气晴朗,日照升温极快,一时半刻就会有大片云系形成,要说雷暴雨,就在此时。」

穆潭哈哈大笑:「我道是什么神奇的招数,只是大雨而已,我等这些门徒身穿之物,都是竹炭纤维,密密缝制,防水的等级,只在甲等!」

罗小峰却心道不好,他隐约觉得有问题,再看场中,已经异变陡生!

只见松涛在突然出现的雷雨之下,将长剑指向天空!瞬时一道闪电直劈下来,将他完全打中!

「见势不好,引雷自尽吗?」楚天舒嘲笑道。

「不对!」罗小峰惊叫,「大师兄快跑!」这时候,再跑已经来不及了,松涛并未被天雷劈死,浑身毫发无伤,脱手就是一团灵气!这团灵气将楚天舒团团围住,腾地一下,变成火焰!

「不要紧的,」吴铁拉住罗小峰,「大师兄身上也穿有他自己炼制的神炭,他炼制的焦炭,能耐一千度高温,区区火焰无足挂齿。」

罗小峰急得手足无措,「不对!不对!不对!赶快救他!」他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冲了上去,抱住大师兄拉倒在地,就往反方向滚,离开松涛灵气的范围。

「哼,算他命大,竟然有人识得此术!」松涛也不追击,停在原地。

罗小峰抱着楚天舒离开松涛的灵气范围,火就马上灭了,他站起来,指着松涛大声说:「你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引天雷到自身,将自己的水灵根电离成氢灵根和氧灵根!氧助氢势,以氢灵根造成火焰!氢灵根的火焰能到一千四百度!超过大师兄所炼神炭的极限温度!」

松涛站定场中,冷冷地看着罗小峰和楚天舒。

他现在手握新练成的氢氧灵根,完克潭门的碳灵根,心中十分笃定。抱着猫抓老鼠的戏耍心情,想要多折磨折磨潭门的人。

只见松涛双手上,左右手各自萦绕着一团若有似无的灵力,这就是他刚刚引来天雷,新炼出的氢氧灵根。

这个用水灵根修炼氢氧灵根的方法,却不是他的独创,而是他在上一次衡水论剑的时候,偷偷窥探到的天机秘籍!

原来各大仙门世家,虽然离群索居,各自修炼,为了增加交流也常常互相切磋论道。一百年前,几个大门派联合起来,定下了衡水论剑的规矩。每隔十年,就齐聚衡水,互相切磋。逐渐形成了整片大陆的仙门盛事:衡水论剑。

这衡水,也是传奇。

说他是水,其实滴水都无。只是一条干涸的河床,整条巨大的河床把整片大陆一分为二,自北从黄冈山中奔腾而出,直到南边,通入无尽冻海。这条河床,深不见底,据说是上古时候的仙魔大战之时,由于绝高灵力的互相碰撞,一瞬之间,将整条大河,全数蒸发!

自此以后,黄冈山上,由于正邪灵力相冲,成了一个普通人无法进入的绝境。古代绝世强者的灵力自此被禁锢在黄冈山上,每时每刻,互相冲突融合,不单单把整座山上的野兽花草炼化成了各种灵兽,还打开了一个神秘的通道通往异世!

这个通道被称为灵门,乃整座黄冈山上,上古灵力的汇聚点,只有一张桌子大小的空间,被强横无比的灵力生生打通,形成了一个灵力旋涡,时不时就会从异世当中,吸来各色物品。大多状况诡异,无人能识,但是偶尔,也能在其中发现极品灵器,或者是无敌的修炼法门秘籍!引来无数仙门修士前赴后继,闯过重重险阻,也要一探究竟。

经过千年的演化,在这个灵力充盈的地方,逐渐衍生出了四大神兽,守护灵门!

这四大神兽,本是山野之间的普通小兽,被灵力吸引至此,逐渐灵化,变得强横无比!他们是:薛氏灵猫,芝诺神龟,拉普拉斯兽,麦克斯韦妖!

在四大神兽手下毙命的修士,不计其数,白骨遍野。然而若是有人有幸闯过神兽的守卫,到达灵门,便能得到无上秘籍,神奇灵器。因此此间也引得无数人不惜性命,重蹈覆辙。

去年衡水论剑之时,就有一位仙门的长辈,依靠全族之力,杀进灵门,夺得了一份秘籍!虽然全族死了八成,但是能夺得一份灵门秘籍,却是十分值得!这位长辈将秘籍在衡山论剑之上,拿出来炫耀,却被坐在近前的松涛瞥到一眼!

H2O+H2O(通电)-->2H2↑+O2↑

松涛当时不解其意,只是觉得冥冥当中,让他看到这个秘密,一定是上天有所深意。是以默默记下,之后寻遍各处名师隐士,才获得了这个水灵根引天雷化成氢氧灵根的方法!

「我这神技,脱胎自灵门秘籍,尔等小辈,何当受诛!」松涛一边冷笑,一边对在场的人说。

潭门的人一听,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是灵门秘籍,怪不得如此强横!一时间人人垂头丧气,都知道灵门秘籍的强大。

只有罗小峰仍然状况外,一叉腰指着松涛就骂:「比武就比武!你为什么要口出不文明用语!什么瘦猪!什么瘦猪!你才是瘦猪!你全家都是瘦猪!」

松涛不明所以,也不愿和他多做纠缠。氢氧灵根是他新练成的,控制不易,应该速战速决。是以他也不还嘴,手一挥,发出指令:结阵!

仙家大战,若是一对一的大战,多是凭着个人的武艺修为,但是多人混战,阵法尤其重要。虽然当世的绝对强者,都有着一招一式扫灭一片的能力,但是普通仙门,还需要结阵以应对混战,恰当的阵法,能放大修为,即使阵中的人,修为羸弱,也能成倍放大,形成攻势,这就叫作:「指数增加!」

据说在海外的仙山,曾经有一个门派自灵门获得过一本秘籍,有一种阵法,能让毫无修为之人,即使是稚嫩的幼童,也能发挥出绝大的实力,力克强者,松涛记得,那本秘籍叫作《军体拳》!

松泉派的弟子听到指令,纷纷行动起来,将潭门众人,围在场中,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包围圈。潭门的弟子想要突围,就会被数人以水灵力逼退。松泉派的弟子虽然灵力普通,但是多人加持之后,水灵力速度极快,突然之间打到身上,足以将人打一个跟头!

而松涛站定远处,使出刚才的招数,一手氢灵力,一手氧灵力!将团团火焰,打入场中,一时间场内水火夹杂,潭门弟子狼狈不堪。想要逃出圈外嘛,被水灵力打湿,冲回场中,变成一只落汤鸡,留在圈中,却又被火焰烘烤,灼热无比!

场中火焰蒸腾,又有水灵力不停补入,不多时,在罗小峰面前就出现了无数的雾气!这些雾气和普通雾气不同,温度极高,端是歹毒。

被雾气笼罩的潭门弟子,纷纷呼吸困难,面红耳赤,汗流浃背,有的人修为较弱,不得不脱了衣裳以对抗这灼热的雾气!只是脱了衣裳,雾气接触皮肤更多,受伤更重!有几个身体较弱的女弟子,已经晕倒在地,呼吸急促,面色潮红,眼看不支!

松涛在场外哈哈大笑:「潭门众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立刻俯首就擒!否则就只能葬身在这桑拿大阵之内!」

罗小峰和一帮便宜师兄弟困在阵中,情势越来越危急。周围众人,修为稍浅的,都逐渐不支,只有几个年资比较高,或者修为较深的还在苦苦支撑。只是随着火焰温度越来越高,无法脱出包围的话,力竭只是时间问题!他深吸了一口气,脑中思绪飞快转动,突然看到楚天舒为了救助一个师弟,正好来到他的面前,突然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大师兄!」罗小峰朝楚天舒靠过去,「大师兄!能否借你的神炭一用?」

楚天舒平日里并不太待见这个懒懒散散的罗枫师弟,只是刚才他突然出手相救,帮楚天舒解了围,此时心中便有些好感,在此紧急时刻,他也不知道罗小峰要做什么,反正神炭不是什么太特殊的物品,只要假以时日,他还能练出。于是反手掏出两根,说声小心,交给罗小峰。

罗小峰拿过神炭,掂量掂量,不错,是足斤好炭。深吸一口气,猛地站了起来,大吼一声:「松涛狗贼!有本事你来烧我啊!」

这一声怒吼,在场中一片凄惨喊叫当中,十分引人注目,松涛一看,又是这个小子搅局,气不打一处来,当即调转方向,全力来烧罗小峰。罗小峰举起神炭抵挡氢灵力的火焰,不消片刻,整片神炭通体通红,就要崩解!

罗小峰见势不好,赶紧调转屁股要跑,冲向场外,场外松泉派的弟子见状,根据之前的安排,急忙拿水灵力冲击罗小峰,想要将他击退。罗小峰又拿烧红的神炭去抵挡水灵力,一时间大量滚烫雾气升起,神炭的温度,倒是降低了不少。

松涛冷冷一笑:「我道这厮是有什么急智!原来只是想要借水灵力降低神炭的温度!这只是杯水车薪,螳臂当车!」双手一挥,又是一团氢灵力袭来!

罗小峰仍然用神炭抵挡,太过烫手了,就去引水灵力降温。

楚天舒一看,不由得摇摇头,叹了口气,心道,这个罗枫小师弟,平素吊儿郎当,没想到关键时刻倒是有所担当。他如此一来,吸引了松涛的注意,的确是减轻了场中其他弟子的压力,可是长此以往,却无以为继,打不开僵局,仍然是个死局!

他正要起身招呼罗小峰回来一同突围,突然之间,头晕目眩,身体摇晃。再一看周围松泉派的弟子,竟然纷纷倒地不起,浑身抽搐!

松涛也是一阵眩晕,不由得单腿跪地,罗小峰身形晃动,冲上前去,一手掏出一把小刀抵住松涛脖子,一手拉过松涛右手的氧灵根,深吸一口!

「全都住手!否则我割破他的喉咙!」

此时场中尚存的松泉派弟子大多已经莫名倒地,仅存的几个也不得不停下手来,一个个喘气不止。

「怎……怎么回事……」松涛大口喘气,觉得自己呼吸难支,「你用了什么邪术?」

罗小峰邪魅一笑:「水火无情,能想出这种桑拿阵,我还有点佩服你,不过,你还是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松涛不由自主地问。

「水火桑拿,对上其他门派,或许还有些用处,对上我潭门的碳灵根,根本就是自取其辱!」多亏了平时穿越小说看得多,罗小峰现在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穿越身份,举手投足,都自觉是潭门的人了。

「什么!自取其辱?!到底是如何自取其辱?!」松涛不明白。

「哈,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罗小峰状态上来了,牙尖口利,「将炭慢慢加温,再以水淋之,就可制备出水煤气!碳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结合,生成了一氧化碳!无色无味,在血液中极易与血红蛋白结合,用你们听得懂的话来说:」

「你们全都煤气中毒啦!哈哈哈哈!」

松泉派门前的练武场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大堆人,一个个呼吸急促,大口大口喘着气,有几个还皮肤泛红。

罗小峰想,这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哮喘病人联谊会了。

他手持利刃,抵在松涛脖子上,一时间虽然控住了场面,却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正在这时,大师兄楚天舒毕竟功力更深,已经基本恢复了力气,走到两人面前,开口问罗小峰:「罗枫师弟,你这招实在是厉害,是叫作霉气中毒?」

「不错,大师兄,」罗小峰点点头。

「罗枫师弟,」楚天舒面色凝重,「这霉腐之气,都只有邪魔外道才会修炼,虽然这次你靠霉气为本门躲过大灾,作为师兄,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修炼霉气,很容易坠入魔道,万劫不复啊。」

罗小峰一口气差点没续上来,「这是煤气啊,不是霉气啊!」

楚天舒神色更为凝重:「你看,罗枫师弟,你看你才修炼霉气不久,已经说不清楚话了……」

罗小峰这个人,学习挺刻苦,就是有一个缺点,嘴贱,他还不是那种普通嘴贱,是嘴又快又贱……

「煤气啊,师兄,煤气你不知道吗?你小的时候没见过顶个大煤气包的公交车吗?」

「公交车,又是什么?」

「公交车啊,公交车你不知道,师兄?如果有个人,Ta 水性杨花,见人就上,就叫……」

罗小峰的大脑终于接管了嘴的控制权,生生刹住满嘴跑火车的罗小峰,给楚天舒好好解释了一下:「师兄,这霉气,并非邪魔外道,而是山中先天的瘴气,虽然不善,却是天生天养,不算外道。」

楚天舒已经被前面的一通胡说绕晕了脑袋,这么一听,似乎有点道理,场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也不急于这一时的口舌,于是点点头,就下场去安排救人。

罗小峰这里挟持着松涛不能动,也是无所事事,就随口聊天道:「松涛大师,这天下之大,有多少修仙的门派啊?」

松涛冷哼了一声,厉声骂他:「这些都是妇孺皆知的事情,你明知故问,是何居心?」

罗小峰面上谦和,一肚子坏水:「唉哟,松涛大师,小的只是个普通弟子,本来学艺就懒散,大师兄也看不上我,刚才又被你家的仆役摔得晕晕乎乎,脑子都不好使啦。」

嘴上谦和,手上小动作一点都没落下,刀尖往里动动,就把松涛脖子扎出一个小血口。松涛也不是什么坚定之人,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满脸愤恨,又不得不讲。

「天下之大,无穷无尽。普天之下,凡人修仙共出一祖,那乃是上古的第一个由凡人修成真仙之人。飞升之前,本家姓赛,成仙之后,虽然已经是不死不灭之身,也不忘记度化众人,帮助众人修炼,是以无论正派邪派,正道魔道,都尊他为师尊,大家都尊称他为赛先生。」

「赛先生?」罗小峰心想,那不是还有德先生了……

松涛继续讲:「赛先生座前亲自教化的弟子,共有三个,也都是数千年前的神秘人物,一代宗师,他们是牛萨克、门夫子和文尔达!」

「这三位宗师,分别创立了智修宗、灵修宗和兽修宗!这三大宗派源远流长,开枝散叶,这才形成了这片泰司大陆无计其数的修士仙门。」

罗小峰听得云山雾罩,他本来就不擅长一下子接受太多知识:「等等等等,慢慢讲啊,松涛大师。一个个宗讲讲看?」

松涛白了他一眼,其实他心中自己也有小算盘,松涛刚才运了运灵根,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不少,何不借现在讲述之际,拖延时间,只要自己的功力恢复,对付这个小子一定没问题。他看罗小峰刚才在宴席之上,还被一个仆役殴打,实在没什么本事,断定他只是个取巧客而已。

「你我两派,潭门和松泉派,俱都源自灵修宗,灵修宗修习灵根,从天地万物之中吸取灵气,加以利用,各家各派,各有专修。灵修宗下分支能有数千,但是都共同供奉同一个祖师:门夫子。门夫子俗家姓门,双名捷列。机缘巧合之际,拜在赛先生门下,天资聪慧,悟出灵修法,这才出山立派,自号灵修宗。」

罗小峰听出话头不对,喃喃自语:「姓门名捷列的老夫子……」

我擦……这不是门捷列夫子咩!

厉害……这个修仙真心硬核……

罗小峰一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又来吐槽:「灵修宗是不是有一百多个本宗,分为七个主族,七个副族和两个叫作第十三族和第十八族?」

松涛横了他一眼,心说,这个小子果然是来戏耍我的:「罗同道,既然你全都知道,又何必假装不知,令我讲述呢。」

罗小峰也不接话,顺口问道:「不对啊,如果是这样分,你们松泉派的水灵根,根本分不进本宗啊。」

松涛以为他意在贬低自己的门派,心中愤恨,可惜受人钳制,只能做下口舌之辩:「虽然本宗源于本源,比如你们潭门,就是碳宗的宗家,又有硅灵根、锗灵根、锡灵根、铅灵根、鈇灵根等几个分家,毕竟只是上古而来,修仙发展如此迅速,你们本宗,早已满足不了修仙日益增长的文化物质需求了!」

罗小峰头上三条黑线,书上不是一直写了,修仙是越古老越本源越牛逼的嘛……

「在百本宗之外,数百年前,又兴起了两大分支,称为灵修宗双奕宗!」松涛继续说。

「STOP!」罗小峰大喊一声,「在百本宗之外又有两个分支,我知道了!这肯定就是有机宗和无机宗了!」

话音未落,罗小峰觉得不对。松涛默不作声。面前吴铁和大师兄楚天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不单单有潭门的门徒,还有松泉派的弟子,一个个手握剑柄,虎视眈眈。

「各位。」罗小峰出来打圆场,「现在还不是杀了松涛的时候,等他的评书,啊呸,历史讲完,再剁成肉酱,细细切作臊子可好?」

楚天舒却不言语,伸手一拉罗小峰的手腕,夺过抵住松涛脖子的短刃,吴铁一拉松涛,把他拉到身边,仓啷啷几声剑响,身边的众人,全部抽出宝剑,指着罗小峰!

罗小峰来不及诧异,楚天舒沉声断喝:

「说!你罗枫和魔教,到底是什么关系!」

罗小峰一头雾水。

这些修仙的家伙,变脸变得太快了吧,刚才还在拿开水烫对方呢,现在一下子同仇敌忾了……修仙是不是会降智商啊……

罗小峰敢怒不敢言,赶紧伸手表示善意:「唉唉唉,大师兄,松涛大师,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有话好说,咱先把剑搁下呗。」

「哼!」松涛冷哼一声,面露不屑,「你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天舒兄,刚才让你受苦了!」

「无妨,松涛兄,这都是为了仙门。」楚天舒摆摆手,仍然神情冷峻,剑指罗小峰,「事到临头,罗枫,你就不要再装傻充愣了!」

吴铁也在旁边痛心疾首:「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罗枫!竟然是你!竟然是你!呜呜呜呜。」

罗小峰举目四望,周围无论是潭门还是松泉派的弟子,只要是还能作战的,都拿起了剑,把他团团围住,如临大敌,远处穆潭和松百龄两人并肩站着,神色鄙夷地看着他。看起来,只要他俩一声令下,罗小峰今天就要变成肉糜了……

「我不服!」罗小峰破罐子破摔,朝着两个宗主大喊:「要死也要死个明白!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啊!」

「罗枫,事到如今,你还装傻充愣?」楚天舒沉声道,「也罢,我便让你心服口服!吴铁,告诉他!」

「不是,你说啊,大哥……」罗小峰这个嘴贱的本事,有时候也挺有用处,无形之中锻炼了他的心理素质……

「罗枫,呜呜呜……」吴铁又要哭,看到旁边楚天舒严厉的目光,又缩了回去。

你自己说不就好了……罗小峰继续内心 OS。

「我潭门一直清正,秉持正道,修身养性,却不知为何,被魔教觊觎,出了叛徒,」吴铁开始讲解,「一月之前,有打扫的杂役,在院内角落,发现了一封魔教书信的残片!这才发现,潭门之中,竟然出现了叛徒!」

吴铁情绪激动,声音高亢,离得罗小峰又近,叛徒两字,用力至极!

罗小峰狠狠擦了一把脸,「朋友,至于用喷口嘛……这么多口水。」

「魔教!你休要再胡搅蛮缠!要不是我和百龄仙师在山间巧遇,两人定下这欲擒故纵,引蛇出洞的计策,想必,你已经开始了你邪恶的计划了!」穆潭一生正义凛然,没想到门下出了魔教之人,实在是气得不轻,「来啊!把罗枫就地正法!碎尸万段!为潭门清理门户!」

罗小峰懂了一半。原来这是个仙人跳啊!你们两边合伙算计人,难道我穿到这个倒霉蛋身上,这人还真是个魔教?

「等等!」罗小峰还要拼死一搏,挣扎求生。这也正常,论谁都接受不了才被电扇砸烂了脑袋,好不容易穿越又活了,马上又被切成饺子馅,「你们说我是魔教!有什么证据!难道仙门都是空口白牙!看人长得帅就嫉妒吗!」

「帅个屁勒,」松涛暴怒不已,看上去仙气十足,素质不咋地嘛,罗小峰嘬个牙花,听松涛继续讲:「你刚才连连口出魔教暗语,这还不是证据吗!」

吴铁也帮腔:「对!刚才你我独处,你神志不清,也曾口出魔教暗语!」

「wait,wait,wait!我何时口出魔教暗语?我怎么自己不知道?!」罗小峰觉得诧异,这些人是不是秀逗了?哪里有魔教暗语?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还要狡辩!」楚天舒断喝一声,「你这句话,不就是魔教暗语?」

罗小峰神色困惑,伸长了脖子凑到楚天舒面前,一字一句地问:「到底哪个是魔教暗语?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楚天舒大师兄,你是不是考虑去做个智商测试什么的?」

「就是这个维特!」吴铁在一遍搭腔。

「册那!这是英语好吗!」罗小峰恍然大悟,这些人说的魔教密语,就是英文啊!

这什么世界!什么大陆!还能不能有点好了?这是全大陆都过不了四六级的节奏吗?

太过于震惊之下,罗小峰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们是说……我这个英语口头禅,wait,stop,都是魔教密语?」

「哼,你既然自知,又何必装傻充愣,我告诉你,你无论如何是逃脱不了的了,」松百龄冷冷地说,「魔教人人得而诛之,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砍!」松涛大叫,一堆人就要冲上来剁罗小峰。

「等等!」罗小峰急得大叫,「还有一事不明!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不能!给我砍!」他话都还没说完,松涛就继续下令。

大哥,你不按牌理出牌哦。罗小峰头上三条黑线。

「松涛,让他说完,」松百龄展现出大家风范,毕竟实力一边倒,他现在正是博取名声的时候,「纵然对方是魔教,我们正道,也要以理服人。要坚持以真理说服他。」

松涛听到宗主这么说,也不好意思再下手,朝手下一摆手:「等会再砍!」

「两位宗主,小的的确不知道这英语就是魔教密语,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信,」罗小峰面色诚恳,「能否告诉我魔教的来龙去脉,再砍我?让我死而无憾?」

「师父!」松涛打断罗小峰,面向松百龄行了个礼,「这厮明显是在拖延时间,恐怕夜长梦多,我看还是现在就砍死他好了!」

松百龄摇摇手:「我们还是要先拿真理说服他,再砍死比较好。」他转向旁边的穆潭,「穆宗主,是否就由你给此人做最后的解释?」

穆潭脾气火爆,自己门内又出了魔教,心里十分不爽,只是松泉派比潭门强上很多倍,他潭门又在松泉派山脚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要给松百龄点面子,于是忍了脾气,给罗小峰做解释:「大陆之上,修仙宗派无计其数,修仙之人,总要修身养性,行善积德,却总逃不开有些心性恶毒之辈,虽然修仙,但是行事乖张,作恶多端。这些人被正道所恶,到处追杀,逐渐四散奔逃,最后逃到了大陆极西之地。」

「极西之地,蛮荒异常,有无数恶兽凶灵,莫说是寻常人等,就算是修仙之人,如果功力不深,也难以进入。这些各门各宗的歹人就以此为屏障,聚集起来,数百年之间,在极西之地的海外孤岛上,建立了一个魔教,自号日不落!」

「日不落,如此狂妄至极,不愧是魔教。呵呵!」楚天舒嗤之以鼻,接过师父的话头,继续说,「这魔教中人,来自各门各派,平素行事尚可互相了解,但是一旦踏足中原和正道为敌,大家都是师出同门终有难以辨认身份之时,于是他们,就学习当地土著的语言,创立了一种名为英格利檄的语言作为自己的密语辨识身份,传递秘密情报!」

懂了!罗小峰一拍大腿,我这是喝凉水都塞牙。怪不得脑袋被电扇砸扁了呢。这上哪说理去?

算了算了,死吧死吧,说不定凭我这体质,再死一次还能穿到《哈里·波特》里面去,看看爱玛·屈臣氏小姐了。

罗小峰百口莫辩,只得引颈受戮。他心一横,眼一闭,楚天舒的长剑都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突然之间,陡生惊变!

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笼罩在在场众人身上,把所有人压得站立不稳,都狠狠拍在地上,罗小峰觉得仿佛是被万吨水压机拍在脸上又被乔碧萝殿下坐在身上一样,瞬间就被压倒在地,他脑中浮现出一个想法:不行,刚才好久没上厕所了,这样压下去,恐怕……

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衣的妙龄女孩从天而降,周身阴冷无比。

地上一个松泉派的弟子脱口而出:魔教!只见这个女孩伸手一指,那个弟子突然被无形的压力直接按进地里!血肉模糊,当场毙命!地上只留下一个人形的尸坑!

何等歹毒!

女孩降到地上,扫视了一遍地上被压住的众人。

缓缓开口:

「How are you?」

果然是魔教!罗小峰想。

场中诸人都露出仇恨的神色,无奈被狠狠压住,无法上前搏命,只有在地上大声咒骂。

「How are you!」女孩重复了一遍,声音里带上杀气。

「I』m fine!Thank you!And you!」

突然之间,有人回答他!罗小峰转脸一看,是松涛!好你个松涛,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魔教了!原来刚才松涛着急想要杀他,就是想要罗小峰背这个黑锅!

「I』m fine too!」

对上了魔教密语,那黑衣女孩的嗓音冷得像冰,松涛得以站起,而众人身上的压力却突然陡增!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