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的熔炉,结局却更加惨烈

新浪广西:2015年8月中旬,广西一家新闻媒体接连收到群众举报,说隆林各族自治县百色助学网存在克扣学生助学金、伪造贫困生资料等情况,希望能引起媒体记者的关注。

百色助学网是什么呢?它由一个名叫王杰的男子创办于2006年3月,主要是为百色老区的贫困学生募集助学金。网站至今成立9年来,已有一万多名爱心人士参与捐款,四千多名贫困学生受到资助,募捐善款累计总额达到七百多万元。因此,网站创始人王杰也被当地媒体誉为“大山里的天使”、人间的“阿波罗”。

根据王杰介绍,“百色助学网”的募捐流程一般如是:一方面,是由学校教师提供贫困学生资料;另一方面,则是网站义工主动到贫困学生家去走访,给学生拍照,填写调查表和申请表,待资料整理好后再发布到网站,等待爱心人士捐助。9年时间,帮助学生大概有4000多人,总的捐助额现在是727万,最大的捐助有一笔是70万。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在“百色助学网”上随机抽取了一个被捐助的孩子,在两张照片中,这个孩子分别举着接受捐款500元和300元的牌子。受捐者叫小丽,家在群山环绕的隆林县沙梨乡。经过近1个小时的艰难跋涉,记者终于找到了她。对接受助学的事实,她没有否认,她先后受捐两次,一份是500元,一份是300元,但王杰只给了她700元。为何少给100元?她说,王杰曾对她说过,那是他的介绍费以及整资料的辛苦费。

为了更多了解“百色助学网”助学金实际发放的情况,记者再次从网站上“最新捐款”一栏中随机挑选了一位曾经接受过5000元助学金的孩子晓娟,然后进行调查。她的捐助者是一位南京的叔叔,姓章。章先生后来问晓娟资助钱收到了没有,晓娟说王杰说要给她4000元,问为什么少1000元?晓娟同学告诉章先生,剩余的1000元钱是王杰收取的20%的费用,且那4000元到现在也没到位。

她告诉记者,她是从同学的口中知道“百色助学网”的,与她一起接受过这个网站资助的学生,基本都存在助学金被克扣的情况。也有的像她一样,说要给他们的捐助,结果也没给。

王杰信誓旦旦地说:“百色助学网”募集到的所有善款全部都会发放到贫困学生的手中,明显站不住脚。

王杰表示对于贫困孩子的资料,他只能保证部分真实。在采访中,王杰对他的“百色助学网”是否存在截留、克扣助学金等情况表示沉默,但很快也在他的介绍中得到印证。他说这不叫克扣,这是工作业务费,按照捐款的10%或者20%提取。

原来,所谓的网站运作其实就是克扣本该属于学生的助学金,就算爱心人士直接打到学生的账户上,王杰也要学生返回一部分。9年来,“百色助学网”成了王杰个人敛财的工具。

如果只是克扣孩子们的助学金,那王杰估计就是和某某字会一样的人渣,但是经过爆料人的层层深入和调查,更令人悲哀胆寒的百色助学网内幕,被铺开在世人眼前

中国青年报:2013年底,百色助学网的一位捐助人秋楚,收到了王杰的信息,王杰在QQ上告诉他:“只要给我三万,我就叫学(生)妹来陪你过假期。”秋楚起了疑心,但他手头并不宽裕,便没有多问。

不久后,秋楚发现,王杰的QQ空间里有很多他与女学生的性爱视频。看着视频中女孩的无助眼神,秋楚气得全身颤抖——他难以相信,信赖多年的“助学天使”王杰竟有这副丑恶嘴脸。

他决定暗中调查。他找到多位被资助的学生,得到的答案是:王杰没有将善款全部发给孩子,有的被扣掉10%到20%,有的一分钱都拿不到。更让秋楚震惊的是,有几个女学生告诉他:想拿到助学款,必须陪王杰睡觉。

他一面化身“投资人”接触王杰,一面从获得信任的女孩们手中收集证据。并于2015年6月的一天向广西电视台深度报道部主管陈树胜发了一个举报短信:“隆林有一个专门玷污小孩的魔鬼。”之后,陈树胜带队伪装成房地产老总暗访。

王杰中计,脱下“画皮”,滔滔不绝:“资助人每捐一万元,我一般抽5%-8%。就算资助人直接把钱打到学生手里,我也可以叫学生提钱出来给我。”

“今晚来吃饭的女孩儿,我差不多全部睡过了,有的从12岁睡到现在。”王杰在与人交谈中还不无炫耀地说出来:“一些女孩子,她们太渴望得到助学金了,甚至可以向她们提出陪睡的要求……”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王杰竟将手机里的一些不雅视频播放给暗访的记者看。在大约50分钟的不雅视频中,可以看到王杰在一个简陋的宾馆房间中性侵了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孩。视频是用笔记本电脑拍摄的,拍摄者正是王杰本人。从视频中,不难看出女孩是在王杰的胁迫下与其发生性关系的。

经过暗访记者们通过艰难寻访,终于在百色市找到了这个不雅视频中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小梅,今年18岁,刚刚参加工作。小梅说,这段视频是在6年前拍摄的,那时候她才12岁,上小学五年级。对于这段经历,她本不愿意多说,但为了那些与她境遇相似的贫困女童不再遭受类似的命运,她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向记者道出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小梅说,当时和她一样被性侵的还有她的发小红彩,13岁,读小学六年级,两人都同样生活在经济困难的家庭。

红彩接受采访时说,因为当时家里有四姐妹在读书,负担很大,家中还有奶奶,年老体衰。就在两个女孩子面临失学困境时,王杰竟开着车进山了,他把两人接上他那辆灰色轿车后,一路开到县城,却没开往网站办公地,直接去了夜市街,进入一家名叫民生宾馆的地方。红彩问王杰来这干吗?王杰说,天已晚有些事要明天再办,先在城里住下。和王杰一起下车的除了小梅和红彩外,还有一名小伙子,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王杰叫他杨波。后来,杨波和小梅去了一个房间,王杰则把红彩带进另一个房间。

等待两人的是一场噩梦。那天晚上,两个小学生分别被两个男人给糟蹋了。因为当时两人都年小不懂事,没想到报警,也不敢告诉家里,更不敢告诉任何人。况且,当时王杰还拿出一个相机,说帮她们拍相片,回到学校,他就给她们打来电话,说昨晚帮你拍了相片(视频),让两人再来县城一次。令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当天晚上,她们两个分别被王杰和同伙性侵受害的过程竟被录成视频,保存在王杰的电脑里。后来,她们还发现,有的视频已被王杰上传到一个黄色网站。

这些不雅视频,也成为王杰日后要挟红彩的工具。这以后,王杰会经常出现在他们村子里,说是来回访,其实不怀好意,好几次都把红彩硬拖上车,然后带到县城,还是和上次一样,开房间强行与红彩发生关系。面对一次次撕裂钻心的疼痛、一场场无法吞咽的耻辱,她无计可施,只有泪流不止。王杰还命令她找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孩,介绍给他,由他再去资助她们,然后,他就可以放过红彩……顶着威胁带来的压力,红彩给随便报了几个名字,有几个还是男孩,后来的情况她就不清楚了。

就在高中毕业时,不幸发生了,红彩发现她怀孕了,她不知道这个事情该对谁说,对父母不敢说,对好朋友和同学更不敢讲,她最终下决心告诉了平时和她最亲近的小姨,小姨含泪带着她到医院做了流产手术。高考填报志愿时,小梅选择了远离家乡的学校——目的只有一个,躲恶魔远远的!

红彩说:“前些年,每每想起这些就像噩梦一样,以后生活会怎样?我不敢想,我现在读大学,毕业后我不会回广西,随便找个地方安生就行。将来不知道能不能结婚成家,有没有人要我?希望一定要对这个败类予以严惩!”

红彩告诉记者说,在王杰的手机里,还保存着至少十几个中小学生的不雅视频。他经常会拿出来给人“欣赏”,作为炫耀资本。为方便记忆,他还用性侵女孩的名字来命名不雅视频。王杰并没有随着孩子们离开小学而消失,小梅离开学校后,依然受王杰控制,一直到现在,王杰依然还在拿视频要挟红彩和小梅等人。小梅说,她上初中后,王杰多次打电话和发QQ给她,叫她到城里来玩。小梅害怕不已,永远关掉了手机。

两人悲惨的经历,让人深感痛心。“百色助学网”背后隐藏的秘密,让参与调查的记者唏嘘不已,然而,似乎还不止于此。

记者接到了一个自称曾经接受过“百色助学网”资助的学生妙妙的电话,她希望单独和记者见面。见面后,她告诉记者一个更大的意外——在接受捐助时,王杰拿照片给妙妙看,说如果她放假的时候去陪这个叔叔,做这个叔叔的情人,王杰就会给她每年3万块钱!

妙妙不愿意这样做,王杰就利用助学金来胁迫她。王杰说,如果不同意包养,助学金就没有了。而妙妙正言相告:“这是助学金,和包养费不是一码事,它是纯洁的。”结果,由于没有顺从王杰,她的助学金不了了之。

王杰得意忘形时,也无意中和他的一些朋友透露过一条信息:王杰除了自己对这些女孩实施性侵外,他还为所谓的一些打着资助爱心旗号的不良之人提供方便。多个南方的老板,通过王杰来贫困山区找女生。而王杰则“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从这些人身上大捞好处。王杰说,“百色助学网”的资助分为两种:一个是纯粹的资助,一个是有条件获得资助。他曾向熟人展示过他的手机,显示一14岁女生利用假期去陪老板的事。原来,所谓有条件资助就是让花季少女去为那些有着“特殊”需求的老板提供“特殊”服务。百色助学网不仅是王杰敛财和性侵的工具,更是他为“好色老板”提供性服务的“淫媒”。

那么,王杰利用“百色助学网”组织女生为外地老板提供特殊服务,究竟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在调查中,记者找到了一段王杰委托他人物色女生的电话录音。不难听出,王杰到处找人物色小学生的心情近乎很迫切。他甚至说,如果是漂亮的处女还会更值钱。原来,在王杰这里,助学网是生财的工具,“好色老板”是他的财神爷,而贫困女生则被他当成了摇钱树。

2015年8月13日晚上8点,视频新闻《百色助学网的秘密》在广西卫视播出后,23点48分,王杰便被警方控制。

王杰被捕的那个夜晚,小丽一个人在隆林县城后山坐到后半夜,久久没从惊慌与后怕中挣脱。

23点40分,王杰被警方控制。接到电视台电话通知,“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其她几个躲在亲戚家的举报女孩也暂时松了口气。

敢于以这么剧烈的方式挣脱王杰的魔爪,对女孩们来说是天大的事。毕竟,王杰曾和另一个狐朋狗友自称“隆林双杰”,并炫耀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威胁会找到女孩们家里去。

被掌控,是从对助学金的卑微乞求开始的。小学五年级,小丽因几百元助学金被王杰欺骗、侵犯后,恐惧和仇恨就在幼小的心里滋生,但更多还是无助和绝望。“那时候太小了,不敢告诉任何人,他手上有视频,还说隆林是他的天下。”

为此,小丽不得不退学、逃出隆林打工,想躲开噩梦。无奈王杰又威胁要对她妹妹下手,并介绍给深圳老板,她才再次回到隆林,忍受持续不断的要挟和骚扰。

被捕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杰曾自称9年来募集了700万捐款,资助过4000多个学生。在广西电视台的暗访中,王杰曾亲口承认,自己会挑选最贫穷又最渴望上学的女童下手——没有几百上千元的助学金,她们很可能面临辍学。

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杰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利用捐助性侵、要挟多名少女,更以少女为筹码向外地老板索取投资。

在闭塞、人言可畏的小县城,受害女孩们全部选择了忍气吞声,求助无门。恐惧、屈辱和仇恨被她们深埋在心底,成为永远的隐痛。

隆林,广西西北部的小山城,国家级贫困县,对于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来说,读书,也许就是他们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而如何才能接受教育、如何才能顺利升学呢,来自社会的公益助学也许就是他们最真实的圆梦机会。所以,这才有了山里孩子对助学金的梦寐以求,这才有了山里孩子对于“百色助学网”发起人王杰的完全信任,这才有了这些受害女孩在明知王杰的龌龊阴谋之后,却不得不受他摆布和侵犯的悲惨事实。

10月13日,广西百色市隆林各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原“百色助学网”负责人王杰强奸、诈骗一案,以强奸罪判处被告人王杰有期徒刑15年,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

长达九年的炼狱中,王杰究竟祸害了多少未成年少女,向多少丧失良知的恶魔老板提供了多少孩子,我们都不得而知,她们有的已经上了高中,有的进了大学,有的已经进入社会。她们这些孩子当中,有的仅仅只拿到了四百块钱的助学金,她们从助学网上获得的帮助微乎其微,但是王杰在她们身上烙下的却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伤痕。王杰织开对贫困少女们作恶的牢笼,对中国福利事业的嘲讽,对中国法律的蔑视,最后换来了16年的有期徒刑。对比贩卖淫秽视频被判了5年,上传自己的淫秽视频被判了12年。强奸多名未成年少女、上传其黄色视频、强制未成年少女卖淫,16年有期徒刑这个数字,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当然王杰已经落网,孩子们似乎已经逃出了魔爪,但之后的事情,却让爆料人秋楚越发痛心。秋楚为了帮孩子拿到助学金,再一次去了隆林,隆林教育部门让秋楚先把资助人打款凭证发过来,秋楚就找到了50多个资助人,其中有八个资助人愿意配合,他们用发短信图片和发传真的方式将打款凭证发给教育部门。但教育部门仍然表示没办法解决问题。秋楚又找到公安,公安让他去找宣传部。宣传部说现在案子没给,资金动不了。资助人看秋楚忙活了半天,没有成效,也开始埋怨秋楚。

更让秋楚难受的是,有几个拿不到助学金的女孩开始埋怨秋楚,认为秋楚的举报害她们拿不到助学全。她们认为,秋楚至少应该等到这次开学她们拿到助学金之后再举报。(文选来自凤凰手机报、法制新闻报

本应该由国家关照成长的未成年儿童,却在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背景下因为助学金被恶魔玷污;本应该由公安调查抓捕的罪犯,却由一个远在山东的好心人出手才被关注;在广西百色横行霸道了九年都没人有办法制裁的王杰,暗访节目一播出当晚就被抓获了;本应该保护安慰受害者的政府,却对志愿者正常的诉求推诿搪塞。

一个王杰已经被捕,中国的慈善机构和扶贫事业又该如何追责?韩国用了一部熔炉揭露了福利院的丑恶嘴脸,换来了更完善的法律保护被遗弃的孩子。中国的熔炉更加触目惊心,那些需要被保护的孩子又该何去何从?

………………………………………………………

我料想到这个回答会触动很多人,毕竟这样恶魔的所作所为实在是骇人听闻,但是我没想到评论区里质疑的声音居然会跑偏到“这个判决已经很重了”“你凭什么说这个案子比熔炉还惨烈”“作出这样的判决是根据法律定的,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为现在的年轻人能做到如此眼盲心瞎而悲伤,话也不能说多,毕竟我这个回答离被封只有一步之遥,那就来说说为什么16年太短

我国法律规定出,强奸未成年的,从重论处,也就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凤凰网:10月13日,广受关注的百色助学性侵案在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王杰以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并处罚金2万元。另一被告王春任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代理遭受性侵女孩之一的律师田咚,在告知当事人小可(化名)这一判决结果后,小可表示不知道说什么,要“再想想”。至于是否申请抗诉,她表示由律师决定。被告人王杰当场申请上诉。

受害女孩的另一代理律师吴晖表示,针对王杰的犯罪情节,庭审时他的意见是无期徒刑以上。被问及受害人情况时,吴晖说,“感觉得出来,这件事她们没有人愿意再提起。”

另一受害女生小麦(化名),于宣判前发朋友圈说,“终于要划上句号”。

这个“句号”却来得无比艰难。

“零赔偿”凸显维权困境。

2015年8月,广西隆林县“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披着公益外衣,性侵多名中小学生的事件被媒体曝光。8月24日,王杰以涉嫌强奸罪被警方逮捕。“百色助学网”亦被关停。

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李莹律师是早期介入该案,为受害女孩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她告诉凤凰网,就本案判决,16年的刑期对基层法院而言是能做出的较高量刑,体现了基层人民法院对此案从严审判的态度,但是作为受害方的代理律师,最大的遗憾是此案未能获得提级审理,因为基层法院只能判处有期徒刑,只有中级以上人民法院才能判处无期徒刑及以上刑罚。就此案的严重性、造成的恶劣影响,以及体现儿童优先、特殊保护原则等综合考虑,此案应由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

2016年3月14日,吴晖律师向隆林县人民法院提起对“百色助学达人性侵案”法院审理级别的管辖异议,建议该案“提级审”。这一申请被隆林法院驳回。

此案亦没有提出任何物质赔偿。李莹表示,这是出于法律本身的不足,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司法解释,“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此案中,也没有证据产生医疗费。强奸猥亵往往没有肉体伤害,多数受害人需要心理治疗,而法律不能支持。性侵案通常造成的精神损害大于实际损害,未来损害大于现在损害。

而在警察多次到小麦上班的美容院要求其前去配合做笔录,并且去了小麦的亲戚家,小麦再也无法向家人隐瞒。

小麦的父亲和叔叔无法接受她曾经遭受过性侵害的事实,警方来到小麦家人打工的地方核实情况,才听说此事的叔叔,觉得她给家人丢了脸,对她说,“有多远滚多远”。小麦只得离家,外出打工,也在源众的帮助下在北京生活了一段时间。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另一受害女生在单位收到一封注有“县检察院公诉缄”的邮件,公司前台签收后,同事间很快传递起奇怪的眼神。“那段时间电视台在播王杰性侵的视频,大家都很敏感。检察院来函,很容易引起关注。就不能用不带检方名称的信封吗?”受害女生这样发问。后来相处六七年的男友在结婚前夕与其分手,理由是无法接受她对性侵一事的隐瞒。

中华新闻网:司法机关不注重保护女孩隐私的行为,最终使得另外六位女孩退缩。

性侵事件曝光后,当事人承受的压力来自方方面面。小可在电话里哭着对律师田咚讲,别人对她有误会,她很委屈,自己真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不让更多女孩子受害。

不独警方在侦办案件初期如此,13日法院宣判后,隆林法院网站发布一篇通稿,以隐去一字的方式公布了三位受害者的姓名,两位受害女生的姓较为罕见,大大增加了姓名的识别度。在女权活动家吕频看来,为受害者的姓名做更好的处理,原本应该是法院的“举手之劳”。

在吕频看来,没有站出来作证的女孩们并没有什么错,并非不勇敢,而是社会提供的支持太少。“正义意味着恢复”,而法律判决所能给予的恢复是非常有限的。从受害者的生活来看,她所需要的远远不是这些,比判决多的多,甚至比赔偿也要多的多,而且这样的案子往往完全不提供赔偿。“最起码的隐私保护都没有,更别说接纳、安慰、支持。”

被暴露的风险是需要受害者独自承担,没有任何人能够替她们解决。所谓“拿出法律的武器对这些弱势的人,对于有污名的女生来说是特别奢侈的事情”。

秋楚听到身边有人用“苍蝇不叮无缝蛋”来形容受害女生,即女孩子自己也会有问题。吕频引用了社会心理学中的“世界公正假设”来解释,人们往往倾向于假设这个世界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某个人会倒霉?就是因为这个人有问题,这是个比较好的“能够让人们保持自己在这个有问题的世界里面不失去安全感的方式”。所以但凡发生某件事情,人们马上就归咎于受害者,这是潜意识里面的“自保”,否则,类似事件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强奸”是对性别不平等的实践,是控制,并非是性欲的问题。吕频认为,对强奸基于性别不平等的解释,对受害者的污名和责备,让强奸可以不断的发生,产生一种循环,就是“强奸文化”,这与压迫性的结构深深嵌套。在受害女生的本身所处的阶级和贫困里,遇到“强奸犯”是她们困境的极致,受害的极致。身处边缘的弱势女童受到的侵害,不只是性侵害,能够被说出来还是极少数。

三位受害女生依然担心,王杰刑满释放后,会不会来“报复她们”。(选段来源凤凰网与中华新闻网

受害人只是受了九年折磨而已,犯罪者已经判了八年啊!你还不满意么!法院还能做什么!

这个案子体现了我国司法执法系统的傲慢以及我国立法的缺失。为什么不能提起中级法院审理?为什么不能保护孩子们的隐私?为什么对孩子们的救助抚慰推诿搪塞?既然大众的眼光不能在一朝一夕内改变,政府与法院身为人民群众的服务者,服务在哪里?

百色一案只是个牵头,它暴露出来的是法律对受害者的轻视,政府对受害者隐私的不作为,社会对受害者的鄙夷。受害者受到的第一次伤害被判刑了,这几方对受害者长达数十年的二次伤害又该怎样追责?

这个结局,难道不惨烈吗?

哦对,王杰没有自首减刑,所以他判了长达16年呢!真是太多了!王春仁自首减刑了,所以强奸未成年只用坐五年的牢,这个判决没有一点不公正,简直太对得起志愿者、受害者、受害者的律师了,评论里骂我是“挑动情绪仇视政府的公知”的,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

这篇回答已经非常长了,所以接下来的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就划掉。因为下面的话纯粹是我对一个“热心网友”的回复,我太看得惯他了,所以贴出来给大家奇文共赏

这个回复简直惊到我了,它集合了大部分网上所骂的键盘侠们的思维,首先女人拜金,我也不知道他一开场就告诉我们社会教给了他女人都是拜金的这一点是为了什么,可能是对这些需要助学金上学的女孩们的定性吧;然后是我站在中上层说话,不考虑农村什么集群什么宗法什么心理,他说这句话的用意应该是“讲法律的都是中上层,农村有农村的做法”但具体是什么做法,应该按照什么方式解决,他并没有说,可能在他心里是言尽于此,你们慢慢揣摩去吧,但他这段话有误区,因为王杰本人就不是那个农村的,他的大本营是在县城,这是不是从根本上反驳了他这段话呢?我提出了这个疑问,而这位大哥的回复简直令人喷饭。但我们还是先看这条,接着他提出了,受害者有罪,意思就是如果他是那些女孩,他肯定会为了自己的贞洁反抗到底,并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彰显他的学识,举了南京大屠杀的例子,到这,我真的是忍到头了,且不说南京大屠杀到底有多少人反抗,多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多少炮击坦克洋枪的日本鬼子,这样一段让人不忍卒读的历史,在他眼里是“这么多人就没有血性,不够刚直才不去反抗!”

我在南京读书四年,去过南京大屠杀遇难纪念馆十多次,没有一次,不被当时炮火连天的战场、惨无人道的杀害方式、遇难者的悲痛与无助所触动,但是这样一场国难,在某些人眼里就是简简单单的“你上啊!你去反抗啊!你还有没有血性还刚不刚直啦!”,对于这些人,我*你*!你个****的**!你要是真在老子面前,老子不***你的***!所以难怪他会说出“受害者有罪”这句话,这种人,其实从根子上就是坏的!他们没有基本的同理心,对战争和死亡的理解就来源于自己那并不广阔的视野,但这样的人偏偏还伴随着极度的自大,比如他说,如果他是女性,他会怎么样怎么样。在这里我想说:你**的是个屁!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今晚就站在你床前,眼睁睁看着你怎么血性怎么刚直的去战斗呢!

说实话,他这条不知所云的回复我都没看懂他想表达个什么,是我这个“中上层阶级”不该写这篇回答呢?还是受害者都是女孩,女的都趋钱,她们也没反抗,所以咎由自取呢?可能就是为了体现他的与众不同、独具慧眼、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吧。有一位观众曾经提醒我,恶人与蠢人相比,宁愿和恶人斗,因为蠢人你是无法讲清楚道理的。谢谢你,我也希望来这发表这样“独具一格”的评论的,这样是最后一个

(苏州铁艺楼梯)